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狐狸先生(七)勇敢牛牛

  • 疯子假说
  • 三水四火
  • 2515字
  • 2022-05-28 23:59:25

休息区,超市里。

叶筠,一个身材修长瘦弱的服务员,正搅匀大烧杯中的热可可。

叮~

牛利超独自推开店门。

“麻烦给我一包巧克力棒。”

这个弓着背的病人,二话不说缩了缩前倾成型的脖子没有把目光对上服务员,而是左右打量小超市里的货物。货物架上多以植物提取饮料为主,棉花糖是里面最稀缺的物品像是镇店之宝一样被单独锁在收银的玻璃柜下,年代久远,看起来是以往不知道何时混进包这个玩意。

任何需要细分吞咽的零食几乎不售,更别提容易引起过敏的坚果类食品。

可以说要是进了病院嘴馋了都没处解去。

此时门外还有掠过几位散步的病友,透过玻璃墙,立马就发现到乐子。

至于病院休息区里为什么会设置超市,因为在不发病的情况下精神病人就是正常人,而且大部分住院的精神病种多数和焦虑、恐惧、猜疑相关,所以在相对健康且安全稳定的东区休息区是设有租商超市的。

都没商标,没标价格,这让我怎么办呢。关于病服裤没有口袋这件事,让牛利超感觉非常不习惯,他见服务员没有回答只是笑眯眯地用手指了指柜台上的张红牌子,紧接着又把脑袋给伸了出去,瞪着迷惑的眼睛,尴尬地舔了舔嘴唇。

【特殊声明:由于环境特殊本店采用线上付款,请患者联系管理员一同购物】

“啥啥啥,这上面写的都是啥?”他摆着腰,用脚踹了踹橱柜,“喂,你到底啥意思啊......你要不说话,我直接拿走了啊。”低头瞟了眼柜台上的巧克力棒,随手就抓了两把塞进兜里,再看服务员笑眯眯地除了停下手上的动作其他事情也没做。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摧枯拉朽般的在他的脑袋里诞生了。

要不拿个贵点的补品当发病跑出去吧,反正我也没家人啥的,这些人也不敢把我丢出去。对,待会一拿到手就开瓶准备喝,都喝下去,总不能让我再吐出来吧。一拍手,他不免得为自己想出那天衣无缝的计划感到激动,我简直就是阿卡汉姆诸葛亮!

想着他就在叶筠眯着笑眼的视线下走到了一个神奇的柜台。

这上面的摆着大小的瓶子,共同点就是它们使用的都是外文。

一看就是高档货,到底拿哪个好呢?牛利超想起以前混小卖部的工作经历,通常偷酒,阿不是通常拿员工福利都是从最下排开始找,当然上几排的酒都很名贵,但它们的名贵只存在于表面只靠着‘硬通货’这种被潜规则衍生产物被推到王座,而口味和口感都会差真正的好酒十几个档次。

哇撒,这东西看起来晶莹剔透的跟钻石一样,绝对是个好货。

他见着架子最里层角落,那露出颈部的瓶子眼冒金光,赶快俯身像淘地摊货对上眼的老大爷似地将这个宝贝双手捧着将它给迎了出来,翡翠色一样的瓶帽,标注“کاراگاه”这是啥玩意,我明白了,这长得像翅膀一样的东西喝了就能让人感觉,爽到飞起!

起飞!诶!飞!

他得意地拧着瓶盖,‘啵’一声,细细地靠近瓶口嗅了会儿气。

不愧是国外的高档货,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还有种妈妈的感觉。

认为自己捡到宝牛利超正准备一口闷,突然感觉不对劲的他马上用手捂住瓶口怕它洒了左右晃起脑袋最后转身看向柜台,服务员人呢,刚才还在那里摇热可可的。

现在柜台上只有叶筠留下的大烧杯,还冒着热气。

管那麽多干嘛,感情深一口闷。他庆幸着自己偷吃还没被人发现。

摇着头想着,要是我当服务员三天,啊不对两天我就能把整个超市值钱的东西给它掏空——他就这么在货架的小死角里,和笑眯眯不说话正蹲着的管理员面对面,都快到要亲上去的程度了:“我的妈,吓我一跳。”

刚开瓶没捏稳的瓶口,被这么一晃动挥洒出了几滴轮到了地上,牛利超一看那舍得这暴殄天物准备直接对瓶吹起来。

在他的舌头快要触碰到时,只感到脑袋一懵。

勇敢牛牛不怕困难~

这个是我的小名,我的妈妈经常会喊我的名字,等牛利超回过神来,只发现直接被服务员擒拿住拽上左手脸被死死的压在柜台上。

“喂,什么,你放开我啊我还什么都没做呢。”在牛利超眼里只要自己还没喝,那就不算偷东西,再说退一百步来说,你都打我一顿了,现在凭什么不让我把东西拿走?

他挣扎了半天属实没想到,自己居然拧不过背后这个看起来落不经风的服务员。

当然也有可能是姿势导致的发力问题。

叮~

“这是什么情况。”

库克驱散了门口看戏的病人,带着星润之前后脚进了超市。

“管理员大哥,你救救我啊,这个家伙他要杀了我——哎呦呦呦。”牛利超正贼喊捉贼,怎么演戏他都打算好,可结果背后那管理员反而不怕,扯的怎么还更加用力了?

嗷嗷嗷——

叶筠没有说话,眯着眼睛转头看了看库克。

“哦,原来是你啊,那我明白了。”后者一见这情况从腰间拿出了I-PEN。

星润之在背后清清楚楚的看着他写到:患者企图用反手攻击超市服务员叶筠,并在管理员赶到时依旧企图用自己的后背击打服务员的膝盖,还似乎有用自己的脸快速触摸服务员手掌的势头。

这是人说的话?他抹了抹汗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估计这已经不是库克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了。

那被压着的牛利超一听,坏了,这两个人还认识啊。干脆眼睛一闭,嘴巴一收不做反抗装起晕来。

“倒还省事,好吧这家伙就交给我吧。”说着库克上前从对方手中拎过了像是丢了魂的牛利超,然后又对星润之说道,“你想要什么东西直接拿就好。”

“啊,不用付钱?”星润之还是懂规矩的,所以疑问道。

“没事,今天是这位伙计上班,你就直接拿走好了。”库克没解释整了瓶拿铁,示意了一下就拎着牛利超走出门后,当然还不忘踢这家伙一脚泄泄火,本来自己可以马上走了又来给我添麻烦“别装晕了,你还想让我把你提到医务室里是吧。”

“确……确实。”牛利超马上满血复活,道歉和恭维话释放的那叫一个迅速,看起来也是经验丰富,“我自己能走,自己能走。”

……搞什么嘛。

星润之目送着二人离开,又把视线放到了这位叶筠的身上,平时没见过服务员。不过管理员还对他挺客气的,即便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像是对待年长的长辈一样尊敬。

那应该确实可以直接拿我想要的东西。他推测到,那么这位服务员应该在工作层面上有大家熟知的潜规则,管理员也不可能害我,我还是拿瓶早餐奶加加餐吧。

“那个,我就拿这一瓶走了,需要登记吗?”星润之来到柜台,向叶筠晃了晃手中的盒装早餐奶,还好现在反应不是很大不然黑着脸给人的印象也不好。

而叶筠没有说话,依旧是眯着眼保持微笑。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啦,多谢。”星润只觉得这是怪人,不过白嫖了一罐牛奶心情还是很高兴的,就是临走前他意外的瞄了眼墙角那的瓶子,依稀辩出了上面的文字脱口道:“嗯,这里还有半瓶开了盖的洗洁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