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狐狸先生(八)别在这里发癫!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2515字
  • 2022-05-30 10:02:53

“你认识的波斯文?”

沉蒙缥缈的声音,传入耳中。

谁在说话,星润之回头寻声看了看叶筠,对方没有张嘴但这屋子里就他们两人,所以他马上推测出对方用的应该是腹语:“先前工作到比斯通山做采访的时候,临时学了些常用语。”我还以为这位服务员是个聋哑人,还好没说错话。

想到此处,他不免得忧伤沮丧。

若不是上个月突然接到任务,要去跟进‘雅利安人’文明的记录自己也不会离家办公。

……稳定下情绪,现在自己的身体和精神上都产生了巨大的压力,有种下口气没喘过来,人可能就要没了得感觉。

星润之摇了摇头,尽量保持清醒毕竟时机还没到。

“我有个不情之请,鄙人平日爱好看书,偶然得到一本波斯文撰写的古籍文典,如果有机会的话,可否请您帮忙翻译些注释出来。当然不会让你白帮忙的,我也可以通过私人的途径帮你搞到一些稀缺的物品。”叶筠颠了颠手中的热可可,抿了口。

他眯着眼睛的样子着实让人怀疑,能不能对上嘴。

稀缺的物品?各种人类所需的生理必需品从星润之的脑海中划过,最后停留到书本上:确实没有问题,在精神病里电子设备受限的情况下,一本书确实可以算的上奢侈品,而且与平常允许借阅给病人看的那些缺页少字的少儿童话故事书不同,还可能拿到工具书——不过,以后可能也不会再见面了况且自己的波斯文水平也不是特别高。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尽力帮你的,我叫星润之。”他提起了早餐奶,报酬不报酬的事情说不上毕竟对方都送自己一盒早餐奶了,交个朋友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也好。

“叶筠。”他张开了眼睛,每只眼白中都有着颗褐色的重瞳。

是重瞳的患者啊,怪不得一直眯着眼睛。星润之还是见多识广,以往他在调查时也不免见过这种拥有双重的人,当然一般人会觉得很古怪,毕竟多一个眼睛该怎么看东西,但这只是虹膜附近发生粘连导致的问题,所以看起来会像是个∞形状且只限于外形奇怪。

当然重瞳的功能和正常瞳孔无恙,与昆虫的复眼不同的是它真的只是进光口。

我的脑袋又开始晕了,在眼神相互接触的瞬间像是被辐射了般。药物的原因吗,不行如果这个情况下做出不好的表情,会产生误会的:“很高兴认识你。”能保持冷静的表情,对星润之来说已经是极限只希望这个叫叶筠的服务生不会建议。

“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播新闻了,低血糖的话,需要我帮忙吗?”

叶筠重新眯上了眼睛,说了句只有东区病人才会说的黑话。

每日在食堂的早餐时间管理员会通过大屏幕给病人们播放外界的社会新闻,就是为了让东区这些即将出院的病人们不会因为隔断时间太长,错过‘版本更新’的重大消息,不过即使再怎么进行挑选排除,避过了光敏、音敏也终是会让一些病人血压飙升发病。

至于原因,可能是这些文人艺术家独特的开关。

可他怎么知道我要去食堂?

星润之最终想了想,根据自己的表现来看似乎也对。

我都过来买早餐奶了,待会可能还是要去拿食堂分配的大白馒头的。

虽然我去‘北区’的计划很简单并且容易被识破,但只要我途中表现正常,是不可能露出端倪的。不过‘低血糖’他是这么理解我刚才的表现吗,观察力好惊人啊,当然这也和我表演水平不高相关。

“好的,有缘再见。”

星润之说完开门离去,这么一想刚才其实还挺危险的要是被发现了,岂不是得被抓起来严刑拷打,毕竟服务员从本质上来说跟管理员都是为病院服务的,没人有人回想自己工作的地方出现大乱子吧。

很难想象那个瘦弱的叶筠会像魔鬼一样喊着:我要看血流成河。

叶筠目送对方离开后,自己也走出了前台推开店面往门把手上挂了个暂停营业的牌子。

他拉上百叶窗懒懒地舒了口气:“下次见面估计就到后面了,我得想个办法,至少得进到北区里面不然就找不到这个叫做星润之地家伙,不过也很巧,毕竟交易只能在那种地方进行。”又慢慢蹲下拿出钥匙打开玻璃柜从最底层上方,撇开了那个老古董棉花糖,打开了底下像是展示台实际上的木质箱子。

箱子里是本厚重的蒙灰的边缘还有略微发毛的书,书身大体由红色渡漆并被羊皮制品的书皮包裹住了上半部分,下半部分的书面有非常多的折叠、交手、涂改的痕迹,依稀有着狂躁的胡乱的圆形涂鸦,不过它们始终都避免着书名《کتابمردگان》,如果要把涂鸦比做歇斯底里的怪物的话,那么这本书的书名就是能令所有疯狂都无法靠近睥睨的存在。

“克里夫博士,终于有人能看懂你送的书了。”

他没有将其拿出来,而是盖好箱子的锁连着玻璃柜中的许多老物件,慢慢搬出。

最后忙完活了,他谨慎地锁好柜子的锁,然后眯着眼对着超市内的一处摄像头笑了笑。

......

出了门后星润之很快就找到了休息区的管理员,带他前往食堂。

这些管理员可都是东区的‘原住民’,有的甚至都已经认识星润之这个‘人畜无害’的好好先生,不像被临调过来的诸如库克此类人,他们可没有接到任何特殊的通知和命令,自然没有起什么疑心。

一路上真就像带着位低血糖病人似的,从位置再到早餐的格外配置都照他的要求安排妥当了。

咬了口面包,在精神即将抽离之际星润之观察了眼周围的病友。

位置都很好距离也安全,只要没有对其他人造成伤害就不会有特殊管制。

他在心中默背着:一,典型的抑郁症或躁狂症,并伴有精神分裂症的表现,两者结合症状也特别明显。二,病程呈现间断态,在症状消失后,间歇期没有显著的功能障碍。三、起病迅速,可能有压力诱发因素。四、不存在显著的人格缺陷,少数病人可能有家庭病史和精神分裂症。

满足以上三点,接下来就要看药效和我的演技了。

逐渐他开始屏气聚神:“三,二,一。”

星润之计算好时间,那就是在新闻开始播放的第十七秒。

他掀盘而起站起身来,巨大地响声在瞬间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紧接着倚靠在虚空想出来的高塔开始模仿登上五角大楼的大猩猩,怒吼、捶胸、对着别人用鼻孔喷出米粒,这么大动静一整周围的管理员立马便围了过来。

“我超,疯了!”

“别在这里发癫!”

“快快快,上去制服他!”

计划成功了,就连上来抓人的配置都在星润之的意料之中。

正巧,库克在此时领着吴仁吉医生走进食堂内。

接下来我会被管制捉人钳拿住,然后在库克这种外区来的管理员的压力下,医生就会开出相对保守的重型诊断,而我就会因此被移交到北区。

这一刻,周围人忙乱的声音都与他无关了,星润之看向屏幕,脸上刚浮现出幸福释怀的笑容又突然僵住。

笑容渐渐消失后,表情只剩下麻木。

这不仅仅是药物和入戏带来的效果。

那荧幕中央正在被采访的首相夫人,不正是自己本该死去的女友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