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千万年的青春期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522字
  • 2020-03-02 05:34:52

他,是一棵小树。

他,已经吸收了几千万年天地间的日夜精华,却依然没能幻成人形。

自盘古开天地以来,身边的兄弟姐妹们,一个个修炼得如日中天,炼气的炼气,筑基的筑基,结丹的结丹,统统摆脱了土壤的束缚,在人间上蹿下跳,不亦乐乎。甚至还有不少晋入元婴,成为一方之王,统领一片天地,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只有他,朽木不可雕也,最近才刚刚凝聚出了意识,灵魂逐渐觉醒,知道了自己的存在。

周围的树妖们看他,都像是看路边的一块石头,根本毫不理睬,完全不把他当作同类。

有些树妖幻化成了人形,一个个的变成了俊男靓女,跑到凡间跟那些凡人打情骂俏,谱写了一段段感人肺腑的儿女情长的故事,他羡慕嫉妒得想把自己烧了!

凭什么!凭什么只有他,同样吸收天地灵气,同在一块土壤里生根发芽,他就不能跑到民间找个良家妇女,来段倾国倾城的恋爱呢!

有树妖说,当年盘古死的时候,身体上的毛发化成了树木。

他想,那他一定就是盘古身上的一根汗毛,连肉眼都看不见的那种。庸碌无为,毫无用处,泯然众树矣。

唯一,能够让他感到慰藉的,就是他命长。不是一般的长,简直就是老不死的那种长。

周围的树妖,修炼个一千年,就是了不起的存在了。千年树妖,人间大多数修真门派都要怵三分。如果是万年树妖,那就很可能晋入元婴期,要是苟活到十万年,那化神期都有可能。

他那刚刚觉醒的灵魂朦胧的印象里,似乎能够回想起几十个化神期的树妖,个个都已经对凡间不感兴趣,想方设法要飞升灵界,却十有八九地失败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都会回归这片土壤,悠悠长叹,感慨滚滚长江东逝水,是非成败转头空,尸身化为一棵普通的大树,重回这片大地。

数千万年来,风风雨雨,他看到了太多太多,恩缘情仇,利益之争,生死决斗,在这个天地间永不间断地上演。虽然他刚刚萌生出智力,却总有种看破红尘的沧桑之感。

但,他仍旧不甘心。

他受够了自己被囚禁在这块土地上,受够了周围的树妖当他是空气,受够了好几次有凡人情侣在他的身下许愿,希望能够厮守终生,而他只能默默地看着,听着。

风风雨雨一棵树,郁郁欢欢半生虚。

天地间的所有生灵,都在追逐修道长生,他却厌倦了长生。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起了个名字:树小风。

他,醒来的第一个愿望,就是用自己的所有寿命,来换得一天的自由!

可惜!

又是一千万年过去,他仍是一棵小树。唯一的变化,就是多长了一片绿叶。

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天地间忽然风云变色,黑压压的乌云笼罩天空,时不时电闪雷鸣,人间忽然传来凄凉的哀嚎。

那一天,所有的树妖都变得紧张兮兮,不停地喊着:

“人魔两界大战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这种大战,我都看到过百来回了。”树小风不屑地心里嘀咕。

但,这一次大战,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以往树妖们对人魔大战都是持吃瓜的态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这次他们却神色严峻地联合起来,投靠了人类阵营。

不止树妖们,所有妖怪都跟人类冰释前嫌,同舟共济,这真是数千万年来的头一次。

因为,这次魔界来真的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魔界的魔气越来越淡,仅存的几个能够飞升灵界的空间裂缝都消散殆尽。唯有人界似乎还保存着几个裂缝。

所以,魔界的老大,元尊天魔直接跑到人界来抢了!

如果让那群鬼东西占领了人界,别说人类,所有妖精也要跟着歇菜。

这关系到全体生灵的生死存亡,难怪大家都精诚合作了。

大战持续了足足一百年,杀得真是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魔障之气笼罩整个人间。

树小风的身下,方圆千里,都成了一片焦土,但他居然幸运地没有被这场战火波及。

双方都损失惨重,化神期强者几乎全部死光,但最终,人界还是消灭掉了元尊天魔,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不过,人界的文明,也因为此次大战,出现了一次断层,曾经蓬勃发展的修真各派,基本全军覆没,只剩下一些散兵游勇,努力休养生息,重建先祖的辉煌。

然后,便又是一千年过去……

树小风静静地沐浴着阳光,看着周围又重新变得肥沃的土壤,内心悠闲地哼着小曲,似乎已经忘掉了一千年前的那场旷世大战。

一千年,不过打个盹的时间罢了。

又有一些植物生根发芽,又有几个树妖修成了人形,到处游山玩水去了。

他永远只是孤零零的一棵树。

但是突然,这一天,他见到一颗黑气缭绕的小珠,从天边极速飞来,一头撞进他的树身当中。

“卧槽!”树小风心里大叫,“什么鬼东西!”

“卧槽,这树会说话?!”一个声音在他的灵魂里响起。

“卧槽,谁在说话?”树小风大惊。

“魂魄被追杀了一千年,本座本想借这棵凡树躲避歇脚,居然遇到棵刚成精的树妖?这下好了,本座出不去了!真是天灭我魔界啊!”那声音低沉沙哑,却是语气惆怅。

树小风真是又惊又喜,几千万年了,终于有人能和他说话了!他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兴奋得难以言表。

可是很快,他就缓过神来了。

“魔界?你是魔界的人?”他问。

“怎么?你个刚成精的小兔崽子,看不起我们魔界不成?这要是放在一千年前,本座一根毫毛都能把你烧成炭灰。”那声音带着不满说道。

“一千年……”树小风呢喃片刻,渐渐回想起了往事,“你是一千年前人魔大战的残孽?”

“呃?”那声音显然惊愕了一下,努力地镇定了语气,“本座看你刚觉醒灵魂不久,怎么会知道一千年前的事?”

树小风道:“哼,知道又怎样?关你什么事?一口一个本座地叫,好像自己多牛似的,估计也就是个小喽啰。你们元尊天魔都没了,你能强到哪里去?”

“你……你连元尊天魔都知道?”那声音变得更加骇然和紧张。

这时候,天边飞来三个白衣飘飘的道士,他们在树小风附近打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小…小兄弟,帮个忙,别乱动,本座必有重谢。”那声音带着一丝哀求道。

树小风沉默不语。

他倒是想动,也没那能力啊。

三位白衣道士双手掐诀,在眼睛前一划,三双眼睛发出白色光芒。他们四处扫视一圈,最终聚焦在树小风身上。

“掌门,那魔头的残魂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们跟丢了。”其中一位年纪最小的道士对年长的道士说。

“这棵小树倒是刚刚成精,掌门,杀不杀?”另一位道士问道。

听到这句话,树小风简直要惊出一身冷汗。他在心里把这个跑到他体内的魔头咒骂了一万遍。吗的老子几千万年来都没事,这次因为你个鬼东西要倒这八辈子血霉。

只见那位年长的掌门抚着银白的胡须,看着树小风,慨叹道:

“算啦,上天有好生之德,何必妄动杀念。再说一千年前,妖族毕竟也帮过我们,就别赶尽杀绝了。”

三人摇头叹气了一阵,化为三道流光飞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