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浩然

任家镇,义庄。

一位翩翩少年郎正坐在院子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看着书。

这少年名叫孟浩然,本是任家镇有名的富商之子,三年前忽然拜了一位道士为师。

放着一个富二代不做,忽然跑来做道士,这其中自然是有原因的。

原来,孟浩然的父母在三年前外出做生意,归来时被鬼给害死了。

这位富二代意识到这个世界实在太危险,钱再多也没有什么用,没有自保之力,遇到鬼怪该死一样要死。

听闻镇子外,义庄里住着一位手段高强的驱魔道人,这位富二代便匆匆赶来拜师,跟着这位道长学习道术,这一学就是三年。

“唉……!”

孟浩然躺在摇椅上,一手把玩着一块黑色玉石,一手将书籍放在茶几上,望天发出一声长叹。

“怎么了?年纪轻轻的叹什么气?”

身后响起一道中气十足,满含威严的声音,闻得此声,孟浩然连忙起身,转身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的一个中年男人,挠了挠后脑勺,干笑道:“师傅,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中年男人身姿挺拔,眉毛连成一条,眼神极为犀利,一身正气凛然,让人倍有安全感。

而这位中年男人便是十里八乡有名的驱魔道长林九,人们为了表示尊敬,都尊称他为九叔。

九叔背着双手,走到摇椅前躺下:“早就回来了,看着你一会儿神游天外,一会儿唉声叹气,怎么?莫非是对为师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对师傅不满?怎么可能!”

孟浩然闻言连连摆手,苦哈哈的道:“我哪敢对师傅您不满啊!”

九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闻言瞥了他一眼:“那你叹什么气?”

“师傅……”

孟浩然犹豫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将憋在心里良久的话说了出来:“师傅,我都跟您三年了,可您每天就只是让我练拳,看书,画符,可是我想学捉鬼的本事啊,师傅,您看……是不是该教教我道法了?”

“你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九叔闻言脸色平静,似乎早就知道这个徒弟要说什么一样:“浩然,我让你练拳,是为了磨炼你的意志,让你读书,是为了磨炼你的耐心,至于练习画符,这是茅山道士的必修课,我问你,你拳练好了吗?书看完了吗?符会画了吗?”

孟浩然回道:“师傅,拳法我就算没练到完美,但也练会了七成,书没读完,但也记下了八成,至于符箓,我画十张,有九张可用!”

九叔点点头道:“好,既然你想学捉鬼的本领,那吃过午饭就陪我走一趟吧,刘家村闹鬼,请我去解决,这一次,你就跟着我一起去,涨涨见识。”

“啊?”孟浩然文言一愣。

九叔看着他点点头:“你说的不错,你跟着我学了三年,也是时候让你亲眼见见鬼了。”

“见鬼?!”

孟浩然心里哆嗦,苦着脸道:“……可师傅您没教过我捉鬼的本领啊!”

九叔起身,背起手看了他一眼:“怎么?害怕了?”

孟浩然:“也不是害怕,就是怕到时候我被鬼捉了,丢师傅您的人。”

九叔闻言眉头一皱:“放心,有师傅在,鬼奈何不得你,就这样决定了,你去让文才做午饭,吃了午饭你就和我一起出发。”

“师傅……”

孟浩然还想说些什么,九叔摆了摆手,然后背着手走回了屋子里。

孟浩然脸色发苦,这事闹的,当初就是因为怕鬼,才来学习捉鬼的本领,而现在这捉鬼的本领没学会,就要跟着去捉鬼,这可咋办啊!

“文才,做午饭。”

“好嘞师兄。”

偏房中走出一个长相呆呆的,年少老相的年轻人回道,这个人就是九叔的二徒弟文才。

孟浩然:“我要吃鸡鸭鱼肉,燕窝鲍鱼。”

“啊?”

