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没安好心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331字
  • 2020-02-04 03:40:58

大家伙看得十分乐呵,都跑过来凑热闹。头一次见到外门弟子敢跟堂主叫阵,这还真新鲜。

李金左右环顾,见那么多人围了过来看戏,脑门直冒虚汗,甚至后悔的心都有了。

不是他怕这个树小风,实在是自己没那么大把握百分百打赢。

而他身为一个堂主,赢了一个外门弟子,没什么可说道的,可要是在手下面前丢脸,以后还怎么当他们的上司?

再想想昨日这煞神在擂台上那种鲁莽的表现,自己肠子都快悔青了,他招惹这种人干嘛?

可事已至此,也没台阶可下,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神风掌!”

李金大喝一声,两手十指大展,从上向外一摆,顿时一股风劲蓬勃而出,吹得周围的落叶翩翩起舞。

树小风两眼一圆,被对方这掌法给吸引住了。居然借助两手摆动的巧力,撼动周身的气流汇聚到一起,人类的武功还真是玄妙,琢磨出了这么多奇技淫巧。

“这就是李堂主的神风掌吗?好厉害!”当中一名外门弟子惊讶道。

“从来没见李堂主施展过,原来威力如此巨大。”另一名外门弟子也称赞道。

李金听得他们的话语,心中一喜,总算是找回了一分底气。

是啊,他的神风掌已经练到了第七重境界,就算在所有内门弟子当中,实力也属于前十的存在。这种掌法需要极高的悟性和毅力,才能小有所成。

而这个树小风,不过是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就算一身蛮力,又怎么比得上他一个二十年苦练过的老江湖呢?

只见他双手奋力挥动,便向树小风逼近过去,一股风劲顿时袭来,卷走树小风周边的空气,竟让树小风进入短暂的真空状态。

树小风掩住口鼻,却感到体内的津液似乎都要翻涌而出,身体似乎也膨胀起来,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当体内的空气被抽出之后,居然是这种感觉。

他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想要寻找什么破绽,却还是感到昏昏欲睡。

李金见到对方这副模样,更是心中大喜,感觉胜券在握。他的神风掌本就是近战之掌法,只要施展开来,凡有近身之敌,几乎必败无疑。虽然也有弱点,但只有那些武学造诣极深的宗师,才有机会看破。这树小风区区一个门外汉,只会用蛮力的家伙,根本不知道武学的玄妙所在。

树小风勉强站立起来,颤颤悠悠地挥舞起拳头,试图反击。

“哼,还在挣扎么?”李金阴冷一笑,“太迟了!”

他扬起手来,就要给树小风重创一击!

“嗯,就是现在!”树小风心念一动,拳头狠狠一挥,便向着李金胳肢窝打去!

“什么?”

那一瞬间,李金大惊失色,却已经失去了闪躲的机会,打向树小风的手在半空中停滞了下来。

而树小风的拳头,则深深地戳进李金的胳肢窝里去了。一时间,真空带来的窒息感消失不见,他终于可以大口大口地呼吸了。

原来如此,跟他猜想的没错。

有风的地方,就有风眼。风眼一破,风便停止。树小风在对方施展神风掌的时候,就在猜测着风眼所在。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把风眼藏在胳肢窝这么隐蔽的地方去了。

所以李金出手要打他的空挡,他才趁这个机会打破这个风眼。

这还没完,趁着这个机会,树小风接着干起了他的老本行,挺起身来,便给了李金的脑袋重重一拳!

便看到李金空中旋转十几圈,落在地上,借着惯性滚出去十几米,晕头转向。

狼狈不堪的李金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树小风,心里直嘀咕:这真的是个不会武功的门外汉么?为什么能这么快发现他神风掌的弱点?难道之前的表现是装的?不像啊?

除非…这小子是个武学奇才!

围观的大家伙纷纷一愣,下巴一个个拉长,都惊呆了。

一个外门弟子把堂主给打趴下了?

可他们又不敢鼓掌叫好,毕竟是堂主,虽然心里感觉挺痛快,可要是叫好的话,回头堂主肯定饶不了他们。

一时间气氛安静得可怕。

“住手!”忽然听见一个如黄莺出谷的少女声音响起,正是慕容月。

众人纷纷回头看去,顿时不约而同地拱起手来:“见过大小姐!”

慕容月甩了甩肩上的秀发,如新剥鲜菱的白皙面容冲他们微微一笑。这些外门弟子们顿时个个感到陶醉,如沐春风。

大小姐绝美动人的容貌,以及玲珑有致的身材,即便放眼整个楚国,那也是倾国倾城。只要一个微笑,足以让他们心旷神怡。

只有躺在地上的李金有点不是滋味。这都打完了,你才喊住手,还让不让人活了?

“哦?又是你这个下蛋老母鸡?”树小风听声音也知道是谁,头也不回地说道。

“下蛋老母鸡?”

众人一阵懵逼。堂堂同舟会长的千金,居然被树小风如此称呼?这外门弟子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却看到慕容月神色如常,对这个称呼没有丝毫反应。她算是明白了,犯不着跟这种愣头青一般认真,冷冷道:“彼此彼此啊,死猪头。”

“死猪头?”

大家伙又朝树小风望了过去,都忍不住要猜测点什么。两人到底什么关系?

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李金,慕容月稍许吃惊了一下,问道:“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上来就骂我,还要打我,被我收拾了一顿呗。”树小风眼神不屑地说道。

“真是如此么?”慕容月问在场的众人道。

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理是这么个理,但堂主打骂弟子不是很正常的事么?也就这个树小风敢作死。

慕容月见状也不再多问,道:“还不快扶堂主起来!”

众人这时候才回过神来,纷纷过去搀扶李堂主。

“还有你——”慕容月突然一指树小风,“陪我到集市逛逛。”

“呃?”所有人都愣了愣神。

大小姐要跟区区一个外门弟子去逛街?这更加不能不让人想些什么。

“我?”树小风指了指自己,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整天叽叽喳喳的下蛋母鸡要找他逛街,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这点他倒是猜对了。上次偷偷跑出来后,因为出了点意外,连累自己的丫鬟都被狠狠教训了一番,慕容月算是长了记性,这事不能拖累别人受罪。不过树小风就不同了,回头有什么惩罚,父亲尽管对树小风招呼,罚得越狠她越开心。

这也是为什么她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要树小风陪自己逛街,回头这些人都是见证人。

虽然不明白慕容月的心思,不过树小风倒也没拒绝,要不是刚才那什么李堂主横插一脚,他现在早就在城里溜达了,顺路呗。

两人便结伴而行,向集市走去了,留下一众人等两眼巴巴地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不少人心生羡慕。同样是外门弟子,他们怎么没这待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