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最牛外门弟子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273字
  • 2020-02-07 18:48:53

二人出山进了城后,树小风没说什么二话,看见慕容月一头扎进人堆里,自己也甩手走人了。什么陪她逛街,跟这种咯咯乱叫的老母鸡在一起,真是闲得慌。

口袋里揣着七钱银子,还有张一百两的银票,树小风脸上喜色不断,心里美滋滋。向远方张望了下,看到几个店面前的招牌上写着“酒”字,便大踏步地走过去了。

一进去银票往桌上一扔,掌柜马上就两眼圆得像铜钱,马上招呼小二安排他到二楼靠窗的雅座坐下,然后递上菜谱。什么蚂蚁上树,宫保鸡丁,麻婆豆腐,树小风翻了翻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就挑最贵了的点,上菜时摆了满满一桌。

各种山珍海味的香味熏得树小风唾沫直流,筷子都懒得用,直接伸手就抓一把碟上的东西全部塞进嘴里,整个脸都塞得鼓成个球,引得旁边的食客不住摇头,出手如此阔绰的家伙怎么吃相这么难看,他也毫不在乎。

他今天总算知道了钱的好处,能买这么多好吃的。收了掌柜找回的钱算了算,这顿饭差不多才十两,他居然还能再吃九顿。

正当他吃得正欢时,掌柜的亲自靠了过来,手里提着个褐红色的小坛子。

“你这是什么?”树小风嘴里叼着个鸡腿大惑不解问道。

“嘿嘿…”掌柜满脸带笑道,“客官您是个大主顾,我们‘百味楼’有个惯例,消费满十两的客人,本店都免费送一坛价值二两的十年女儿红,给您搁这,您慢慢吃…”说着就退下了。

树小风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还是把这“女儿红”上面的盖子拧开,反正白给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顿时一股难以言表的香气蔓延开来,树小风一闻,整个人竟都感觉有点飘飘然。他喝了一口,清澈的液体从喉咙滑入肚中,只感觉全身一热,爽得不能再爽!他马上一饮而尽,坛子往地上一摔,咂咂嘴,觉得不过瘾,又唤来小二叫了一坛,喝完还是不够,干脆直接再叫了十坛,掌柜笑得合不拢嘴,又多送了两坛。

树小风从下午直喝到店铺打烊,脸上终于泛出红润的光泽,露出满足的表情,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第二天起来时,已经快到中午了。

他作别了恭送的掌柜和小二,吹着口哨慢悠悠地往同舟会的山上走去,掂着口袋里的银子,心想着过几天再来一趟。人类这点倒是做得值得称道,真会过日子。

“哟,是树师弟!”刚走到入口附近,突然面前出现个年轻人冲他打招呼。

树小风抬眼一望,见这个人穿着灰色衣服,感觉有点印象,好像是那天被自己一拳干翻的外门弟子,叫唐什么来着?

他想了半天想不起来,也就不想了,微笑摆了摆手,继续往前走。

唐城看着他走人了,心里一颗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树小风成了同舟会弟子,这件事昨晚在整个同舟会传开了,大家都是议论纷纷。最后聊到了李金堂主时,算是统一了态度,这人虽然是外门弟子,但是你也欺负不了人家啊,人家一拳就能把你放倒,客气点总比躺床上半个月的好。

在回到白虎堂的一路上,都能看到有白衣弟子和灰衣弟子朝树小风客客气气打招呼,树小风虽然大部分不认识,而且有点纳闷,不过也没放心上。想想这样也好,要是每个人都像李金那样,他不知得浪费多少时间揍他们。

回到白虎堂,广场上,只见李金堂主坐在一侧的石阶上,脑袋上绑着纱布,垂头丧气的,指挥着灰衣弟子们练拳。

昨天挨了那一拳,他现在还没缓过劲来,还是时不时地感觉天旋地转。他有点想不明白,会长为何会招这种煞神进来,招也就招吧,还只做外门弟子,他们这些内门弟子,有几个有胆子管他?

想入非非的时候,眼角余光往旁边一瞥,他突然惊出一身冷汗。

“树…树师弟?你回来了?”他颤颤巍巍地看着旁边的人,都有点坐不稳了。

树小风淡然点了点头,到广场边上找了块大石头躺了上去,枕着双手懒洋洋地晒太阳。李金长出了一口气,对他的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这家伙不管做啥他都管不了。

下午休息的时候,外门弟子们一窝蜂地围了过来,都在树小风边上打转。甚至还有人端茶递水,给树小风喝。

他昨天的表现,简直太强势了,这些外门弟子们都要把他当成神一样看待了,都想着跟树小风套近乎。

树小风被围得烦了,正打算让他们都滚蛋,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还得待在这领那每个月的五两银子,想想还是把同舟会的情况弄清楚了好。遂叫过来几个人,把其他人都请散了。

问了一会,树小风算是明白了点。按照这些弟子们的说法,同舟会虽然会长是慕容云,但真正手握大权的却是长老梅长风。这两人是师兄弟,从小实力就不分伯仲,道德品质也差不多,老会长去世前,选新一任会长时犹豫了很久,最后干脆把权力一分为二。

梅长风主管同舟会的军事、外交,而慕容云主管人事任免等内务,算是一个主内,一个主外。

军事上梅长风说了算,生活上慕容云说了算,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想要在同舟会混,最好别惹梅长风,这个人是个老光棍,而且擅长蛊毒之术,脑子估计不正常,整天凶巴巴的,弟子随便犯个什么小错被他当场看到,都会跑过来破口大骂,小题大做。相反会长慕容云就不同了,讲话很温和,弟子做错点小事他基本不会说什么,甚至有时还会过来鼓励安慰。

所以大家都很喜欢会长,对梅长老都是躲得远远的。

树小风听得入迷,最后居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也早就觉得梅长风脑子不正常,正常人谁会玩蝎子。好在他待在同舟会里,属于生活上的事,不归这老家伙管。

“啊,会长好!”突然有个眼神好的弟子看到远处有个老者走了过来,当即提醒了周围几人,然后拱手道。

“会长好!”大家连忙都拱手道。

“唔。”慕容云冲他们和蔼地笑了笑,往前走去,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躺在大石头上的树小风赫然暴露出来。

树小风见到来人,想着没必要搞特殊,也从石头上爬下来,跟其他人一样,拱手笑道:“会长好。”

慕容云看着树小风,面无表情,看不出喜笑。

“树小风,你随我来。”他淡淡地说了句,便转身往山上走去。

树小风心里嘀咕,不知道老家伙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想想也不好不去,便慢吞吞地跟在了后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