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狐狸先生(二)阳光开朗大男孩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2934字
  • 2022-05-23 23:59:00

亦日。

七点钟,洗漱时间。

通常病人们会像幼儿园的红花班一样,在等到达洗漱房后,排好队依次交替完成全身的淋浴工作。对,东区的生活就是这么有秩序,尤其是出院在且有家室的病人会尽量使自己,阳光向上积极配合治疗,生怕在出院后由于作息问题给爱人、孩子、父母带来不好的影响。

但通常来说这些近乎健康的患者,其实是被他们视为精神支柱的亲人以六百美元的价格‘卖’进病院,毕竟阿卡汉姆属于联邦公立的社会项目,对这些人来说就可以剩下大笔钱和精力,还不会落下诸如‘不孝’的把柄,更甚至还有借机生吞保险的机会。

而阿卡汉姆精神病院每年还有着暗标准。

在保证在院人数的情况下,同时保证出院率、治愈率、恢复率。经常会出现,真正的病人可能千等万等都轮不到自己,而那些本身就属于轻度症状的患者,可能刚进来没两天就又会被放出去的情况。这个时候院方就会以延期来和那些‘卖人’的家伙,谈条件,比如保险类获利的百分之多少将以慈善捐款的方式投进医院。

至于从中获利的钱去哪儿了,不得而知。

倒是听说阿卡汉姆精神病院和缪斯工业集团有科研项目合作。对星润之最关键的是,北区有位病人,他就是前任缪斯集团的负责人之一,据狐狸自述他们间还有些交情。

‘反正你呆在这里也是呆着,随你信不信吧,戴上我这顶帽子到那里自然有人会带你出去。当然帽子也不可能白送你,朋友间怎么也讲究个礼尚往来。你床下不是有个保温杯吗,以物易物怎么样。至于我,我来无影去无踪,我的关系想必你也已经看到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咯’

‘谁稀罕你这个帽子。’

咚咚咚。

陌生的粉衣管理员敲几下门后,才刷卡开门解锁。

而星润之听到这动静后才昏昏沉沉起身。要放以前在他六点钟就会自然醒了,但现在他只想着摆烂。

可以说,这位是东区最懒的家伙。库克刚从南区调来不久,十几分钟前他才感叹过,东区病人真的都非常自律正准备开始享受未来的工作生活,结果就被狠狠地打了脸。

诶,苦哦,果然到那地方工作都是这样吗。他尽量不去想这件事,并暗中把手伸进口袋,飞快地把裤子里手机里的‘炫耀短信’给一删而尽。

不过星润之明锐地捕捉到了这些细节,这位管理员的权限卡几尽崭新。

根据以往的情况来说,粉衣管理员都是使用公共的灰绿色子卡,很少个人配备。

而且就算配备了,能使用的权限也是少之又少甚至连水电都无法支配,让人直呼没有力量。

这么看来,他是从其它区调来的管理员最次都是从南区来。那么平时待人的常识就用不上了,不过他的手机屏幕上有数道明显的划痕边角的磕碰处又几乎没有,开门前他保持距离的站姿以及习惯性地掏手机递东西的动作,说明这男人曾经从事过外卖行业的工作,屏幕的划痕多是同摩托车钥匙发生磕碰磨损出来的。

对了,他还会不自觉地注意时间,即便手上拿的是权限卡可他依然会在门刚半开出缝隙时下意识低头。那甩手的动作也证明,过去使用的手机壳四角都有橡胶类制品的半圆缓冲块,而尾端常常会链接上一串伸缩弹簧,这并不是刷卡时耍酷的中二动作,按照手腕摆动的弧度这刚好能将手机正面甩进手中。

那么说这个病栋,之后加派的管理员都是会临时抽调出来的富有经验的老手。

算了,只要不是黑手就好。

从昨天押送、到晚上打卡统计包括张长官总共来过九人,这是以往是没有出现过的情况,这就是被特别关注的待遇吗?是怕我跟说了那样的话后,觉得我会借机跟管理员混熟,偷跑出去吧。显然狐狸昨晚干的事,就是他们所担心的。

星润之又搓了搓眼睛,近视的感觉也有了略微改善,狐狸猜的没错我的身上进行了名为‘生物工程恢复技术’的实验,而昨晚的影子可能是心理作用和实验副作用的产品。

经过一夜感觉眼窝周围大部分的肿胀已经消去,这么看起来,狐狸先生还是个挺不错的人:“啊……稍等,我马上就过来。”

