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狐狸先生(十)影子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2694字
  • 2022-06-01 17:05:41

完成安顿与管理员道别后,星润之观察着这个全新的病房。

它的大小规格与以前相同,就是墙面全换成了吸音柔软的材质,墙角也做了特别的圆滑处理像是块淡绿色的树枝,摸上去就很软,顶端伪装成果实的监控如果换成一般人,还真有可能发现不了。

星润之贴着墙面用脸和手指轻敲一圈,在面对墙上的透光窗时,脑中建立起了整栋病栋的三维图。不同于东区,北区视线内能够触及到的地方几乎都是高耸的病栋楼以及治疗培训楼,在这里都是蓝衣管理员,移动轨迹遍布于各层各楼间。

可,远远不止来时看到的那么简单。

每层病楼的可见房间数量都远少于基础建立面积,即使扣除墙面厚度,也能剩下了近百平米的空间,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每层的管理员也应该是住在同样的楼层里。

本来以为上楼梯的转角是刻意留出大面积的墙面作为突发事件的隔离带,现在看来,那些墙面背后应该也是房间,管理员居住的房间,不过阿卡汉姆能给员工用上那么精密的机关门,还真的舍得钱。

星润之想起来那些光滑的看不到缝隙的墙面,如果要使用他所猜测的那种技术,花费上可不是简单的数目,至少不像是一家联邦属的精神病院能大规模使用的,看起来病院背后的那个财阀集团真的给上了许多帮助。

不过,这些暂时都不重要。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右手腕上的检测仪器,这个玩意才是真正的重量级。

如同表带大小的灰白色腕带,描述说是能实时记录患者的各项生命数据,如果出现发病征兆,三秒内就会开启警告,且管理员和医生将会在十至十五秒内赶到。

当然给病人配备这些东西可不是免费的。

羊毛出在羊身上,因为病院给了病人可以凭腕带随便在整个北区行动的权限,换种方式来说,能到这里的病人大多都没有恢复机会了,不如给它们多收集些数据。

“有这么个东西能换来自由移动,倒是挺划算。”星润之打算出去走走,将袋子的东西处处摆放好后将帽子摆在了床边。

他自己则是背对监控的方向开始蹲下。

咳咳咳——

这一举动立马引起了监控前管理员们的注意。

毕竟是刚到的病人,前几天当然得多去留意。

“他在干嘛?”

“扣嗓子眼,不得了!”

“他不会是在身体里藏了什么东西吧。”

“快快快,快过去看看,别让他出什么问题。”

只见‘阳光’栋17层的墙面立刻展开,六名管理员手上配着钳人夹、医疗箱、催泪瓦斯、电击枪、魔术绷带、快熟面叉子……赶到了现场。

只见星润之扣着牙齿慢慢转头,满脸无辜的表情,心里估算着16秒左右,看起来和我估计的情况差不多。

“误会误会。”

“日常巡逻,日常巡逻。”

有位老哥发现自己同事手上掏了叉子,拍了拍脑袋,责备完后小声道:“刚刚是谁在那看监控的。”

“就是小岩。”众人都看向那个拿叉子的哥们。

“说多少遍了,上班时间不准吃泡面,没到饭点呢吃吃吃早晚成正宗大肥猪。”领头的管理员名为司友斌,训话完后客气询问道:“我们是这层的管理员,如果有打扰到你非常抱歉有什么问题,你也可以通过腕带联系我们,等你适应环境了,我们会给你重新安排课程。”

他想起了交接时白鸽的嘱咐,表面上正常无比但实际上特别危险,看对方那严肃的表情确实不像开玩笑,必须得多给这个病人留个心眼。

“好的。”

