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狐狸先生(六)有幽灵啊?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2312字
  • 2022-05-28 13:04:16

“救命啊,有幽灵啊!”

浩二田凑自己正好靠近废旧衣服回收桶,随便从中扒拉了两件衣服。

一路上连滚打爬,裤子松紧绳都没拉好直接落荒而逃。

“发生什么事了?”

星润之脑袋传来的疼痛盖过腹部,像是有什么粘稠的东西依附在大脑上面,吸允着脑髓的同时又释放出遮布式的液体,这让他鉴于疼痛与空洞的界限之中,慢慢地身上漫起的白雾开始收敛,而在一刻‘银瓶乍破水浆迸’好似突破到极限,自己的脑袋反而又不疼了。

“大草原吗,马背上还有个汉子,很纯真,他还问我要不要锐......”

他叉开双脚尽量稳定住身子,即便头不疼了,双手还是紧紧抱在脑袋两旁像是瓜农在夏天避免爆瓜抢险时那样,生怕在西瓜没适应荫凉处温差过大给整爆了。

星润之依稀只记得刚刚产生了些幻觉。

还有就是不清不楚的听到浩二田,好像逃跑了。

“幽灵,哪里有幽灵。”

再次见到现实的世界,他的心中不免然起安慰感。

死去的亲人,单单只是相同的面容都足以让自己感到崩溃,更何况星润之感觉自己呆在那里面似乎有段时间了,那个臆想中才存在的世界,似乎和现实的时间流速还不同,以致于刚刚发生的事情不过是在几秒前。

这点推断,是他根据一旁水龙头和洗手池中积蓄深浅判断出来的。

他接着正视环视了遍洗漱室想到,多半是那家伙发病产生的幻觉,之前他还待在这里面洗澡我就觉得有些奇怪,看起来在这个澡堂里对他来说这或许是‘它的特殊治疗’,以往也不是没听书说过传闻,阿卡汉姆本身是配备私人心理/精神医生的,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出价不低且聘用着满足基本条件,是可以自带医疗团队进行治疗。

私人的团队,可以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专门申请独特的医疗方案。

像什么大俗大雅、恐高盖楼地下室啥的只要资金到位了,还真都可以做到。

不过这种东西那都是有钱人玩剩下的了,真正厉害的地方,是星润之无法去想象的。

可能会更加扑朔迷离,又或许会专门制定出两种规则,当然也有可能从头到尾一切经历都是为治疗所服务。

比方说,星润之曾在病院里有幸参演一次,路人男E的角色任务,在当时记得是有位土豪老总直接把东区大部分建筑拆了重建,只是为了能制造出个无限接近文艺复兴时期的社会环境,旨在用失去原始积累后的家庭冷暖,来使自己的儿子醒悟。

为此还请了批特级演员。

自己那瓶保温杯,还是因为救了位当红影星,对方特意写信感谢才通过重重关卡,最终才勉强到手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家伙在入院前因为争执事故杀死了保姆的儿子,实际上被冠以游戏之名迫害的那位可怜孩子,从血缘上来说还是他的弟弟。

本来他爹已经付出了一大笔财力替他摆平了这些事情,但那个混球就像是个天生的邪种一样,做什么毁什么,偶然购买外卖发现口袋没钱付款时,他怀疑到了意外收到巨款的保姆身上并以身份要挟与其发生关系后并将她残忍杀害。

结果最后装疯卖傻进了阿卡汉姆精神病院,而他那个土豪老爹依旧还觉得自己的儿子有救,最后好像还真的出院了,改成了社区劳动三个月……

只可惜面对这种事情,那时的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其实还真不如一直活在幻觉当中,至少不会让灵魂和信仰都感受到痛苦。

叹了口气后——咚咚咚。

算了别想那么多。

星润之轻拍了拍自己的脸,得赶在下次这种药物作用发生前做完剩下的事,想想现在自己准备做的事,不也是在别人眼里自不量力说出来当笑话一样吗?

接下来,如果都按着自己预想的发展,那肯定没问题,虽然不会因为这种偶然插曲打乱了自己本身的计划,但在之后他都会更加小心的审时度势,否则逃避服药、装病、疯闹种种事串联起来,那可就糟了。

他整理好心态,呼呼两口吐出浊气。

洗漱室为了预防特殊病人出问题,所以这里面是没有镜子可以用来审视和检查的,不过这难不倒在这里生活将近一个月的星润之。

任何建筑,只要是是现代且是用来住人的,那么都会不可免的遇上同样的问题,那就是水电的排布。

好巧不巧,在刚进院的第一天,他就通过空间倾斜的相关推算,找到了一处有住够采光当镜子的积水位。

本来平静无波的脸上多了许憔悴,药物带来的影响确实如此,恍惚间还能看到那双眼与嘴角变得血淋淋的。

星润之用粘过水的双手暂定了发型,就当没有目睹过水中的倒影似的:“不过又是心理作用罢了。”

他推后了半步,再往前看,只有略带惨白的面庞,还有鼻梁上那曾经带着眼镜留下来的两个深褐色的印记。

“挺不错的。”

至少现在自己还是比较满意,水中的效果。

他扣紧衣服快步拿着用具回到了门外。

怎么才出来啊?库克原先见浩二田像有点失神似的闯出来被拦住又一问三不知,心中还是有些焦急的他本想直接进洗漱间拉人了,可现在见星润之平平安安地走了门,悬着的心放下后,他说的是:“很不错,你很有品位。哦对了,刚才洗漱间里没发生什么吧?”

至少这是他费尽心机想了半天,如何能又做到批评,又能像是极有逼格的话,翻译过来就是用蜜桃味香皂洗澡的人都很有品位。

明知故问,星润之一眼就清楚这管理员想干什么,不就是打算从我这边找台阶和理由,毕竟我没有主动去讲他确实是省力了,但后续如果又出了什么问题他是要当责任的,但如果是他问了,我没说或则我说错了什么有歧义的话,那后果就要变成我来承担。

“并没有,不过我洗脸洗好好的,就看到好像有位病友突然大汗有幽灵啊,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他就势道,“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幽灵,不过确实得加强一下相关的管理,避免再出现类似的意外。”

明明只想问个小学1+1,不过你做的很好啊。

库克听了露出来很满意的笑容,很不错,待会报告就按这家伙口中说的写,奈斯,嗨嗨可以准备溜走咯:“走吧,我先带你到休息区去等早饭,先看看晨间新闻吧。”

他就是这么容易被人摸透想法。

这不高兴到上头了,也懒得再进洗漱室调查直接挂了个清洁员的号领着星润之在身后,便大摇大摆的离去。

……

水滴落在了坑中。

断断续续的波纹,乱起涟漪。

不知道呆了多久,那好似保护色下的人影,离开了洗漱室的房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