在简单地将被子叠方后,抽出了床下的棒球帽走出门去。

其实,换的这位新管理员这正合我意。

北区吗,那里关的可都是重症病人,要混进去还是很有难度的。

回想着昨晚狐狸离开前说的话,走在路上,顿时又感觉自己的脑袋还不太清醒,有种吹气泡的感觉混沌着。

走着走着还会莫名其妙停下来,发呆。

昨天只睡了两小时,现在居然还不是很困,这快奔三的身体什么时候这么能打了。倒是小时候,那奔奔跳跳地精力跟用不完一样,怎么感觉越活着越累了呢。突然发觉头皮有些搔痒,星润之仅仅是摸了一下星润之便从中粘了几根头发出来,不会吧,我还挺年轻地怎么就要陷入中年危机了。

等等,我是不是在发呆。

惶恐地咽了咽口水,心中大惊不好,刚才忘记注意管理员了,糟糕!

“呃呃。”库克没有多说什么,显然在作风上还是以前在南区的那一套。

带病人到洗漱房对他来说只是机械任务。

哪里会浪费时间精力花在这种事情上,只要不出乱子把病人完整的带过去就好了。

二人在互相注视几秒后,库克见后者大致正常后又继续向前带路。

这时,星润之又仔细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昨天被押运过来的时候太着急确实都还没认清路。现在应该是在‘和谐2号’病栋,以往还只能待在‘和谐1号’里隔着走廊多望望,还得是隔着高高的防跌落铁丝网的那种。

两栋病栋相隔了一块篮球场大小的空地,整体连接起来后像是个回字的形状,看起来像是轴对称但传说里的记录却有出入,听说是不曾见过‘和谐2号’住过病人,原因是那栋楼里闹鬼,曾经有位即将出院的病人在新闻上得知自己的爱人出轨后,上吊自杀完就彻底废弃了。

但经过昨晚的寄宿,他现在可以断定绝对没有像传说中的那么离谱。

因为这一路过来都是能看清的,显然这栋楼,它就像是展示柜台中的样品房一样。

只有在拍摄新闻素材或者宣传视频拿给外界或者股东看时才会启用的病栋,它建立的初衷本就不是给人住的。

尤其是那个鬼故事,漏洞百出,形式老套。

现在想想,不就是管理员巡逻的影子吗?

“快到了。”

库克说着带着人停在一扇大门前。

“我们不是去,和谐2号的洗漱房吗?”星润之光顾着一路上想事情,现在到了才发现这个地方似曾相识啊,他知道两病栋间是可以靠这个通道相互链接的,先前有次迷路就误打误撞到了和谐1号的这扇门。

库克回道:“嗷,你说这个啊,我们暂时没有那么多人手同时管理两个洗漱间。”心想着,催催催,你赶着去投胎呢,催催催,待会硫酸灌你热水器里直接洗死你算了。当然这么有攻击性的话,在喉咙的时候就消化掉了。

他自觉这么说已经是非常客气的了。

要是放到以前工作的南区直接一句‘你爱洗不洗’,管理员如果恶劣起来那可是被人称为‘权狗’的存在。虽然自己没有参与过矛盾,但没见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实在没见过想想小团体QQ群就知道了。

星润之默认地点了点头。

“麻烦了。”没办法只能给对面一个台阶下,现在还没必要跟管理员过不去,表现得像个只会微笑、点头、嗯的阳光开朗大男孩就好。我在阿卡汉姆里也呆了将近一个月,粉蓝色等级管理员到底缺不缺人手,难不成病人会不知道?

每次安排活动剩下来的人,都够扔进游戏里玩大逃杀了。

显然面前这家伙是准备偷懒了。

姓张的长官绝对布下了很严格的戒令。

不过转了四五口后,落实的怎么样就另说了。

还算识相。库克没多说话,又拿起权限卡刷开了链接的通道门,他接到的命令确实是在‘和谐2号’区域内带领病人完成洗漱,可这就意味着自己要留下来处理卫生,反正到哪不是洗啊,索性就把星润之给带过来了。

处理卫生间堵住出水口的毛发,真是想想都让人恶心!

然而到现在他都没有意识到,就是自己这次不经意的偷懒,将铸成影响整个病院的大危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