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是福报

当吴亦坤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按照电视里的剧情,这会儿应该是一堆管子插在自己身上才对,可浑身上下啥都没有。

不过随着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他明白了,尼玛自己这是穿越了,穿越到了平行世界中另一个“自己”的身上。

苦逼的吴亦坤只能没日没夜地加班,晚上九十点下班那都是早的了,十一点下班的时候公司里还有不少人呢,为的不就是不被淘汰,混口饭吃嘛。

结果噩运还是来了,因为有段时间家中有事,他请了一个长假,结果那年他就被开掉了,失业了。

失业那段时间他一边找工作,一边当起了一名UP主,拍了各种制作美食的视频上传到网上。

结果每次视频里都会有个神经兮兮的粉丝,专门发红色弹幕,内容是说:UP主你要当心,你家红色橱柜之中有个暗金瞳孔,切勿靠近!!!

这货每次都还都打了三个感叹号,一开始吴亦坤觉得是粉丝在开玩笑,可是时间一长,心里犯起了嘀咕,就鬼使神差地打开了那一扇红色橱柜门,仔细研究起来,结果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然后他就穿越了到了另一个自己的身上,至于那个“暗金瞳孔”,他的记忆有些模糊,不过现在的他也不再多想。

因为他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团只有他可以看到的光幕:

【“镜像系统”正式开启】

【宿主信息:吴亦坤】

【年龄:24岁;】

【请选择本季度的任务,可选任务如下:

1、争取本年度被公司开除;

2、追求公司女神张瑞琪被拒;

3、在“终点文学网”上写一部零订阅的扑街作品;

成功完成任务奖励现金50万元,直接打入宿主银行账户】

“我擦!”吴亦坤大喜,心中自语了一句“来了老弟”。

对对,穿越金手指,成功开启了。

不过这“镜像系统”可真别致,只有惨败,才能获得奖励?

也就是说,在现实里所取得的失败,在这套系统的规则中,反而成为了成功,可以获得奖金。怪不得叫做“镜像系统”,成功和失败被对调了。

失败,谁不会?

吴亦坤极为激动,不过他先是平复了一下心情,在记忆中搜索了一遍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原来这是一个与前世类似的平行世界,吴亦坤依旧在一家叫做“鲸蓝科技”的公司上班,职业是一名“产品顾问”。

而且他也曾经在各大文学网站上发表过小说作品,当然都是扑街了,不过想要写一本零订阅的扑街作品,这个难度吧……

也不小。

保不准就有个不开眼的读者非要点进来花冤枉钱呢?

至于追求女神被拒?

嘿,吴亦坤自认还是长得有些小帅,也不是个木头疙瘩,追女生也是有些手段的,搞不好就真的追到了呢?

所以吴亦坤觉得,争取本年度被公司开除,这个任务最好。

而且天时地利人和啊,眼下已经是2014年的第四季度,“鲸蓝科技”马上又要开始裁人了。只要哥一个月天天六点下班,老板如果不开我,那他脑子一定进水了。

所以吴亦坤直接选择了任务1。

系统声音再度响起:

【2014年第四季度,宿主如果成功被老板开除,奖励现金50万。】

50万啊,吴亦坤笑的嘴巴都要裂开了,2014年他全年收入目测不过才6万块,50万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笔巨额财富了。

系统的声音还没结束:

【任务领取成功,接下来请宿主选择赚取积分值的方式】

“还能赚取积分值?”吴亦坤又乐了,原来这系统是双线发展,主线是做任务赚奖励金;支线是累积积分值,获取抽奖机会。

【赚取积分值的方式1:收集他人因宿主而产生的期待值;

方式2:收集他人因宿主而产生的震惊值;

方式3:收集他人因宿主而产生的怨念值。】

这回吴亦坤想都没想,直接在心中说道:“震惊值,对,我选震惊值!”

震惊的意思是说,因受到意外刺激而感到紧张、害怕或兴奋。

你想想看,我这明明是过劳死的,结果回到公司,那帮沙雕同事见到我,肯定要被吓个半死,绝壁吓个半死。

想想也是,当时在办公室里吴亦坤倒在地上那可是一个惨样,双目凸起,抽搐许久后就不动了,是个人都知道他挂定了。

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宿主成功选择收集震惊值,等比值转化为积分值,每1000积分,可以获得一次抽奖机会。】

