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妈妈的感觉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2352字
  • 2022-06-06 22:12:30

“这里是塔台已经收到问题,将为你反馈,反馈结果将于短信的方式,于2-3个工作日内发往你的邮箱。”

“靠,喂。”

阿伟听到隔壁I-PEN传出的内容是自动回复,心中已经凉了一大截,要不是中间隔了个星润之估计现在都要抱着阿杰的大腿哭天喊地。

阿杰倒是处变不惊。

他一眼就看出对方担心的问题直言道:“放心吧,二先生又不会把你生吞活剥,怕什么,别急。”

语气很惬意悠闲,就差点上一根烟。

不是,这不对啊。阿伟急得眼泪都要喷出来了,要说这北区的管理员本就不是件好差事,本来就要处理一些拥有莫名其妙能力的病人,这不外传不多说,已经算是很拷打人的潜规则了,要不是封口费高以及说出去没人信,不然谁愿意干这活,更关键的,是这北区里有两位可以完全不守任何规矩的病人。

很不幸,几个月前他就处理过其中一位相关的事件。而在那次事件中,他亲眼目睹了恐怖的力量以及被波及到同事的惨状,简直就是草芥人命。

“阿杰,你是我早两年的老前辈,我很尊重你,可是,我上个月原本都打算递交迟职报告了,我家里还有老婆,还有两个娃,还要付房租水电,还要还当初借的彩礼钱,我真的需要这份工作的高额收益,但前提是我得活着。”

阿伟阵阵诉苦着,按理来说他是感觉不到星润之的那种压力的,但似曾相识的经历以及现实,正让他的双腿开始战栗。

这么活的不累吗?要是放在从前星润之可能就要开口讲道理,试图帮人理请思路,又或者说写什么思考才是解决问题最有用的办法。但在经历过这些事情后,他明白,如果人已经不属于自己,那怎么能够去自私的做出选择,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更别提去改变一个人,不用去评价,时间会给出答案。

倒是那个二先生,查理也跟在他的身后。

这么看起来,是安全的没错。

总算能缓口气了。

星润之见刚好被人架在中间,决定摆烂一会儿,闭上眼睛休息养养神,这也是后知后觉过来发现自己的脑袋就像是刚从矿老板厂里出来的显卡一样,燃到不行。

这紧绷的神情一放下,麻酥感遍至全身。

他想睡啊,可是又不能放过这个见‘二先生’的机会,根据现有的线索推断,这个二先生估计要比管理员的权限都高,说不定真的能让自己回到常人世界中去。

“喂,别睡啊。”

“你这一睡我咋走,呦大兄弟你醒醒。”

阿伟是想逃,但阿杰给他按住了。

首先自己一个人肯定抬不动病人,其次还得纠正下自己同事快要扭曲的心灵,这时候讲道理肯定没用,还不如直面感受下。

“两位好。”

转眼间,近两米高的二先生已到面前。

男人低下头,绅士的与管理员打了声招呼。

“好,很好啊……”阿伟给阿杰投出了求助的眼神,对方还是那样不理睬,只打算交给自己去处理。

这个男人,浑身健康的小麦肤色,身上穿着件二十世纪初八十年代流行的皮夹克,穿不进身的最大号病号服被披在身后,眼袋跟皱纹是过去熬夜工作留下的痕迹,五官看起来有股凶悍,不过在半白的眉发下淡化了许多。

“麻烦两位先把这位病人交给我。”二先生抬起手,指着中间的星润之问道:“这位就是你的朋友吗?”

查理在一旁默认地点了点头。

好粗壮的手臂,阿伟抖得人都快把身体摇成榨汁机了,二先生,是在对我笑吗?他看向对方如巨人的大手,还没有按病院要求带上腕带,没错这些怪人就是能用绝对的实力脚踏规矩!

他自己脑补了一句话“不把他交给我,我就用这只手掌拧爆你的脑袋,让你体验体验什么叫做回炉重造,妈妈的感觉。”

眼看着二先生将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阿伟不自觉的认为,他已经被撕成了两半。

“我们放心,谨听安排。”阿杰看隔壁都快翻白眼了,只能叹口气答应道,“那还请您帮忙送病人回去,我们会写好报道的。”说着阿杰就解开了星润之身上的锁铐。

“你这位同事没事吧。”

“阿巴阿巴。”

“没事没事,她太激动了,那我们就不打扰先走了啊。”阿杰说完就拉着那满脸震惊,思考自己为什么还活着的家伙离开了。

啪嗒。

二先生伸手撑住星润之。

上下打量后便缓缓交给了查理道:“别装睡了,当然你能走路就好,否则麻烦的也是你的朋友。”

知道瞒不下去,他揉着脑袋还在隐隐作痛的地方,睁开了眼:“想必二先生,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对吧。”刚才听二先生与管理员说的那番话,显然话中有话。而现在却还没把我带走,估计是有什么事情要先跟我本人确认。

“哦,有趣。”

二先生颇有意思地顿了下,像是把最好的问题给吞了回去,继续交谈道:“你很聪明啊小兄弟,但还不够,就是太相信人了。又或者是说,你太过于自信了,认为自己可以处理一切情况,可如果再遇到像刚刚那种情况,这种盲目的自信会害了你自己的。”

“二先生赞誉了,多谢提醒之后我也会注意的。”星润之见着对方这么说,眨了眨眼,尽量想让自己表现的高兴点,不过认真想想,如果我早就了解非凡力量的存在,未必真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他想起小时候附近孩子给自己的评价,要揍这家伙一定得当场群殴,别暗地里使绊子,还有就是千万不要给他逃掉或者说延迟约架,一定得速战速决。

“咳咳。”

星润之收回目光,他注意到了异样。

果然自己在分析对方的时候,二先生也在观察自己。

奇特的穿衣风格,我入院的时候应该是2129年3月21日,距离上次非主流文化爆发也过去了三十年左右,现在还会穿几百年前的特色衣服,那估计对此类风格是真的喜欢。

他身上有许多问题,当然,这些是病理的职业问题,即便他入院已久因为非凡的能力过上了截然不同的生活,积劳成疾的病痛就算得到了改善或是恢复,但习惯动作是变不了的。

想必曾经的工作是位文员,经常伏案,属于技术类的文员是极度容易被替换的工作,没有关系领导,不抱怨工资,偏于安逸,身上多处伤痛存在时间不是很长,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会在完全不可逆前,进行锻炼,这就是锻炼出过粗的手掌的原因。

至于颈椎类的疾病应该是靠实验恢复成功的,就像我自己的视力一样。

不过……

怎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自然呢?

是他绅士般的温柔吗?

还是什么地方?

“嗯,我想问你这位小兄弟的事。”二先生低头微微露出笑容,继续道,“你是狐狸先生介绍过来的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