文才闻言都呆了。

九叔将头从窗户里探了出来,瞪了一眼孟浩然:“你是准备吃了这一顿就去投胎吗?文才,小米粥和咸菜就行。”

“小米粥就小米粥。”

孟浩然嘀咕着走入自己的房间里。

“不行,我得多准备点符!不然真被鬼捉了可就糟糕了。”

孟浩然来到书桌前,拿出黄纸,将朱砂当墨,绘制出一张张“敕令白乙大将军到此”符。

传说这道符箓乃是捉鬼天师,钟馗研究出来的,大将军符又为玉华符,玉华者乃气之宗,乃天地正气的源泉,是一切邪祟污秽的克星。

又以辟邪的朱砂为墨,对鬼怪,僵尸等邪祟都有很大的压制作用。

一般的僵尸,被此符箓贴在身上就再也动弹不得。

绘制符箓,要凝聚起全身精气神,专心一志。

而孟浩然一下子画了三十多张,心力耗损极大,脸色都有些苍白了才停手。

吃过午饭,孟浩然便背着黄符,糯米,墨斗,桃木剑等一堆东西,随着九叔出发了。

路上,九叔看着孟浩然把玩着形似玉佩的黑色石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很早就想问了,这三年来,这块石头你每天都不离手,这石头对你很重要吗?”

“哦?”

孟浩然闻言回过神,笑了笑,抛了抛手中的石头:“师傅您说这块石头啊,重不重要的我也不知道,听我爸说,我小时候极为聪慧,三岁就熟读诗经,四岁就能倒背论语,常常为家里生意出谋划策。而五岁时这块石头从天而降,正好砸到我的头,从那之后我就失忆了,忘了五岁以前的事情,而且也变笨了。

我爸当时觉得这石头不详,就想丢掉,可那时候的我拽着石头死活不同意,没办法,只得让我将石头留下,我从那之后就一直将石头戴在身上,从小带到大,时常拿出来把玩,都形成习惯了。”

“不详?”

九叔想了想,道:“将石头给我看一下。”

孟浩然没有迟疑,将石头递给九叔。

九叔接过仔细打量了片刻,然后抵还给孟浩然:“看起来只是很普通的石头,并没有什么问题。”

孟浩然接过石头,也没在意。

本来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自己带了那么多年,也没见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还说什么不详,老一辈就是迷信过头了。

师徒两持续赶路。

终于在天色将要变暗时,赶至刘家村。

刘家村的村长带着一大帮子老少爷们出来迎接。

“九叔,我们可算把你给盼来了!”

老村长激动的上前:“您可是不知道,这两天我们村里都已经死了三个人了!闹的人心惶惶的。”

九叔神色严肃:“已经死了三个人?死者的尸体还在吗?”

老村长连忙点头:“在,只不过,就只剩下一个了,前天晚上死的是大壮和他媳妇,他们两口子死在了家中,死相凄惨,我们将他们的尸体收了起来,可就在昨天夜里,他们的尸体忽然就不知所踪了,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唉,昨夜铁牛也死了,尸体现在就放在祠堂里。”

九叔眉头一皱:“尸体不见了?快带我去看看。”

“好,九叔你跟我来。”老村长连忙带路。

孟浩然跟在九叔后面,心里直打鼓,都死三个人了,这鬼真凶啊!师傅能对付吗?

破旧的祠堂大厅,摆放着三张简易的床铺,说是床铺,也就是在两张长凳上,搭了一块木板。

其中两张床铺是空的,上面的白布单上还有血迹,而在左侧的床铺上,躺着一具青年的尸体,身上盖着白布单子。

尸体面色惨白,脸色发青,脖子上有血迹,看起来异常吓人。

九叔目光一凝,上前将尸体的头往左侧一偏,就看到那右侧的脖颈上,有两个皮肉外翻的小孔,散发着轻微的恶臭味。

孟浩然看着尸体脖子上那两个小孔,想起自己在书里看到的内容,面色不由一变:“师傅,这是……”

九叔背起双手点点头:“没错,是僵尸咬的。”

孟浩然暗道一声果然。

九叔拍了拍孟浩然的肩膀,满意的道:“书没有白看,不错,比文才和秋生那两个臭小子强多了。”

孟浩然:“师傅,我看书上的内容说,僵尸比鬼还难对付?”

九叔点点头:“没错,僵尸完全没有人性,而且全身遍布尸毒,对我们茅山道士而言,僵尸确实比一般的鬼难对付。”

说着,九叔转向老村长:“你们村里害人的并不是鬼,而是僵尸,他是被僵尸咬死的,想必前天死的那两个人,也是被僵尸所害,昨天夜里他们应该是变成了僵尸,所以你们才找不到他们的尸体。”

老村长闻言惊慌的道:“那该怎么办啊?”

