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狐狸先生(九)白鸽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2205字
  • 2022-05-30 23:41:16

患者突发脑溢血。

医生说:活是能活,但活下来也是偏瘫。

无影灯光晃过蓝色手术服的重影,在呼吸机和心跳检测仪的起伏中闭目休息。可每到午夜十二点,病房外就会出现一个影子。

它的出现似曾相识。

隔着房门的毛玻璃露出猩红的双眼。

与之前在新病房晚上的见闻相似,对方依旧没有靠近。不过这次星润之却能感受到更清晰画面,怪物目光中没有夹带任何情感,可从中依旧能传出危险的讯号,好像几秒后,房门就会被如洪的鲜血重开并将自己吞没于室内。

关于这个影子和晚上不详的预感,都被他归结于噩梦。

每夜的静寂,都非常难熬,或许只有对身体的痛苦可以暂时让自己忘记精神上的疼痛。

得益于医生高超的技术,三天后星润之成功脱离危险,而且出乎意料的是他的身体恢复的还算不错。

通往北区最后的关卡前,有着一条白瓷砖铺满的长廊,病院在设立了许多检查站点,就是为了防止这个重点危险病区出现什么问题。

来与去的病人,行走在左右两旁。

此时右边负责出区的服务窗口,繁忙到都快堵起来了,而左边整天宽敞的大道只有两个人前来办手续。

在蓝衣管理员的照料下,憔悴的男人在黄色的软垫凳前卸力瘫坐而下。星润之看着瓷砖上的自己,满脸胡渣,原先灰黑的头发现在跟挑染似的丛生了许多白毛,再看周围的一切,被押来的病人中只有自己没有被强力束缚装备捆住,再听几步前在为自己办事的管理员,明明他们谈论的都是中文但传到耳中却都是嘈杂的呢喃。

“你好,办理行李提取。”

“是你身后的那位病人吗,怎么感觉跟照片上不太一样。”

“是同一个人,名叫星润之只是生了场病又瘦了圈,你再认真看看。”

“哦哦哦,确实是同一个人,北区转进来的……那动静肯定不小吧。”

窗内黑衣管理员转手从身下拿出台特用的I-PEN。

他扫了下自己身前名为‘袁献’的工作胸牌,得到相对应的权限后,又拿出支笔交给对话的同事。

白鸽。

成熟的男人笔锋有劲,三两下就将自己的姓名签到了上方。

在交还后,他又转头看了看星润之,想起今早路过办公室时看见主管正劈头盖脸骂库克的场景。虽然自己不认识那位同事,但在阿卡汉姆精神病院,管理员因为没有及时汇报病人情况被责骂这种情况还是挺少见的。

几分钟后,在橱窗内的传送带运来桶纸箱。袁献低头看了眼上面的清单,再扫描核对后,在交互口放套了张塑料袋,将纸箱打开后一件件的把物品给放进袋子里去:“入院前物品都被收缴了,没办法归还,不过先前在东区的行李还是可以带走的。”

白鸽走上前并没有立刻将袋子取走,而先是看了眼里面的东西。如果里面掺了什么有隐患的物品,那到时候出了问题都不好说:“只有洗漱用品吗,毛巾跟牙刷都还挺新的看起来平时也有好的作息和作风。”

他感叹着又看了眼星润之,真的很难将这种邋遢的人跟生活细节相互联系。

“哦对了,还有一个小盒子。不过,档案上还没说明过他身上有戴过这个。”袁献又从随后传来的小箱子里拿出了顶棒球帽,他详细核对着手中的文件档案,用手指捏住帽舌向白鸽展示道,“你看看要不要戴走吧。”

“棒球帽?”白鸽挠了挠额头。这个物品可能跟病人发病有关,如果……

他刚想回答说:有待考虑,袁献立马又换了个语气嫌麻烦道:“算了,老哥你还是给那家伙吧,毕竟这种不贵重的小物件没办法保管啊,一个不留神说不定就没了。”

白鸽看同事发话自然接受道:“行吧。”他没有将袋子伸过去接帽子,而是把袋子扎紧抓到左手心,单独伸出右手亲手接过棒球帽。

“看你一直都闷闷不乐,哦对了,这是你的东西吗?”

他转身站在星润之面前,看着这个颓废弯着腰褪去人该有神色的男人,展示出了手上的棒球帽。

……这是什么东西?星润之没听清这个管理员和自己说了什么,但帽子都递到自己面前想不看到都难,记忆画面穿梭于脑海,想起来了这是那个叫做狐狸的人给我的帽子,他说这里有人能让我出去。出去,我还有必要出去?

不对,我肯定得出去!

想到此处他扑哧地一声,怪异地笑了笑。

本身无神黑眸中映照出对方的身影,慢慢凝结成实体。

可以说这是几小时来,星润之第一次看到这个陪同管理员的容貌。头发稀少,为数不多的黑发还都是染的,肌肉线条明显,站姿骨盆略显前倾,脸上干净整洁身上有女生的香水,香水的种类非常老旧看起来老夫老妻的生活非常融洽,右手手指上有许多刀痕,那是小型手工刀留下的印记,最近大概是前晚先填了一横,他们的孩子多半还在上小学。他并不常回家见孩子所以连半自动卷笔刀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不过即使和孩子接触的时间很短,他也会尽力满足自己孩子的愿望,可以说是个很可靠的老父亲。

“不是你的吗?”

说实话,白鸽被这突如其来的怪笑给吓了一跳,多年的经验告诉对方的病例至少落后现实精神状态好几个大版本。他继续镇定道:“我不希望有什么东西会成为患者你,或者说小兄弟你,康复的阻碍。”

到这里他已不打算把这顶帽子交给星润之了。

直到后者开口说了一句:“这顶帽子,对我来说很重要。”

他说话了,这是交流这是病人主动且积极地交流。白鸽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可是要关进北区的病人啊,他刚刚的这句话,语气、逻辑、神情怪不得主管没给他配上限制器:“重要的人吗。”

他将帽子收进袋子当中,在大门前将其递了出去。

“多谢。”

星润之推了推虚空镜框,立马又把动作转变成了捏鼻梁。

借机躲避眼神的同时也盖过了略有些咬牙切齿的表情。

他将袋子紧拽在手中,跟随着白鸽一同进入北区。

见到二人离开后,窗内的袁献马上倒在椅子上大口喘气,像是送走了座瘟神般。

他回想着刚刚的一幕,帽内,滑稽脸的狐狸。

还好交出去了,我的天哪,那帽子里的——那帽子里面的可是狐狸先生的LOGO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