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狐狸先生(完)骗局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3220字
  • 2022-06-05 23:57:05

如何描述这种状态,星润之能找出相近的比喻就是睡眠瘫痪症,俗称‘鬼压床’。

他能洞悉身周事物的变化,发生的动静比以往都更加真实。

换句话说,如果继续保持这种状态的话,他就要亲自体验,一步步被剁碎?肢解?活吞?

不过还好,视觉暂时宕机了,不然太血腥了。

凭借着声音与仅有的触感,星润之在意识中用记忆拼出了现况。

嘻咦——嘻咦——

恶灵的尖爪紧扣住墙边,嗞!

墙角被撕出裂痕,经过碰撞后它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原本的人样。

对此它毫不在意,在低吼的同时身上的黑水翻滚,慢慢用畸形的双脚站起。

恶灵像是执行任务的机器般,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目标。

啵,咔咔咔,嚓。

它的脊背后像是伞装爆裂展开,像饿虎般将将星润之给吞噬。

不过暂时恢复一丁点知觉的星润之,第一个做的动作,翘起嘴角想说一个‘我中了!’可惜没有一丁点高兴的感觉。

铿锵一声,有道声音。

快速奔跑在周围墙面上。

终于来了,这爆发力,比我想象的还要恐怖多了。星润之想起Witch先前避开时对方离去的方向,还好跟自己预估的路线差不多。

呜呜呜啊——

像是海妖般的尖啸袭来。

躲避在巷子间,想必是讨厌闪烁的光线和吵闹的噪音,虽然不清楚,她的实力如何,只能希望他们能僵持的久一些。

转瞬而来,星润之只能感到一股恐怖的风从自己身上突袭了过去,那强劲的力量直接拽着整坨的恶灵飞出去好几米。

安全了?

他感到稍微的轻松,不远处,双方应该还在纠缠,捂着头疼的脑袋,用着刚恢复的体力勉强站起。

Witch撕扯着恶灵,但快如她那般的攻击都比不上恶灵的恢复速度,更本没办法彻底消灭它。如此疯狂的状态下,她没有保留力量,而后者正悠然地缓慢地脱离她的控制。

即便它被妨碍至始至终目标都是自己,不会攻击别人吗?星润之喘着起,扶着墙壁打算先退回有正常监控的楼层。

再往Witch来时的方向看去,连成片的脚印凭借恐怖的速度在两面的墙面上,留下来像是墨水般的脚印。

一步,两步,根本没有办法……

看着自己蜗牛般的速度,星润之又被更大的响声给吸引回头,Witch正在用嘴巴啃咬那只恶灵,可实际上并没有造成什么更多的伤害。

“嘻咦——嘻咦——”

什么?只见那恶灵突然开始加速,直接舍弃了被Witch缠住的身体,留下那部分不断的在原地发声,而脱离出来的部分很快又恢复成完成体的形态。

它的眼神,变了,就像是有人的生命一样。可生命感带来的却不是安心,它冷酷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怜悯,仿佛只要它愿意甚至不需要去专注就可以将自己抹除。

说实话星润之完全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他紧对着恶灵,对方同时也盯了自己一眼,而恶灵却毫不关心发生过的事情,只是转身嵌入地面的阴影中消逝而去。

怎么回事,明明站在我面前了却又不动手?

“等等,难道说。”他突然意识到恶灵最后看自己的眼神,目光全都注视在这顶帽子上,“可恶居然利用我。刚才要是任何一个环节出现意外,又或是少了些运气,这替死鬼估计是没跑了。狐狸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如果他在这儿的话,星润之恨不得生啖他肉,而现在星润之只会很儒雅随和的安慰自己,别急,别急,有什么好急的。

被欺骗的愤怒又被后怕给冲淡。

他深知得马上静下心来,毕竟现场还有个问题自己没有解决,又看向了Witch,这个还在疯狂的病友。

这种情况,根本没办法交流。难倒就不能做点什么缓和一下?好的,快想想,要不给她唱首儿歌吧。

算了,我可不想自己的墓志铭上写的是《这个五音不全的男人在死前依旧不知天高地厚的想用歌声安抚病人》

窸窸窣窣——呜呜呜呜——

Witch撕扯的恶灵也在原主离开后消失,可显然这家伙已经打上头了,马上就注意到了大残的星润之。

糟了!显然她还处在亢奋状态,攻击性依然存在,恐怕自己很快又要成为下一个目标,可现在哪还有办法逃掉。

又不是青蛙啥的只能看见会动的东西,星润之只能保持安静尽量少制造出会刺激人的声音跟动静。

“呜呜呜——”

Witch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小女孩,捂着脸慢慢朝星润之靠了过去。就在刚才与恶灵的战斗中,她身上的病服破损了大半,已经能看到里面惨白的肌肤以及露骨的身体。

当然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露骨,骶髂与棘突附近都是黑焦色的死肉,很难想象她受到过怎么的伤害又是经历过怎么样的手术。

不过她的情绪,是不是快稳定了?

