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醒来

二月已绝三月来,已经初春,然而在这个繁华的都市中,依然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整个城市隐藏在薄薄的晨雾中,当第一缕阳光穿透晨雾,似乎也终于唤醒了这座城市的生机。

“…快起来了,这都快7点了…”奶奶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起了没有?再不起你看我明天会不会再叫你起来…”

似乎终于感受到了再不起会被冲进屋内,用拐杖把自己打起床,一只手终于伸出了被窝,揉了揉头发,反手撑在床上用胳膊支起身子半坐起来,头往胸前低着。

一副随时可以脑袋扎在床上,用高难度姿势重新睡过去的样子。

眼皮动了动,挣扎着睁开了眼,努力的抬起头似乎在让眼睛找回焦距。

“瑜良!起来没有!非得进去拽你是不是!”听到客厅传来的怒吼,林瑜良浑身打了个激灵,眼睛一下就完全睁开了,终于完全醒了过来。

“起了,起了!正穿衣服呢…”

使劲的弯腰探身,努力让手能够抓到放在床尾的衣服,手张开抓紧又左右探索了几下,什么都没有摸到。干脆的让身体在床上转了个半圆才终于摸到了衣服赶紧抓起套上。

穿好了上衣,一只手穿着裤子,空出一只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

“奶奶,都已经7点10分啦!您看错时间了吧”

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随手挠了挠短发,提好裤子套上拖鞋走出了房门。

走到客厅将窗帘拉开,一缕阳光射穿淡淡的晨雾照进屋内,将客厅的一切都笼罩在柔和的阳光中。

“赶紧刷牙洗脸出门,吃的就在路上吃吧。抓点紧,带你的导师李教授不是让你去帮忙么”

挤好牙膏,打开电动牙刷放到嘴里,左右来回快速的刷了刷。

“滋到惹”在电动牙刷的嗡嗡声中回应着,然后将口中的泡沫吐到了洗手池里。

打开水龙头用手捧了一捧水拍在脸上,拿肥皂在手中转了转,在脸上胡乱的抹了抹洗净就算应付完了早上的清洁。

(这样下去不会母胎solo到40吧…)林瑜良看着镜中的自己,除了眼睛还算有神以外,其他部分只能算是不难看而已。左右晃了晃脑袋看了看下颚没有泡沫就转身走向客厅。

将桌上水瓶塞到了双肩背包中,拿起门廊衣架上的羽绒服穿上,打开了屋子的大门。

“啊!!!为什么都已经开春了还是这种鬼天气啊!”

感受到门外对于春天来说过于凉爽的空气,林瑜良将衣服紧了紧,从羽绒服口袋中掏出耳机挂在耳朵上。

“奶奶再见!我走了!”

“再见,赶紧走吧都要…”

后半句话就这么被隔断在门后,匆匆打完招呼,林瑜良转身和今天要一起去给李教授帮忙的金学长撞了个正脸。

“站在门口鬼叫什么呢瑜良,还去不去李教授哪儿了,从小就瞎鬼叫。还每次都是用华语,你到底是哪儿学的。平常正经让你说两句你又说不出来”

“哥,你怎么还吐槽这个,小时候就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反正也只有睡迷糊和精神涣散的时候才会这样。”

伸手将头上的帽子正了正,又拿食指指尖顶了顶眼镜,两个人并肩向楼外走去。

“难道才分开这么几年你就不记得了,要不是在大学里偶然遇到你,我还以为您都忘了还有我这个邻居弟弟。”

“啧,怎么跟哥说话呢。行了,抓紧走吧。不过你这才大一李教授就让你周日买苦力,也是够过分的。”

东国大学电影影像学专业,这就是林瑜良给自己选择的道路和出路。

平常除了爱看综艺、电视剧以外,其他对于这个专业的知识理解几乎为零。

仅仅是觉得,如果自己之后也能够通过镜头拍出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就好了。就这么靠着一股冲动选择了专业。

“李教授这也算是照顾我了,还能赚些零钱。说不定不用休学打工就能赚够下一年的学费了。”

