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那就用疯子的方法来一决胜负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4796字
  • 2022-05-20 02:07:50

她拿笔尾,点了点星润之所坐的位置。

张合软糯的红唇,用口型说了句:带走。

看的出来,她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在这里。

毕竟是受过精英教育的大小姐啊。

可究竟是谁,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呢?

由不得星润之思考,再坐久点待会可能就要被两位管理员大汉架起来扛着走。

“先生,麻烦你配合我们做个检查,你也不想,出院手续出现什么问题吧。”他们拍了拍星润之的肩膀,两个笑面虎,你一言我一句就差把威胁两个字写到脸上。

“哪里哪里,你们也是为我的健康找想,麻烦二位了。”星润之的表情马上就礼貌起来,为了避免起不必要的误会,尽量减少动作的幅度,细微小心,颇有种被人卖了还要帮忙数钱的感觉。而他自己也只能在心里,暗自苦笑。

再熬几天……握拳憋屈的动作都只维持几秒。

夹在三人中间,还得赔上笑脸,真的是醉了。

不过,这个长官应该是有一些权限的大手。至少她肯定可以超过,医患的保密权限拿到我的个人讯息资料,否则只是单纯核对医疗账单是完全可以派蓝衣服的管理员来施行。

星润之慢慢分析着情况。那,按她现在的表现来看还可以帮到我,要不找个机会抱她大腿,喊青天大老爷给我申冤好了。

看着她的背影,恍惚间和自己死去的女友相似。想起那个夜晚,她就是这么在前面走着,灯光下慢慢回头,跟自己表的白。

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沦为泡影。

甚至都不能见她最后一面。

算了,我本身就处在黑暗之中,再去把别人小姑娘拖下水毁了她前途,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还是过几天出去后先找报社的同事帮帮忙。

想到这里,星润之叹了口气。

路过一座座餐桌,他观察到这位长官的结束动作都相同,操作I-PEN的笔触滑动次数以及弧度都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没有找到她要找的目标吗?

不过她带上了我,抛去刻意因素不谈,目标身上有什么特质与我是相同的。

只剩下最后一桌。

星润之感到纳闷,余光中能窥探到屏幕里一二的讯息,病种都是五花八门。除了性别要说大的区别那就是不同人原先在社会上的地位,在这里有工人、资本家、官僚、内府大臣,总不可能来捞人的吧。

不过……看着她回过头严肃的表情,他也注意到了最后一桌那位病友的面孔,穿着同款病号服的男人,却戴着顶棒球帽。

要知道在病院里,生活用品都是统一配件外,其它任何用具都是要得到重重审批且作为嘉奖才能得到的,而这个在东区的陌生面孔,居然有一顶棒球帽。

我怎么没印象?

“喂,你干什么!”

不远处,突然引起一阵骚乱,一位病友因伙食问题和管理员发生冲突,周围粉、蓝色管理员和其他病友乱成了一锅粥。

糟了!

星润之和那个长官反应的都很迅速,近似转头间,就看那陌生男人邪魅一笑甩下棒球帽,翻过餐桌迅速朝稍不密集的大门钻了出去。

“可恶,你这个狐狸。”只听她咬牙切齿一声,马上跨着矫健地身手追了过去。

星润之肯定不能干等着,大脑在冲突爆发的瞬间就开始高速旋转,待在这里绝对到时候要被连坐并罚,不如追上去,看看能不能帮到什么忙。

可后面还有两个蓝衣管理员盯着自己,他这一动身马上就引起反过神来的管理员注意,可这星润之就跟泥鳅似的怎么也抓不住。

开玩笑,我当年在非洲拍豹子的时候,哈哈,虽然有点夸张——他正打算在内心里吹一通,结果后领子就被其中一人抓住,幸亏刚好有一群吵闹的人群滚了过来,才侥幸逃脱。

狼狈之余还得确认下,衣服的完整性。

差点没给我病服拉开线。他紧地把错开的纽扣以斜对角,扣到了衣服上,马上快步沿着两人的背影追了上去。

由大门进入后是一道狭长且错综复杂的走廊,这里一般是后勤配置的仓库,只是恰好审查人员为图方便打开了这边的大楼。

奔跑的脚步声,在其中不断弹响。

“狐狸,我们不是已经答应你的要求让你到E层,现在你又为什么要逃?”她全力追逐着,眼神警惕那位男子动作的同时,右手还近贴在腰上,裤腰带旁边准备的可不是收好的I-PEN而是把麻痹手枪。

“张梓月,你不会觉得在你们这群粉衣服和蓝衣服的保护下,我会安全吧?”他回头用憋不住的笑容,吐出了舌头,并用双手在耳边比了个六然后疯狂抽动自己的食指到无名指,来表达自己还有余力开玩笑。