星润之看着他的形象,突然想起来对方教训人的话‘正宗大肥猪’看起来在这方面他确实有经验。不过,接下来有些时间都得跟他打交道。

这家伙的表情,似乎很警惕我。

怕什么啊,搞的我会吃人一样。

想来也会对,应该是被产生的舆论给影响了。

那要不想个办法解决他,或者试试毁掉整个北区的管理系统试试?当然这只是星润之的突发异想,毕竟自己又不是什么黑客。

他对电脑的了解,也只到可以用用Ctel+C和Ctel+V的程度。属于平常下个软件都费劲,一不小心整个全家桶或则下崽器就得跑到电脑城的那种,当然久而久之,老板也熟悉了,所以平常宰客的时候也会少收点钱。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司友斌拉着兄弟们关上门,心想着还挺好说话的啊,再说了这个瘦干干的家伙能掀起什么大风浪。

想着,自己还肚子饿了,回去前还找了刚才负责主要背锅的小子说:自己得没收全部泡面,尤其是酸菜牛肉面。

“啧,想不到口味还挺独特。”

星润之在屋内戴上了棒球帽,听到那声后不免笑了声,现在想想自己身体没被脑溢血带走或许也跟实验有关。

不过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能给自己接头的人。

狐狸说,戴着这个帽子就会有人来接应我?算了意思也差不多。不过刚来的时候在走廊上还是能看到病友,只不过碍于管理员在旁边自己还不敢那么轻举万动。

刚才那批北区的原驻管理员也没对这顶帽子有多大反应,难不成能接应的人是病友,可这北区这么大,病人那么多,有那么容易找到吗?

星润之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出门,探探环境。

北区解决吃饭问题很不同,他们会在固定的饭点送来食物并且需要病人在场且在管理员一对一的监控下进食,不过这么做效率很低,所以还有个兜底的策略就是每三天把营养不良的病人抓起来打流食,然后再给放回去。

这样简单省事一刀切,不仅能省去麻烦还能起到限制病人的作用。

而现在正临近饭点,所以房间外几乎是看不到病友的大家都很听话乖乖的在房间里等,当然那些在楼间晃悠的抑郁男孩除外。

当然星润之也不想第一天就惹上事,只是他需要了解熟悉下,楼内的公共设施,因为北区没有特定的公共场地,所以用来运动休息的地方都被设在每座病栋的房间里,就像是迷你的微缩城市一样。

因为电梯是需要管理员陪同使用,所以星润之走到了楼梯口,墙面漆在左手边涂着‘配合治疗,早日回家’的标语,楼梯扶手上除了内嵌的安全出口外,还标注着靠近栏杆,展开环扣的提示标签,

“展开环扣?”他疑惑着,抬手看了眼腕带上的时间,快到饭点了除去乘坐电梯的派送时间,完全够自己活动的。

想着又将手搭在扶手,滴滴,像是手铐样的环扣就从腕带链接到了扶手。

啊,这……这是可以民用的科技吗?星润之顿时明白为啥这里的病栋甚至都不用在高楼层加高护栏,还能让病人随意行动。

他看着腕带展开出的比本体还要大一圈的手铐,原先以为管理员是负责人,这么一看管理员也只是起到辅助管理的效果。

见识到如此强大的科技水平,转念一想,那个退休员工或许真的能够帮到自己。他又拉了拉,感觉这手铐辅助还是挺兼顾的:“不过谁会走个楼梯都摔倒呢?”

说着星润之看着左边墙壁上的图画突然一阵眩晕,那标语突然变得嘈杂,背后单色的墙面慢慢闪照类似于小时候的黑板报上小人的图案,但颜色更为压抑,表情更为狰狞。

戴着高礼帽的黑人突然睁开血红的眼睛,拿着刀,抹过了墙面所有小人的脖子,然后朝自己奔来。

——天哪,那是什么?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腕带,在刚刚那一刻自己的血压飙升了不过还没到危险的程度,所以没报警。

“后遗症吗?”

喘了几口气,星润之定了定神以后还是不多嘴了,刚才要不是这手铐刚刚可能就连滚带爬的下楼。

后怕着他继续向下走去。殊不知在楼上转角的视觉盲区,正闪过一个与刚才幻觉中相似的影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