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狐狸先生(十四)罕见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2315字
  • 2022-06-04 21:33:34

嘻咦——嘻咦——

它像是急眼了的样子,全身振动微微有波纹状的气流聚集到喉部,挤压出类猿般的声音,并开始张牙舞爪。

犹如燃起的身体像是窜天的泥泉。

每一步,都踏的地动山摇。

面前这个怪物已经超出地球生物学范畴,它不符合物理规律的运动,以及无法被正常接收到的声音齐鸣,精神污染的螺旋短时间没就让星润之的脑子乱成一团。

圣诞树,迪迦,巨人症患者用过的靴子?

啥这些文字、画面都是啥?

深吸一口气,赶快理清楚思绪。

其实面前这些应该都是幻觉,真要整出眼里画面的动静,身体反馈的震感不可能这么弱,怎么也得算个八级地震的灾害吧。这份传到身上的感觉,以前绝对在什么地方遇到过,没错,过去到XSBN地区跟随考察时候遇到了地震。

那是我今生第一次遇到地震,对它的印象还算深厚,当时的情况大概是在4.6级左右,我们正在一位当地居民家里,采访关于跑马山的故事。

说是经常有司机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里,遇到些不干净的事情,什么怪脚印,只有司机才能听到的一声偏离路线啥的。

当时那老人家正说到关键,地震来时一阵摇晃叫把整个团队的人都吓得不轻。

而面前这个大楼天空,像极了我第一次学PS液化做封面时候的场景,也就是说这个像是恶灵一样的东西,只能利用本有记忆里的事物制造幻想。

在意识中,仿佛有广阔的海洋正在被污染,不过很快在巨浪卷积而起,将那些混沌的噪杂之物全部给驱逐出去。

一点而通。

眨眼间除了恶灵还在漫步靠近外,周围的一切又都恢复正常。

不过远没有之前那般恐怖电影般的压迫感。

果然,保持冷静才是最有用的。

那,我为什么要继续逃啊?

这种坏事,直接喊人不就好了。

想着他自信的抬起了手,却不知腕带早已经被坏掉了,再看看周围的病栋,那些损毁的监控还时不时的迸出火花,而且这附近好像都是空楼。

“没用的就算找管理员,等真的有能力处理这种事的人到了,黄花菜都凉了。”查理警惕着对方,双手正在尽可能的看看身上还带了什么东西,“注意下,它身上似乎有非常奇怪的力量,要小心了。”

说罢他用力一掏,身上真就只剩一个打火机。

“查理老哥,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星润之也走一步上前,摆好架势准备并肩作战,不过却被他伸手拦在了后面。

看起来,他至始至终都没受到过幻象的影响。

“你应该见到刚才的幻想了吧,以后还有可能会见到更多类似的东西,没时间解释原理,反正你只要知道不管它是美丽的还是恐怖的都不要沉迷其中。”

查理看出来星润之满眼疑惑便解释道,“至于这些,阿卡汉姆有项医学实验企划,接受过企划的人,都能够开发出非凡的能力。

非凡之处可以是体能增加,我们通常称为本体系;还可能增幅某项特长到异常的程度,那就是本能系。

最后还有种极为罕见的,叫做本格系的情况,因为我没有见过,所以对面很可能就是这种东西。”

“罕见。”

星润之迅速捕捉到了关键词。

老哥都已经是超乎常理的强大了,要比他还罕见,未必……未必少见的敌人就强大到无法匹敌,一路过来,它不也只是在暗算吗?

“咦,哇,啊啊啊啊——”

恶灵突然暴起,举起自己尖锐的手臂直接狂奔而来。

“我先拦住他,你赶快从左右两边的巷子拐出去再按我们现在前进的方向往里面跑。”查理掰开打火机头的铁盖。

将其按平,再折出斜面角。

“你也要小心啊。”

星润之才答应过来,另一边,查理跟恶灵已经打了个照面,只见他挥动还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铁片,冲向对方。

对方没有直接闪躲,铁片很轻易地就捅进到了它的肚子,居然没有一丁点的阻力?更甚者,查理的半只前臂都已经穿透而过,不过却没像他预想的那样,出现开膛破肚血流满地的场景。

——里面不是人吗?

查理刚才还在感到意外,现在只能在心中直呼糟糕,自己的能力,可是要挨打才能发动的啊。

咕噜,恶灵在停顿一下后,直接无视了查理继续奔跑起来,它身上的伤口也在没有介质阻挡后开始恢复。

“坏了。”

见对方略过自己直向星润之追去,他也只能尽力在后面跟着。可气力本就所剩无几,哪里还能赶得上,爆发力超强,体能又几乎无限的恶灵。

更何况,那家伙就像是知道星润之的逃跑方向似的,直接双腿往墙上一蹬,踩着牛顿的棺材板就垂直的向楼上跑去。

这是什么玩意,虐杀原形吗?

赶到那病栋墙面,查理双手撑着膝盖,喘着气,看着远去的发疯似的影子只能暗中祈祷,星润之能不被追上自求多福吧。

……

好安静啊,星润之已经转到了另一个十字路口,按照原本的路线转向,不要三十步就能到达约定的地方。

可,总感觉心里并不踏实。

不对不对,咚咚咚。

心脏跳动的速度突然飙升。

看着面前几乎空旷畅通无阻的巷道,星润之立马调转方向,拼了命的朝完全相反的背后奔去,仅在一息,俯冲而下的恶灵重击到了地面只扑了个空。

“啊——啊啊啊啊——”

这声直喊得,隔着一栋楼开外的查理都被震惊到:你一定得努力活下去啊,这怪物来者不善,估计没多少机会了。

对了,我先去找二先生!

“不是,我们什么冤,什么仇啊你要追我。”星润之不敢分神回头,脚步声正告诉他,单方面碾压局的追逐战就要落下帷幕。

等等,这个生物,他在干嘛?

用四肢奔跑吗,那这样,我或许还有机会。

他双眼目视侧方下个路口的巷道,身体已经累到喘口气都会痛的程度了,还能继续跑下去全凭最后的求生本能。

“喉!啊啊啊啊——”恶灵还在穷追不舍。

正好,没力气了多活几秒算几秒吧。

在转角的路口,他压下身子,任凭惯性带动身体摔向折角巷的中央,而恶灵正如星润之预想的那样,在距离拉近到最短又恒定的三秒后,跃起身来扑了个空。

叮铃咣啷。

幸亏有个不知道谁扔在这儿的易拉罐,星润之避免了脑袋直接撞上墙的结局,不过,这也只是无用的幸运罢了。

酸痛的四肢本就动弹不了。

全身上下又还有多处擦伤撞击伤,听着,低沉的不属于他的气息,他只能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不会成为首要攻击目标的地方,并希望这怪物,能下手干脆一点不要造成太大的痛苦。

当然,以上只是星润之设想的最坏的情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