系统光幕里出现了一个抽奖圆盘,只是圆盘上的具体奖项名称,现在还看不清楚。

“看来是要等我攒足了1000积分值,才能看到。”到此,系统的声音终于消失了,吴亦坤这才开始环顾病房四周,只见病榻旁有两个人,是“鲸蓝科技”的两位总监,一个叫做徐勇,一个叫做汤茂春。

昨天一帮人将吴亦坤送到医院,后来两位领导一直陪着,这两位一面想着该如何向上面领导汇报,一面想着如何通知吴亦坤家里的父母,心力憔悴之下竟然睡着了。

吴亦坤偷偷起了床,悄悄摸了出去,无论啥时候跟领导在一起,都觉得不自在,还不如溜之大吉。

这会儿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病房外静悄悄的,吴亦坤想了想,决定直接回家。

他目前在鲸蓝科技附近的一个老旧小区和别人合租,自己住着十平米的单间。别看是老小区,就因为鲸蓝科技这帮996企业驻扎在此地,下班迟,大家伙不愿意再把时间精力浪费在远程奔波上,所以能就近租房子,也就租了,导致周边房租上涨。

一个十平米的小房间,阳台没有,飘窗没有,卫生间也没有,隔音还不好,大晚上的还能听到楼上的“天外飞音”,幸好上面那人比较快,也就吵个一分多钟的时间。

就这种环境,房租也要一千块,还不包含水电费。

从医院回住处,正好经过公司,十一点的时候还陆陆续续地有员工从里面走出来。有的时候从外面去看公司,真觉得公司就是一座巨大的牢笼,思之不寒而栗。

……

……

鲸蓝科技,客服研发中心,技术一组,号称三年经验,实则半路出家的程序员陈海江,摸了摸越来越靠后的发际线,正想感叹下秃顶传说,忽然想起来自于己已经五天没洗头了,入手处都是油腻,急忙在裤子上擦了擦。

看了眼电脑屏幕上的时间,已经十点半了,然后又看了看四周基本走光了的同事,陈海江得意一笑,自语道:“代码写不过你们,但是熬加班时间,我不是针对你们哪一个人,而是在座的各位,全都是垃圾!”

忽然间,远处工位上一个趴在桌子上的员工抬起了头。陈海江被吓了一跳,原来还有人没走?

好吧,那我就再熬半小时。

看谁熬得过谁!

那人也看到陈海江,走了过来,“哟老陈,写bug呢。”这人自然是在跟陈海江开玩笑。

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陈海江差点儿急眼,但是今天加了一天班,也没啥精力了,也就养精蓄锐,不与对方计较吧。

那人打了个哈欠,劝道:“早点下班吧,今天你又不是没看见,那吴亦坤都累得挂了,还是对自己好点,小命最重要。”

陈海江下意识地看了眼吴亦坤那空荡荡的工位,“猝死”前吴亦坤还打了一杯水,红色的保温杯里还泡着满满的枸杞水呢,到现在也没喝。

估计这杯水真的要变成死水了,永远都不会有人喝了。

兔死狐悲的感觉啊,浑身一个机灵,陈海江恢复了些精神,今天就不熬加班时间了,早点下班。

可是现在也已经快十一点了,也不早了,于是急忙收拾一番,匆匆离开公司,出了大门,忽然悲从心起,两行清泪竟然流了下来,他喃喃地道:

“老吴啊,我可不是真的要咒你死啊,我昨天是开玩笑的啊。”

原来昨天吴亦坤给陈海江提了一个复杂的需求,二人关系还可以,发扬着产品经理和程序员之间的优良斗嘴传统。

嘴欠的陈海江直接来了一句:“这需求这么复杂,真的干起来,一定会把人干死的,包括你老徐。”

结果我这张嘴开光了,“理想”照进现实了?陈海江忽然想起一个经典的动画表情:

杀个产品经理祭天。

这特娘还真的杀了一个产品经理祭天?

陈海江又是愧疚又是难过,出了公司大门,就去扫码共享单车,结果扫了半天都扫不开,接连换了四五辆,无一例外,都显示正在加载中,就是扫不开呀。

这会儿天气也不好,夜空里尽是白色的乌云,空气浑浊得很,可能是雾,也有可能是霾,傻傻分不清楚。

陈海江越来越心急,又扫了一辆,结果手机的app还特么闪退了。陈海江大火,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幽幽的声音:

“哟,海江,你这是在研究共享单车的bug呢?”

听到这个声音,陈海江被吓得魂飞天外,浑身剧烈地颤抖着,鼓足了勇气回过头来,瞥了一眼身后之“人”。

数十年后,陈海江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夜晚,差点儿把他的子孙后代都给吓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