祖宗别吧,看在咱们都是病友的份上。

对吧,激动也要有个度吧,打个BOSS战也没有这么安排的吧?可现实并不是游戏,既然自己靠了驱狼吞虎侥幸逃过一劫,自然就要为此承担风险和后果。

看着对方都要贴到自己脸上了,自己又怎么敢轻举妄动,按照现在恢复的体力,估计都架不住对方两拳,更何况手上还有伤。

唰——叮——

Witch快速蹲下,并从大腿腿环上抽出把刀。

过分了,刚才身上有怎么不拿出来打怪啊!

星润之咽了口水,差点被对方常年纯蓄下的体味直接带走,没忍住还是磕了一声,被吸引到的Witch再次发出了尖啸。

这可是发病的人,完全没有行为逻辑可言。

他刚准备去伸手挡刀,谁知对方突然将刀抛飞一个飞扑过来,直接压到自己身上开始疯狂挥臂攻击自己的头部。

星润之也只能尽量用双手护住脑袋,来抵挡攻击,但很快他就被捶打到眩晕,根本分不清方向更别说保护自己。

然而这还没完Witch,那超出常人的力量加上修长的指甲在此时变成了更加危险的武器,她见星润之没办法反抗,直接伸手用指甲掐住他的脖子并试图用力狠狠地向颈动脉的方向扎去。

“咳咳咳。”

缺氧与疼痛,直接打断了星润之的思考,他紧等着着双脚也妄想用手将对方的两支魔爪从自己身上拿来。

不过,这都是无用功。

此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正在升温。

这莫非是死亡征兆?星润之眼前已经一片花白,仿佛置身于蒸笼中,眼中的画面也逐渐模糊,只剩下缕缕再慢慢从身上升起。

Witch枯黄的身体,仿佛慢慢恢复了些肉色。

她凶狠地动作也似乎放缓。

她哭泣着,像个该有正常情绪的女人一样。

她诉苦着,用身上的疮疤在慢慢诉苦着。

“这是跑马灯啊?别啊,我好不容易躲过了那个啥影子,不会就这么交代到这了吧,我还要出去问个清楚……”

……

星润之的意识也逐渐恢复。

恰好,那紧扣在自己脖子上的双手也渐渐松开,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摸了摸自己被十指压到泛红的脖子,还是有点血丝的,还好伤的不深。

而Witch坐在自己的身上,她脸上被头发掩盖的表情定格在了悲伤,左肩膀上正命中了一发镇定剂。

视线再向下移,再看她的腕带正发出警报。

很快另一头便传来了声音。

蓝衣管理员们早已经赶到了现场。

在Witch昏迷倒地后,领头的那位放下了麻醉枪立马招呼了两位同事戴上设备,去检查并控制病人。

星润之看着自己被戴上了手铐,再看着被担架抬走的Witch庆幸道:“还好你们来了,不然我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

这些管理员都是来自附近病栋临时集中的队伍,而现在他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颇有点突然加班的感觉,非常沮丧。

毕竟这一片都空病栋,没有负责的管理员队伍,所以很多人看事情结束了都早早离去,只有负责星润之的两位管理员好似认识,这才慢慢悠悠在原地干活。

“还不是因为你乱跑,乖乖待在病房里什么事都没有了,还把腕带给弄坏了,等你回去估计就要被你们那栋的管理员训咯。”

“别跟病人聊天。”

“好好好,你说了算。”

“不过他好像是刚来的病人,不然老病人怎么会往空病栋这边跑?”

“确实啊,我听说这里……”

星润之正听的精精有味,突然一下激灵,整个人没瘫倒在地,在意识中那抽象的如海洋的精神世界,突然摇晃了起来。

原本就疲惫的他那还经得起这种折腾。

要不是管理员馋着,整个人都现在已经软了。更灵敏的听力,同时也代表着大脑需要同时处理更多的讯息,显然这是虚弱状态下的星润之暂时还承受不住的。

他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那个查理让他逃去的地方。

咔哒,咔哒,咔哒。

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心脏之上。

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星润之已经知道了非凡力量的恐怖,不过这种威压带来感觉又再一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而两位管理员,一左一右见他回头还以为他摆烂不想走,便用力地推了推星润之发现推不动后,视线才本能地跟着他向后转。

起初还以为是眼花,待两人相互擦亮眼睛并确认后才大吃一惊的神色有些慌乱,年长的那位看同事还愣在原地,便自己拿出了I-PEN赶快呼叫上级:“喂喂喂,这里是北区管理员阿杰,二先生出来了,重复,二先生出来了,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