第12章 晕血症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018字
  • 2020-02-08 09:37:19

望着会长与树小风两人离去的背影,众人一阵羡慕。这家伙才没来几天,在同舟会就已经混得这么开了。不仅大小姐要他陪着逛街,会长还亲自过来找他。搞不好是内定的女婿都有可能。

好在他们的想法树小风听不见,不然肯定跳起来一巴掌扇过去,他树小风不是个没有追求的人,就慕容月那种女的,他哪里看得上眼。

慕容云缓缓走在前头,二人来到大殿一侧的偏厅之中,慕容云屏退了里头一个弟子,把门一关,信手指了指屋中一张椅子,请树小风坐。

树小风狐疑地打量着这个老家伙,还是猜不出对方要干什么。雾煞煞地走过去坐下,看到桌上有些瓜果,便毫不客气地伸手抓了一把慢悠悠吃了起来。

慕容云依旧不发一言,坐到对面椅子上慢腾腾地沏茶,然后倒了一杯摆到树小风边上,这才表情凝重、意味深长地开口道:

“树小风,你昨日是不是与大小姐出去了?”

树小风闻言并没有什么反应,依然吃着手里的东西,觉得渴了就把那杯茶一饮而尽,道:“是啊,怎么了?”

“哦……”慕容云眼神恍惚地点了点头。

他给自己也倒了杯茶,轻轻抿了一口,又接着问道:“那你可知,她昨日是怎么回来的?”

“呃?”树小风这时才愣了愣,不知怎么回答。他昨天出了山后直接就甩手走人了,鬼知道那小妮子咋回去的。

看到对方的反应,慕容云毫不感到意外。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说起了另一个话题:“同舟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你可知道?那就是不许大小姐私自下山。”

树小风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转而心下又想了想,问这个干嘛?这老家伙该不会是过来训话的?不对啊,听那些弟子们说,老家伙不是挺好说话的么?

慕容云脸上阴晴不定,但又十分深沉,愠怒与伤感交织在一起。最终他长长一叹,道:

“整个康州,都是我同舟会的地盘,其他弟子,出入自由,唯独大小姐不能如此,孩子,你有想过为什么么?”

树小风看对方好像没有要发飙的意思,当即也变得顺从乖巧起来,道:“弟子愚钝,还请会长解惑。”

“因为,老夫的女儿,天生患有一种罕见的怪病。”慕容云淡淡道。

“怪病?”树小风愕然。

“是啊,按照大夫的说法,叫作‘晕血症’。但是,症状却比普通的晕血症要严重。只要见血,轻则发热呕吐,重则浑身震颤,晕倒在地,甚至有一次躺在床上十几天才起得来。”慕容云道。

“晕血症…”树小风若有所思。

“昨日老夫去城中办事,刚好遇到她,那时候有个小童玩耍时碰伤了膝盖,流了血,她便晕了过去。好在我及时带她回来,否则此事现在整个同舟会都传开了。现在,她还在床上躺着。”慕容云越说声调越低沉,两眼都闪烁出光芒。

树小风眉头微微凝起,眼神飘忽地看着对方,忽然有了种愧疚感。

“现在你知道为何老夫会如此惯她么?为何会让她生得如此刁蛮任性么?实在是没有惩戒她的手段。只要她身上受一点点伤,都可能有难以料定的后果。”慕容云拍着大腿悠悠长叹,又转脸看着树小风,“树小风,老夫赏识你的身手,所以才请你入我同舟会。老夫知道你涉世未深,所以才有让你当外门弟子,磨练你的意思。你昨日打了李堂主,老夫不愿追究,你与犬女一同下山,老夫谅你不知情,也不愿发脾气。但,你可否体谅作为一个父亲的难处?如若不行,老夫再给你三百两银子,你退出同舟会也罢!”

一番苦口婆心的话语,早已让树小风感触颇深。他再没有人间的经验,也能想象出来当爹的不容易。

他忽然想起来,好像几千年前,他还是棵未成人形的小树时,有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拖着老迈的身子在他的身前跪拜,祈祷自己的女儿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几天后来了一个少女,同样向他跪拜,祈祷自己父亲的病能够痊愈。

后来,少女长大成人,将那老者的遗体埋葬在树小风的脚下。原来这两人,便是父女。

尘世间的亲情,如此纯粹而又感人。那时候的树小风还不理解,现在看到慕容云对其女儿的心思,却一瞬间顿悟了。

“放心吧,会长。”树小风爽朗地笑道,“你的女儿,我会好好保护的。不止她,整个同舟会,从今天开始,都由我来保护。”语气郑重其事,义正辞严。

慕容云惊愕了片刻,随即欣慰地笑了笑。他早看出来这年轻人心肠应该不坏,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能体会到他的心意。或许,真的是块可造之材吧?

不过…保护同舟会?呵呵,到底还是太年轻。

“你还是先做好外门弟子的本分,能办到吗?”他问道。

“嗯。”树小风狠狠点了下头。

慕容云总算露出满意的微笑,不枉他一番循循善诱。起身拍了拍树小风肩膀,打开屋门,送他下山去了。

独自走在路上的树小风想了很多。不仅关于同舟会,还关于慕容云。难怪大家都喜欢这个会长,说话刚中带柔,让人听着舒服。哪像那个梅长风似的,一口一个“放肆”,听着都膈应。

却不知树小风前脚刚走,梅长风就冲慕容云走了过来,望着他瘦小的背影,冷冰冰道:

“哼,你还真肯对这臭小子浪费时间。”

慕容云脸色有点烦闷,道:“师兄,你这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人事调动本就是你不该管的事,怎么总想越权呢?”

“我这是为了同舟会。”梅长风一点好气没给,“此人一眼便能看出是个惹祸精,将来会给我们带来何等灾难,都不一定。”

慕容云叹气着摇了摇头,径自离开了。跟这个老顽固辩论,从来都是浪费时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