而以上的动作,在他那尖嘴猴腮,且脸上真的有近似狐狸胡须的伤疤等多重效果结合下,嘲讽系数直接拉满。

再经过一个上下坡间的转角时,追逐距离快速拉近,可张梓月就快要逮住他时,只见狐狸,箭步一个猫挂加转身跳落地,又给他成功避开了。

“等我抓到你,你就知道我会拿什么东西撬开你的嘴巴。”张梓月咬牙切齿地掏出了麻醉枪,急停滑步后又加快了速度,但二人的距离总是保持恒定的长度。

终于,狐狸发现自己来到了死胡同。

他停在墙壁之前,胸脯起伏时而叉腰时而原地左顾右盼,除了等人外,他还在想之后要做什么怎么做。

“你,插翅难飞。”

张梓月来到不远的距离,双手撑着膝盖弯下了腰,抬起头拨了拨散掉的头发,简单的呼吸后调整了自己狼狈的状态,双手持枪命令道:“快点投降。”

“投降?”显然,狐狸所表现的累是装出来的,上一喵还有些喘不过气说话走掉的他,立马就沉下了脸色,头一拧,马上就质问道:“你说的投降是这样吗?”

他像是要双手举过头顶。

可眨眼间就变成了‘手枪’的动作。

‘嘣——’

张梓月意识过来时,自己的脸颊旁已留下一道伤口。

“别耍花招。”要是换成普通人,现在可能就因为心理素质的问题崩溃了,但张梓月是经过联邦调查员培训的,更是这栋医院的管理人员,她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

“只可惜你是个三级管理员,我把你杀了,麻烦也不小。”狐狸说着摆出了准备就范的动作,但下一秒突然变卦道,“不过,我现在的处境更加迫在眉睫啊!”

“别动!”

星润之的声音突然打破原有的局面。

只见他累的快脱虚了从转角走了出来,扶着墙一副‘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顶得住’的表情,殊不知,面前的张梓月握着麻醉枪人已经紧张到不能回头甚至不敢移开目光的状态。

“你谁啊?”狐狸还有些没看清楚,歪过脑子才勉强看清在张梓月身后的星润之,“哦,我有印象,刚刚在食堂里的那个小伙子。”

星润之一听情况还不错嘛,至少对方是个能交流的主,他慢慢上前来到张梓月身边看了眼现场的情况。

摆着手枪姿势的病人跟手握麻醉枪的管理员正在对峙,还有刚才的那声枪响。原来如此,这个精神病人是个妄想症,因为管理员小妹的动作吓到他了所以,用嘴巴模仿枪声,因为走廊回响的效果,听来会很像,而这小妹,实际上并不是很熟练麻醉枪的使用所以很谨慎。

没有直接选择近身肉搏也是正确的思路,看起来她也并不会盲目迷信理论知识,以及对自己的实力有清楚的认知。

看起来,稳了!他推测道。

“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到忙的吗?。”星润之在张梓月旁边询问道,他还是很希望能留下什么好的印象。

可回应的只有后者一脸紧绷的表情,单看起来只有嫌弃的意思:“赶紧走。”

什么……

真正让星润之感到不对劲的,是张梓月脸上的伤口,这比他听出语气不对劲还要快一些。伤口被散发遮挡现在已经愈合上了,可这种规则光滑的切割伤,不对,有略微烫伤痕迹,这并不是纯粹的切割伤。

难不成,这家伙手上有什么,可以远距离攻击的武器?

现在不能走,如果走了那才是真的麻烦。

究竟在哪里?他的眼睛快速地扫描着狐狸身上的一举一动,衣服裤子,莫非他手上有个次元口袋。

冷静,冷静,能找到办法的。

冷静,冷静,能找到办法的。同一时刻,张梓月的脑中也不断地重复起这个声音,开枪,来得及吗,能命中吗,这可是‘狐狸先生’更何况我还得保护旁边这个家伙。

张梓月见这星润之这家伙还傻愣着站在旁边,跟没事人一样,惊愕且惆怅地瞟了他一眼,闹着玩吗?