一边说话一边将羽绒服的拉链拉好,林瑜良侧着头看向对方,挑了挑眉毛。

“你呢?都快毕业了每次给台里帮忙李教授都会带上你,是不是有机会能推荐你进某个组?省下了找工作的功夫,东大门这边的房租说不定也能继续交上,把房子续租下来”

“嗨,谁知道呢。”学长低着头紧了紧衣服,一边走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子

“也许只是叫我帮忙用起来比较顺手而已,这几年给台里帮忙也没和里面的工作人员混熟几个,熟识的这几个又都是基层员工,做不了决定。走一步看一步吧,总比帮忙都不叫上你机会大吧。”

林瑜良听着学长的话缓缓吐出一口气,看着在空气中形成的白雾缓缓消散,喃喃自语:“是啊,总比没有叫上要强…”

“念叨什么呢”突然被拍了拍肩膀,旁边学长的脚步突然快了起来,“行了,抓紧时间吧。出都出来了,去晚了再挨骂那就不太好了。”

“哎咿,知道了。”林瑜良抓紧走了几步赶上了对方的步伐。

两个人逐渐走远,身影也逐渐融入了人流中。

《夜心万万》这就是李教授让林瑜良和金学长临时来当做帮工的脱口秀节目。

作为一档已经长达4年的长寿综艺,从3月初开始也终于受到同期其他节目的影响进入了生命末期。播放时间计划从周日上午改到了周一深夜就已经可以看出台里在准备让这个节目落下帷幕了。

“哥,咱们俩个要在的机位在哪儿呢?”

“不知道啊,也没收到点位图,也没有主摄像告诉我们位置”

“给了李教授所签字盖章的介绍函就放咱们进来了,要不哥你找人问问?”

林瑜良和金学长两人看着已经陆续有人开始布置场地,将一个俄罗斯轮盘放在了场地中央,椅子也开始拿了上来。

“嗨兄弟,咱们节目的负责人在哪儿啊?是东国大李望文教授让我们两个来帮忙的”

看到一个搬桌子的员工打了个踉跄,金学长抬住了一边,冲着林瑜良摆摆头又用下巴向着桌子的另一边点了点。示意林瑜良去另一边搭把手。

“哦,李教授介绍来的啊。看来你俩顶替的就是因为周日其他节目拍摄计划临时调走的照明助理的工作啊。你俩一会儿去朴工那儿报道就行。就门口那个寸头穿卡其色上衣的男人。”

“好的,谢谢了”将桌子搬到位置放下,和对方打了个招呼,就向刚刚看到的朴工走去。

走到近前,看到了两个陌生的面孔对方也不觉得惊讶:“你们俩就是林瑜良和金灿宇吧?李教授介绍来的。”

“对没错,今天还请您多指教了”

“请您多多指教”

两个人向对方鞠了个躬

“好了,今天就是当照明助理,先去将镇流器搬来吧,出门左转,门廊尽头第二保管室,门上有贴名字。记得带工作证,要查验的”旁边又有其他员工来询问问题,朴工摆了摆手

“去吧,抓紧回来,还有其他工作。”

“知道了。”两个人就转身向对方所说的保管室走去…

“辛苦了,今天做的不错。钱会打到结算卡上,如果以后还有要帮忙的我们也会告诉李教授的”朴工在签字确认将最后一个设备归还完毕,今天的工作也落下了帷幕。

“今天多谢您照顾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两人鞠躬道别。DingDingDing,金学长的手机响了起来。

“怎么了亲爱的~李教授委托的工作刚下班。哦?可以啊我去时装城接你吧,一会儿就到”金学长捂着手机,双手合十向林瑜良拜了拜示意他先回家。林瑜良也就转身,在头上摆了摆手,将手插到兜里向家中走去。

“我回来啦!”

“哦,回来啦?做饭吃吧,做的少点我也吃不了多少”

“好嘞”脱掉羽绒服将袖子挽好洗了洗手,就向厨房走去。

窗外,月光早已代替太阳照进了客厅,而街道上车辆和行人依旧在夜色中繁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