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狐狸先生(三)去洗不被定义的澡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2302字
  • 2022-06-10 18:59:37

呲呲噗——

浩二田冲净身上的泡沫:“全都是泡沫~”

双手捂面甩尽脸上的水滴:“只一刹的花火~”

“啊——”

他气吞山河的呼出口气,接着左手背抵住花洒,右手关上旋转阀门。阀门生锈的咿呀声与水声相依变小,有点像是猫叫的哭嚎声。快褪去的水雾中,又瞅了眼身旁,这个环轴形组成像是蜂巢样的公共淋浴间,现在唯剩他下一人。

相隔的单板,隔壁的那间位置熟悉又陌生。

一位因为洗澡相识先辈,前几天离开这里了。

那个时候,先辈经常会和自己里聊关于红茶制作工艺的故事。

“去洗澡吧,去洗不被定义的澡,去没有人的地方洗澡。”

这是前辈离开前,在澡堂和自己所说的话。浩二田不知道前辈去哪里,可能是出院了可能是被关到更加严格管理的病区去了,但前辈所留下的洗澡精神,一直被他记载记忆之中,每每来洗澡他都会最后一个离开,然后看着隔壁空荡荡的洗澡间潸然泪下。

怎么还有人在里面?算了听这声音也要结束节奏了。库克用权限卡刷开了洗漱室门旁的‘用品区’,从玻璃出轨里拿出了消毒好的洗浴盆及其打好泡沫的洗浴球。

再将这些东西,一并交到星润之的手上。

关于这点星润之早就想吐槽,没有手动起泡的洗浴球还有灵魂吗,泡沫与身体肌肤接触的时候不会产生罪恶感吗?

“怎么,你是想要我配你进去陪你一起洗吗?”见他还没有离去的意思,库克嫌弃地往后退了两步。

“没有,我只是感到有些头晕,有可能是生病了。”星润之眯着双眼,端着脸盆和洗漱用品的双手上抬抖了抖双肩,满脸说不出的古怪情绪,接着无力地呻吟两声。

生病。没错,他刚才一路走过来就觉得晃晃悠悠的不会真的出什么问题了吧。库克还端着架子道:“我会帮你在早饭前预约安排医生给你,待会你进去洗个脸换套干净的衣服就好。”

星润之见状接着殷勤道:“还请麻烦帮我约一下吴仁吉医生,以往都是他在帮我治疗的。”才怪!自己根本就没见过这个医生,而且这个他早在病人的口口相传中臭名远扬。

这家伙,他才不会看病哩,平常就喜欢隔着电脑桌然后用劣质的演技同步上网络百科找答案,得亏是些小病就算啥不吃养几天都能好,不然真吃出什么大问题肯定是逃不掉的。可他的好评率其实还不错,主要是因为有一批真正需要他的病人在,仅靠病人口诉就能开证明,这对某些病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资源。

“行给你预约好了,快点洗漱完,我待会送你去休息区。”库克心中暗喜:管你什么无人机,麻仁鸡,爱谁谁反正我都不认识,待会这家伙洗漱完我再给他送到休息区,让那里的管理员盯着他,我就可以轻松了等到中午刚好换班,再棒不过的计划了。

“多谢关照。”星润之见这家伙还挺愉快的,虽然不知道他在乐此不疲什么的,但就现在看来一切似乎都非常顺利,自己的计划应该很轻松就能够完成。

说完他转身进到洗浴室中,通过转角,他暂把脸盆用品放到旁边。

仔细端详了一下里处的洗澡间后疑问道:刚才那个人不应该要结束了吗,怎么没动静了,人呢?

他又踮起脚往更深处望了望,不过中央是个蜂巢形的挡板柱子,也看不到背面。

估计是在处理些什么东西吧,应该待会就要走了,也打扰不到我。

星润之放心的脱下了身上的衣服,从棒球帽再到裤子,衣物全部扔进一旁的黄色废弃物回收桶里,帽子自然是放到脸盆上,再接着撑在旁边的台子上把鞋子给脱了下来。

吧唧,一块包裹着白色粉末的塑料包从中掉了出来。

坏了。他责骂着自己不小心,左顾右盼地又把包捡起并藏在自己的脸盆当中,见没人发现,又在脸盆里抖了抖塑料包,用心观察到其中还有数十块小圆药片是完整的:“看起来,还是得费一帮大劲。”

想起刚住院的时候,医生都以重症开出计量给他吃的,所以平日里自己都适当的藏了一些下来,今天总算是能派上用场了,不过这么把握量这是自己有点担心的,但肯定要让药品达到物极必反的效果,所以他下定决心待会就要把这些玩意都给吞到肚子里去。

呲呲噗——

什么,他,他又开始洗澡了?星润之还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家伙,但现在洗澡间里有人,那么自己的计划想要实施起来难度就非常大了,要不然自己再等等,那个家伙或许是发现什么地方没搓干净再冲冲水呢?

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浩二田是个臆想症患者,近日他平稳的病情开始出现恶化。浩二田时常会幻想出位身高八尺,胸毛壮阔手持【极霸矛】的网瘾老哥,居他自己所说,网瘾老哥经常会在澡堂里中跟他分享有关‘红茶’的制作工艺。

当医生得知这种情况后,里面做出了对应的心理治疗。

其中除了精神暗示之外,就是结合现实中的疗法,所以浩二田经常被安排到最后一个洗澡。

他想洗多久都没问题,因为疗效真的很显著,据浩反应,那位网瘾老哥现已经离开病院了。

“不得行,再拖下去会引起管理员怀疑的。”星润之等得不耐烦了,狠一把心,用衣物毛巾夹着药品端着脸盆就往里面走。

咕咚,站在花洒前他将脸盆放到了地上。

这一声后,隔壁的搓澡声都小了许多。

星润之心想着,反正还隔着块挡板呢,我管你在隔壁干什么只要不过来都和我没关系。

唰唰唰——

咕噜咕噜——

他硬是仰着头,接了好几口水,可都没办法引起呕吐的感觉。

“嗯↓”

隔壁的浩二田发出了很油腻的声音。

心如止水,心如止水,别管那个家伙在做什么。这么多难题都忍过来了,还用担心这种程度的障碍吗?

“嗯↑”

不断重复这个动作好几遍后都没反应。

让星润之急得,干脆自己扣起了嗓子眼。

“嗯↑”

他调整着温水到冷水,使自己清醒:不要被影响,好注意力集中就是这么一下,要来了。

这时隔壁的浩二田已经泪流满面,心想着,对不起老哥我没能守护我们最后的净土,是我问题,让我们来洗澡吧,来洗不被定义的澡,来没有人的地方洗澡,我要创作一个只有我们能安心洗澡的世界,情绪酝酿到深处,便大声唱道:“全都是泡沫,只一刹的花火~”

本该传遍全身的呕吐感,突然被这酝酿好久的声音给打断。

“什么鬼东西?”星润之瞬间缺氧险些摔倒地上,扶着阀门差点没咳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