我懂了,这是‘还愣着干嘛’?星润之原有的顾虑被这一眼打消了,还是我多虑了吗,赤手空拳,双方身板都差不多的情况下……那就用疯子的方法来一决胜负。

他回了一个肯定的眼神给张梓月。

后者还没缓过一口气来,他直接走上前道:“狐狸先生,冷静冷静,对了忘记跟你自我介绍了,你还不认识我吧。”

“哦?”狐狸双眼慢慢眯下,这是种警惕且保留的手段,没有人知道他现在究竟在想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喂!张梓月持着枪,自然准备跟上星润之怎么能让他暴露在狐狸的面前,这可太危险了,那家伙可是杀人不眨眼的。

不过,她的脚甚至都没有抬起。

立刻感受到接近窒息的压力,在那狐狸的眉间藏匿的视线正狠狠地盯着她。咽了咽口水,张梓月瞄了眼腰间的失联打点求救讯号,还有三十秒,就会开始报警。

很好,这个男人果然是叫做狐狸。星润之快速处理着现有的讯息,他手上现在没有指甲但根据惯用手的然垂摆方向及其呼吸同指甲处伤口愈合的程度,这家伙是有留长指甲习惯的,他脸上的伤疤同样是自己留下的,极有可能是源自某种压抑保护,他不是把自己当做狐狸,而是把狐狸当做压力释放的方式,所以他并没有多少的攻击性,只有在受到威胁时才会反击。

那么只要让他感到安全,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星润之停下了脚步没有继续前进,在保持一定距离后站在原地笑了笑,耸耸肩后向背后伸手,当然他知道长官肯定不会收手的,接下就顺其自然站在二者之间。

他预想到了所有结果。

凭着工作经验还有当病人的临床知识,要处理这种问题还不是轻而易举。

可下一秒,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隐隐约约,星润之在狐狸的身上看到一层若有若无的类似于荧光一样的东西,有股游离的能量在皮肤上环绕。

见了鬼了,可以说他预想过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但这些结果都是处在合理且正常的情况下。他又急忙地揉了揉眼睛,刚刚那离奇幕又好像没有出现过。

应该是太紧张了,没事没事,星润之,快想想之前遇到的病友,发病时又是怎么自己恢复过来的。

——这家伙疯了吗?张梓月见状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但意外的是,狐狸居然开口搭上他的话。

“我有必要认识你吗?”

“有谁会拒绝多一个朋友呢。”

“朋友,你是说那种愿意赴汤蹈火的朋友。”

“是没错,等你出院了找我,我请你吃顿饭。”

“你还想着出院?”

“那当然,我大后天早上就能出去了。”

狐狸没有继续说话,他张开了自己本就不大的眼睛上下好好的打量了星润之一番,嘻嘻呵呵的笑了会儿,泄力完靠在墙上像是睡过去了一样。

啊这就完了?

我还准备了很多人生大道理和抽象小故事呢,算了算了不管了。勉强放下心来,不过星润之还要提防这家伙突然暴起,只能转身招了招手示意安全。

正巧,附近区域的管理员也赶到了仓库。

“快,在这里,快过来。”

在的招呼声中,许多蓝衣管理员涌入走廊,见狐狸被手下拿合金支架困住,张梓月才松一口气,首先还是把腰间读秒到最后两点的报警器给关闭,然后才把麻醉枪收了起来。

“没事吧。”

围到她身边的不只有工作人员,还有星润之。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其余的管理员拿上同款的枷锁给拷上压倒一旁。

张梓月揉着太阳穴,深吸了几口气。

不需要别人帮扶也主动撇开了周围的人,见星润之被带走也没有说话,更像是没空说话,她还在思考一些东西。

“喂,有没有搞错我是来帮忙的。”

他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在一遍没有得到答复后便不再喧闹,眼泪都在肚子里只能暗暗道,我这都是什么孽啊!

仓库的走廊很快被清理完毕。

只有张梓月和一位年老发白的蓝衣管理员还在这里,老人交上了一件录像报告,她将其收好:“行,我傍晚就启程回去,古叔你也快退休了,今天早点下班吧,我还有些事需要去解决就不送了。”

名为古叔的老人,淡淡地叹了口气将一张淡绿色的卡片从衣服内层里拿了出来,想起来什么后又给收了回去:“忘了,长官你用不到2级的权限卡,惭愧惭愧。”

“不过,你把母卡随便交给普通工作人员这种坏习惯可是要多改改啊。”张梓月又拿出了I-PEN,上面正显示着星润之的档案,在经过系统指纹加上瞳膜比对后,更加详细的讯息开始扩展,随后拿出张黄色的卡片进行刷机。

“是,长官说的有道理,我以后一定严加看管。”古叔说完就先行告别了。

真不让人省心,她摇了摇头。一想到的后续的事情可能会让自己忙到后半夜,气悬在心头就有点没抗过来。

狐狸那种家伙就算束手就擒了,也不能放松紧惕,背后肯定有什么是被忽略掉的。

她看向了I-PEN。

【星润之入院时即接种O型实验注射】

类同紫色蛛网编成的图案出现在了,他的照片旁边,下面的后缀是由医生简称与乱码组成,最后结尾,缪斯工业集团。

“奇了怪了,进行过O型实验注射的人怎么会从头到尾一直都关在E层,还准备让他出院,这是怎么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