不管是鬼还是僵尸,对于他们而言都没区别,反正都能要了他们的命。

九叔道:“放心吧,等到晚上我们便帮你们解决掉这些僵尸,你们记住,晚上一定要紧锁门窗,听到什么动静都要当做没听到,千万不要好奇出来观看。”

“是是是,我们一定记住。”老村长连连点头。

“还有……”

九叔指着床上的尸体:“他是被僵尸咬死的,到了晚上必然会尸变,你让村民们趁着天还没黑,去准备一些荔枝树的树枝,将尸体烧了吧。”

“好好好。”

老村长不敢怠慢,转头对几个青年道:“你们听到没有?赶快去准备。”

处理了尸体,老村长为师徒两准备了一顿晚饭。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村庄里变得异常阴冷。

孟浩然走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心里直打哆嗦,一双眼睛紧张的四处乱瞟。

居然让我做诱饵。

“师傅,你可要保护好我啊!”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街道旁的阴影里,传来九叔的声音。

孟浩然紧张兮兮的走着,这一晃就是一个时辰过去了,腿都酸了,僵尸依旧没有出现。

“师傅,今天晚上僵尸应该不会出来了吧?”

“不应该啊,僵尸嗅到你的人气,一定会出现的才对,你再转一会。”

九叔在身上贴了一张隐息符,将人气收敛了起来,在角落里时刻警惕着四周。

“还来?我先休息一会儿再说吧。”

孟浩然找了一块石头,坐在上面休息,而他的身后,是一家破旧的院落。

那破旧的门板,在他坐下没多久,忽然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

孟浩然心里一惊,猛地转身看去。

就听到蓬的一声,老旧的门板轰然倒塌,从里面冲出一道身影。

借着夜色,孟浩然看到这身影青面獠牙,狰狞不已,怪叫着冲来。

“我去你么的吧!”

孟浩然倒吸一口冷气,一瞬间全身汗毛孔都炸开了,心里紧张极了,下意识的一脚踹了出去。

“蓬”的一声。

僵尸被这一脚猛踹在胸口上,倒飞出四五米远。

练了三年拳,每天坚持不懈,他这拳脚功夫对上五六个大汉都不成问题。

虽然这次面对的是僵尸,但这僵尸身上尸气并不浓郁,想必也是刚刚尸变没多久,并不是很强,这才被他一脚给踹飞了出去。

孟浩然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僵尸,手忙脚乱的从兜里掏出一张符纸,再次一脚将冲来的僵尸踹翻,然后迅速将黄符贴在僵尸的脑门上,僵尸顿时就不动弹了。

孟浩然见黄符有效,抹了一把额头上莫须有的冷汗,长长吐出一口气。

看着地上被黄符镇住的僵尸。

“这僵尸也没那么难对付吗?”

“好小子!”

九叔从阴影里走了出来,眉宇间带着一抹笑意,看起来对孟浩然的表现很满意:“用桃木剑。”

“好。”

孟浩然取下背后的桃木剑,反手将剑尖对准僵尸,嗤的一声,桃木剑刺穿了僵尸的心脏。

僵尸猛烈的抽搐了一下,身上冒出一股黑烟就没动静了。

彻底杀死了这只僵尸后,孟浩然忽然感觉胸前有点发热,疑惑的将发热的源头拿了出来,是那块形似玉佩的黑色石头。

而这块石头此刻正发着光,石头上还出现了几个数字,100。

孟浩然瞪大了眼睛,这TM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吗?这是怎么回事?

而那三个数字他也认得,他十二岁与父母在省城居住时,闲暇时间找那里的洋人学过外语,自然也是知道这阿拉伯数字的。

只是,这是什么意思?

“臭小子,发什么呆呢?小心!”

九叔的提醒将孟浩然唤醒了过来,一回神就看到前方一个黑影,怪叫着扑来。

他连忙拔出桃木剑,唰的一声刺了过去。

桃木剑精准的刺穿了这个黑影的心脏。

这黑影原来是一个女僵尸,被刺穿了心脏后,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然后便没了动静。

杀死了这只僵尸后,黑石玉佩上的数字悄然从100变成了200。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