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上掉下来的男主

“第五百四十九招沈廷玉胜!”

鼓声一落,沈廷玉一个极漂亮的平沙落雁,后退一步,恭敬而又谦卑的对着站在擂台不远处的那眉清目秀的女子躬身,“灵犀师姐承让!”

灵犀只觉此刻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全都脱离了原先的位置,胸口像是被一块巨石砸过一般,若有似无的疼痛自周身缓缓蔓延。

大惊之后竟生出隐隐的后怕。

她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这人,张了张嘴,想质问她为什么会幽冥神功,话刚到嘴边,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甜腥之气给噎住。

她退了一步,将剑狠狠往地上一插,勉强维持住了身形。

远坐在观战台上的老者,捋着胡子走上前来,“幽冥教比武大会十进五到此结束,三日后五强混战,胜出者,得教主之位。”

说罢意味深长目光的在沈廷玉身上停留了片刻。

那眼神让沈廷玉觉得很是刺挠。

她将剑一收,无声的翻了白眼,心想mmp的,这特么的还没到比武结束的时辰,这么着急的结束,暗箱操作出忒明显了。

还差一点点,就可以在台上光明正大的解决那货的。

五年一度的幽冥教比武大会已近尾声,沈廷玉不等台上的长老离席,转身便跳下了擂台径直离去,台上长老讳莫如深,片刻之后,方才起身离开。

正值阳春三月。

漫天的烟霞,将整个幽冥崖都染透了。

山崖下那一株临水而生的桃花开的如火如荼。

身后一处瀑布,轻声而欢快的流淌着。

这样的美景啊……

沈廷玉斜斜的躺在那株千年而生的桃花树上,呆呆的望着头顶的树枝上刻下的几个歪歪扭扭的正字,这是她来到这个异世大陆的第十七年。

“唉”

她叹了一声,调整了一下姿势,盘膝坐在树枝上,比试了一个上午,她需要打坐练功。

彼时,桃花开的如火如荼,风过,承载着芬芳的细碎叶片,落满了她的肩。

灵犀是在一个时辰之后过来的。

“廷玉,你在这儿呢,我找你很久了!”

沈廷玉睁开眼睛,也没回头,纵身一跃,飞上了矮崖边,撩起一捧水往剑上一洒,开始磨剑。

从头到尾,也没给她她句话。

两人都是人精,人前互称师姐师妹,人后,谁也不搭理谁。

灵犀自然也晓得她这脾性。

若是以往,她才懒得和这个只喜欢研究死人骨头的怪胎打交道呢。

但是今天不行,她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必须得弄清楚,否则,真的会叫她寝食难安。

怎么,还在因为上次的事情生我的气?”

灵犀缓缓逼近,于沈廷玉的后方站定,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背,若是沈廷玉回头,定能从她眼里,看到嫉恨与杀意。

“知道还问,你还真是上赶着不讨喜“

灵犀有一瞬的分神,眼中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她想,今天在这里把你了结了,我就是教主的第一人选。

一个箭步到她身后,倏的出掌,大喝一声,“去死吧!”

沈廷玉淬不及防,被她一掌打落下去,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发出一声尖叫后,便没了声音。

灵犀得意一笑,收了掌,“你不是成天喜欢和死人骨头待在一起吗,现在我也成全你了,这山崖底下都是些玩意,包括你的那个小哑巴,好师妹,黄泉之下,你可别恨我阿。”

她很聪明,等到彻底没声响了,方才向前一步,检查一下自己的战斗成果。

忽然间,崖下一阵急风起,一道黛色身影,如鹰一般飞了上来。

沈廷玉振臂一挥,双手挡住了灵犀的进攻,忽而一个跳跃,身体猛的一弹,直直擦着灵犀身边飞了过去。

只见一道血线,从灵犀的脖子上喷了出来。

和落日下的霞光融为一体。

灵犀还保持着抽刀的姿势。

沈廷玉已平稳落地,将口中那一条薄薄的刀片,吐了出来,溅出一条细长的血线。

“一个死人,有什么可记恨的。”

灵犀一句话说不出来,惊恐的捂着自己的脖子,鲜血刺啦刺啦的从五指间涌出来。

她满眼惊惧,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你……你……”

沈廷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学着灵犀之前的语气,“灵犀师姐,双双在地狱门口等着你……”

