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狐狸先生(十三)Witch?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2622字
  • 2022-06-03 23:53:26

什么?!

无法抵抗的推背感袭来,破坏重心。

星润之踉跄两步还是未能站稳,扑倒地面。

只听叮吭一声,像是得了疯牛症的玻璃门径直的撞向门槛,崩裂粉碎。

接着传递的破裂声,直至玻璃墙的末尾都无一幸免。

“我的老腰啊。”

他混乱地从地上爬起,耳中还幻听着刚才玻璃爆裂的响声。

好在地板比较柔软光滑身上连个擦伤都没有。

再看地上碎成雪一样的玻璃渣,查理毫发无损的站在原来的位置。

“你是超人吗?”

星润之努力回忆着刚才,如果不是对方,自己可能就要被那股力量切成两半了。

“哦,来看,你是真的不知道啊。”

查理往走廊末端看去,在察觉到那藏匿起身的影子后拽上了星润之的手,“这里不太安全,先跟我走。”

走,走哪里去,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当星润之意识到自己正被查理带下楼时,今天的两餐饭估计都得省去了。

逃出楼后,穿梭在病栋之间。

这些病栋间的夹缝,完全又是副全新的景象,不断撞墙的、原地发呆流口水的、相互取暖的病友零散地像是流浪汉似的徘徊在中央。

“小心点,前面那个是生活栋的witch,别走错路了,她可是很敏感的。”

在一处转角,查理改变了原来的路线并将星润之拽了回来,并用告诫的语气说道。

Witch?

他闻言回头看去,在那缝隙间有位女病友,披头散发躲在角落。

身材单薄看起来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啊,有什么可怕的?

等等,她这么瘦小的身体,呼吸起伏的幅度怎么会那么大?

慢慢的,这个女人站起了身。

眼中无声,并不在乎这位准备接近自己的星润之。

她带动枯黄的身躯,晃着那摇曳的双手,自顾自地向更僻静的巷子离去。

好古怪的人啊,不过连查理都避之不及,对方可能真的十分危险。

短短的时间内,星润之原有的世界观被踏的粉碎。

他用力地揉了揉眼睛,开始处理起现有的信息,一番冷静下来,似乎都能说的过去了。

一切,都应该和缪斯工业集团做的实验有关。

查理的力量,还有我身上的改变,平常看到科幻小说也不是没有靠变异觉醒出超能力的情况,不过,我好像不是属于那种主角的命,现在我有什么,更灵的鼻子,更好的视力……这是什么玩意,我是犬类动物吗?

不知是不是错觉,自己手上原先有的拖拽感慢慢消失。

查理奔跑的速度并不是出奇的快,而是强在持久,这要放在以前这是星润之完全不敢想象的。

在转过不知道几个巷子,查理脱力撒开手:“别动。”像是舞蹈般,原地刹住了脚步并旋转地退开了几米外。

有什么东西,听不见,闻不到,在头顶!

星润之的反应还是差那么一节,当他反应过来时,落下的花盆正对着自己的双眼。

吧唧——

溅起的泥土洒满自己的正面全身。

他也只能在关键时候护住眼睛:“呸呸呸。”清理完脸上口鼻中的小碎泥后怕道:好险,得亏查理反应过来了,不过两次袭击都是冲着我来的。是我得罪谁了吗,难不成是刚刚的香蕉君,不应该,如果他有这样的力量真要威胁、攻击我又这么会花上这么多的时间。

十几层楼,这个方位还没有阳台,显然是从天台扔下来的。

“查理老哥,这是什么情况?”

