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狐狸先生(十二)什 么 叫 做 爱?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2548字
  • 2022-06-02 23:09:59

只是单纯想交个朋友。

怎么总觉得来者不善呢?

想和我交朋友的原因是什么,权力、金钱我一个都没有。再看他身边的小弟,如果是特殊癖好也轮不到我,那他能得到什么,还是说因为北区太久没有新进的病了,所以对我产生了某种奇特的新鲜感?

拜托千万别是这样,虽然思考但星润之嘴上可没耽搁:“星润之,请多关照。”

看起来这个北区病栋已经逐渐成为了以社群划分的小社会形态。

那么如果说得罪病栋原有的关系金字塔,多多少少会召来不必要的麻烦,尤其是这些病友。

力量,简单的暴力,往往是最直接客观的方式。倒还称不上害怕,星润之还是从曾经‘雨林战争’走出来的记者,更加残酷没有道德底线只有生存作为唯一目标的环境他都经历过,要是能被这种东西唬住那还了得?

等等,我现在的表情是不是很冷酷。

不对劲,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之前因为太消沉还没反应我还能够理解,但现在为什么会是这种表现?星润之猛然想起在转区时,吓到管理员的一幕。

那时候的笑脸,语气……怎么会是这种感觉。

我的真善美去哪了?

不对,我有关于正面积极的情绪似乎都没办法表达出来。

是抑郁症吗?

思考着,简要的病例模型在脑海中重复的排列了一遍,人本身的想法是非常活跃的,可能是在面对可爱事物时突然爆发的可怕念头,不过这些想法很快便会被经过道德学习的理性给压制住。

好比心里头想的是牢里的犯人,而抑制感是狱警,当然狱警仅仅能会肉搏是无用的所以他还有着名为理性的枪。通常一个不健康的思想会被立马抑制,而可行却只对自己有利但会造成不良反应的想法则会被美化后放出,而抑郁症就是任何想法都会被打压。

并不是抑郁,我还是会感到悲伤,还是会对危险的事情感到恐惧,那么应该是我对爱所代表的概念缺少认知了。

就像聋病有很多种类型,它可能是听不见,它可能是听不懂,它可能是理解不了。不过现在我的身体依旧能靠着长时间的生活经验做出反馈,可这种表达并不会给本人带来相关的正面效益。

那么这意味着,我不会因此而激动开心。

同时身体不会因此,而发生太大的情绪以及内分泌的波动。

应该是脑溢血的后遗症没错了,那些医生也只负责将我抢救回来,至于并发症,估计还得等我个人申请检查治疗,不过既然问题已经发生了,那在没想到解决思路前就不用继续花时间去纠结这件事情,不如,把它当成有利的条件。

庆幸吧至少不会在出现语气、表现上的问题。

如果进行检查考试,这意外的情况将会是个不错的辅助。

可星润之显然高估了自己对平静的定义,他自认为靠表演展示出的正常微笑,在外人看来却是个发癫小丑的奸诈怪笑。

好可怕——

除了香蕉君外,直面星润之笑容的三男心里都产生了不小的震撼。

他仿佛就像个满脑子都是坏主意的恶魔一样。

‘这种笑容,仿佛是在如何将人生吞活剥似的可怕!’

‘不行得跟香蕉君说说,不能跟这种人交好啊!’

‘二哥三哥,想的对啊!’

“那么就算你入伙了,我们阳光病栋没有什么规矩,在这里你可以干自己任何想干的事情,不过你得做好为所言所行负责的本身,当然如果惹了管理员,我是不会出手帮你的。还有你要记住仅限于北区病人中的三不准,只可惜快到吃饭的时间了......”

香蕉君谈话间已先一步并肩,同星润之站在并排的位子上。

他瞅了眼查理,身上的威压便把对方吓了一哆嗦:“剩下的就由查理跟你交代好了。”

说完便迈着矫健的步伐离去,等到了没人的角落才缓缓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张餐巾纸,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暗叹道:虽然跟普通人一样,但我能感觉到他也注射过O型试剂,对病人来说病的程度越深,注射后的能力就越强大,比如我得到的能力[蕉手]不过只是可以在手指的瞬间让对象失去平衡感,而他表现得太正常了,感觉他的那种从容,那种可怕至极的表情,绝对是有非常强大的力量才能拥有的从容,作为阳光病栋病人中的老大甚至都不敢试探他。

我还能隐隐感觉到这次简短的谈话,似乎一直被人监视着。

紧张的甚至让心脏差点没负荷过高骤停,这太危险了。

这个叫做星润之的家伙就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野兽一样。

还好他没有因为先前的无礼行为,要跟我们动手。可……不是从上层来的病人,难不成,他是来找KING的。这个北区我已经呆了四年了,除了二先生,没有人成功挑战胜利过北区的KING,这两个可是凌驾在病院规则之上的存在啊。

没敢多想,香蕉君赶紧把手靠在楼梯的扶手。

打开‘老年人’模式后,拖着自己越发颤抖的腿上楼去了。

而此时还在健身房里的三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

香蕉君都表现的那么有风范了,他们自然不能落下心里暗叹道:

‘幸亏有香蕉君给我们开路,果然邪门歪道在哲学力量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现在的我感觉一点都不会害怕了。’

‘果然不会被这种小角色吓到,还是我的纯度,远远不够啊。’

‘不愧是大哥,居然一点都不带怕的,不愧是二哥三哥,这么快就已经摆脱了心理阴影了吗?’

三人想着,打算再离开前放点狠话,毕竟时髦值不能在自己这里落下了:

“呦,下次有你好看的,别太嚣张,别以为香蕉君跟你交好了,我们就会认同你。”

“听到没有查理,说你呢,别觉得来了新人你就能置之度外。”

“二哥,三哥,说得对啊。”

对于他们说的话星润之只觉得无感,倒是身边的那个查理,表现得很害怕。

“三不准......”查理表现得就像是幼儿园跟老师哭诉的小屁孩,“第一,不准以病栋名义挑起事端;第二,晚上无论听到什么响声,都不允许起床;第三,见到身上穿着扑克牌小丑服装的人要马上远离。”

前两个我还能理解,因为不能确定北区病人的智力水平,所以前两个不准,应该是像儿童歌谣一样的恐怖故事衍生出来的结果,最后一个穿扑克牌衣服的人是啥意思,不准打牌?不准赌博?还是不准故意装傻?总不能是不能当舔狗吧?

“嗯。”见哲学四人组都走远后星润之,对着心情平复的查理提了嘴:“你不回去吗,快到饭点了为了避免处罚,下次有机会再来科普吧反正就像那几个家伙说的那样,你也会经常来这里不是吗?”

查理摇了摇头,还有些小忧伤的眼神突然坚毅了起来。

全身上下的气场由内而外地发生改变,

一次,两次,能够说是自己眼神不清楚。

绝对没错!

星润之再次从查理的皮肤上看到游离的微光。

只见查理脸上堆起笑容道:“不就是灌食嘛,又没有说不能对管理员动手,而且,你都这么为我找想了,我要就这么回到病房倒头就睡,这不是对你不道德吗?”

傲然的语气,与先前的他直接判若两人。

紧接着他突然动手,双掌直将星润之推去。

刹那间,原本处在收起状态的玻璃门不受控般瞬间回档,正向站在门缝中间的二人夹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