灵犀张大了嘴巴,终于再也无法说出半句话来,轰的一声,倒在山崖边上。

鲜血滋滋啦啦的往外涌着。

沈廷玉目光晦涩,一层极淡的水汽慢慢氤氲成雾。

许久。

她缓缓抬头,抹了一把眼角的水珠。

她一撩衣袍,静静的蹲在灵犀身边,目光冰冷的看着那些汹涌而出的血,顺着她的脖子将山石染红。

待确定她死透了,方才缓缓起身。

衣袖一挥。

悬崖边上那一块石头因刚才经历了激烈的打斗,轰隆一下掉落下去。

连带着灵犀的尸体,和那溪流般的鲜血。

她目光冷澈,若有所思的站在远处的那颗桃树下。

嘴里缓缓轻吐出一首儿歌来,“小白兔白又白,割完动脉,割静脉,蹦蹦跳跳真可爱……”

“廷玉……”

远处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她吓了一跳,赶忙低头,狠狠的将脚下的血迹在草丛里蹭了蹭,一回头,看见大师兄林非白远远的向她走来。

“廷玉,你看见灵犀了吗?白长老找她呢。”

沈廷玉一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说“看见了,刚从这走,往下山的方向去了。”

林非白笑笑,“不要偷懒了,三天后就是教主选拔了,你也知道,在一代的女弟子里,就属你和灵犀拔尖,不要让我失望。”

说完,按着她指的方向走去。

沈廷玉望着他的背影目光复杂,末了,笑了笑,呢喃一声,“失望是希望的开始。”

刚要准备离开,忽听身后传来一声闷响。

一个浑身鲜血的人滚落到她脚下。

沈廷玉被砸了一头的树叶子。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头顶那棵茂密的羊角树,心想,这小子不会一直就在这树上偷听吧。

那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用沙哑又厚重的声音说,“救我,否则将你残杀同门的事公之于众!”

沈廷玉嘴角抽了抽。

低头打量那个敢威胁她的人。

这家伙一身是血,身上的盔甲破烂已被砍的稀巴烂,整个人血赤呼啦的,看样子伤的不轻。

他趴在地上,以一种奇怪的仰视的姿势命令着沈廷玉。

沈廷玉嗤笑一声,一低头,怔了怔,这人竟生的一双漂亮的眼睛。

他脸上的血污并不甚明显,浓黑而又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五官……这种狼狈而又颓废的魅惑……。

竟然如此的……好看。

她现在好像开始明白,现代的那些花痴脑残粉为什么会在看见偶像的时候尖叫痛哭了。在绝对的美丽面前,没有绝对的理智。

”阿呸,你不瞧瞧你现在什么样子,还敢威胁老子,躲在树上偷听,真是臭不要脸,无耻至极!“

花痴归花痴,但也不能失了气势。

这家伙受了重伤,一直屏息的趴在树上,她一心想着怎么杀灵犀,竟然没有察觉他的气息。

看这伤口,刀枪箭戟斧钺钩杈一个不少,分明了逃命到了这里,还敢威胁她。

她屈膝,俯视着他,“喂,小崽子,你拿什么来威胁我,老子一掌下去,你……那个女人一起见阎王,还有谁能知道今天的事?”

那人冷哼了一声很是不屑,”手段下作,残杀同门,无耻之极的是你!“

沈廷玉一脸嫌弃的想,就算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你这样子,也活不了多久。

转身就要离开。

那人本就是提着一口气,见她上前要离开,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然后不动了。

沈廷玉挣扎了片刻,蹙眉,这人受了重伤,还有这般内力,自己的脚踝像是被一把铁钳子扣住了。

“喂,要死换地方死”

蹲下身一看,那人双眸紧闭,因为失血过多嘴唇的颜色都快成白的了。

她拔出了刀,准备砍了这脏兮兮的爪子。

刀还落在了手腕处,目光落在了这人胳膊坚实有力的线条上……不动了。

她呸了一声,骂自己,“没出息,到现在还没学会心狠手辣!”

伸手放在那人鼻息上探了探,竟然还没死。

她踢了那人两脚,也不知那家伙怎么想的,抓着她脚踝的手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纹丝不动。

沈廷玉费了半天的劲,也没有掰开他的手。

索性坐在地上,发呆。

目光一转,落在那人身上,身上的盔甲已经被血污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这缺一块那少一角。

头发遮住半张脸,浑身上下透着血腥和烧焦的味道……不忍直视。

身材……真的很有料阿,宽肩窄腰,长腿笔直……目测这身材,还不是错的,就不是知道有没有腹肌……

沈廷玉呆坐在地上,看着夕阳从草尖上沉下去,叹了一声。

“你让老子救你,你特么的到是放手阿?你想和老子一起在这里饿死?老子可没有吃人肉的爱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