星润之继续歉意道,并暗自发誓以后不能再以貌取人了。

不过,刚才的攻击差点也波及到了他。

可如果威胁到生命,后面会发生什么就不好说了,毕竟人心难以揣测。

“你问我什么情况,那我肯定是不清楚,不过我知道有个人能帮到你。”查理左右观察了一眼,露出了觉得自己被低估的表情伸手道,“别愣着了,我们阳光病栋是不会丢下任何一个病友的,贴近点我。”

“嗯。”星润之不免有些后怕,但好在有查理这么一句话,这让他放心了不少。

男人间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作为感谢,可星润之的心里已经开始过意不去,以往他都是个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几乎所有事都亲力亲为,没办法完成的事通常都直接放弃不做。而现在对方能为刚认识病友豁出生命危险,万一他因此受伤,那自己一辈子都会过意不去。

呲——啦——duang——bong——

在逃跑的路上,他们躲避着各种从视觉盲区出击的莫名其妙的‘暗器’。

“有没有搞错,你整些小物件就算了,沙发我都忍了,冰柜这种东西像是能在病院里出现的吗?”一个滑铲,星润之侥幸躲过了差点将自己给腰斩的冰柜车,双膝磨着地面直把病裤都给磨破了才刹住车。

嗡——

什么声音。

发动的电锯正随着惯性向他砸来。

嗡↑嗡↑嗡↑

星润之本能的看向查理,他被一路上冒出来的棺材板给隔开了,不可能马上过来帮到自己。

不能总依靠别人,抓准时机。无数手臂,全身被切割的画面闪过脑海,本能唤醒了一些曾经学过的战斗记忆,夺白刃、平刀、抛刀,没错我以前去非洲部落时是专门练习过的。

啪,抓住了!

不对!

嗡嗡嗡~

电锯的刀身是在不断运动的,再加上技巧生疏,锯子还是从右手虎口到手背上留下不浅的伤口。

“啊。”星润之咬着牙,疼痛再难忍他都得忍住,赶快脱下了身上的衣服用作包扎。

出血速度很快,他只能不断用力将其缠绕起来。

整个手被病服包成了个球,可这也只能让血液渗出的速度放缓罢了。

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的治疗,按已经渗成半个血球的衣服来看,自己肯定是撑不了多久的。

“快到了,再过三栋楼,就到二先生的地盘了。”

查理踏在巷子的墙壁间,终于翻到了这个位置。“出血了?你忍一下,说着他从双边的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以及,一枚子弹头。”

啊?

星润之还没反应过来,火焰已经在他的掌心燃烧,痛,痛,痛,额头上立马爆出汗珠,混乱中还想伸手去刹住查理的脖子,不过很快就被自己制止住了。

终究还是给扛了过来。

可那几秒,星润之想死的心都有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他面色苍白的差点倒在查理怀中,不过自己的意识却格外的清晰,好像有股力量暂时将疼痛带来的信号给隔开了。

可不能成为累赘啊,星润之淡淡说道:“继续走吧,我没问题。”不对,他刚才是不是掏了枚子弹头出来?

算了,这种问题还是别问了。

“这……好吧。”查理看着他认真的表情,没有继续凹下去,“有什么不舒服的话,要赶紧跟我说。”

脚步加快,他的神色也逐渐焦急了起来,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好压抑啊,不清楚是疼痛的原因,还是周围环境的气氛真的变换了。星润之面色也变得古怪,有意无意中,似乎那个正在暗中窥探的敌人已经出现了。

左?右?背后?

正面!

在那么一刻,被监视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开始集中,两侧的安静的高楼,仿佛变成了年代久远的残垣断壁,血色的乌云替代了钢铁组成的天空,向中间叠成锐角,像牢笼般重重向下压来。

在巷子的出口,戴着高礼帽的影子出现了。

它通体黑色,似在哭泣狰狞的红眼直勾勾地盯着星润之,又慢慢的伸出了手整只手臂变成尖锐的刀形,头部开始分裂,间隙流下的黑水像是粘液野兽张开的血口。

查理的体力也被消耗的差不多了,站在原地没有继续前进,看着眼前的敌人再观察周围的环境道:“就差这个路口了果然还是按耐不住,打算直接出手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