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收服恶灵

“启禀殿下,齐韩两国边境百姓遭到大屠杀,许多亡灵无处可去,对人间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昏暗的大殿上,一名脸色苍白,身着黑衣的阴兵低头跪拜着,一动不动等待着指令。

那个被他唤作殿下的,正是这阴曹地府中的至尊—阎罗王。

只见他坐在一张雕花木制圆椅上,抚额说道:“不是早已派牛头马面率领精兵前去收灵了么?”

阴兵支支吾吾回答,“牛头与马面两位大人……被……被亡灵所困,情况有些棘手…”

“什么!”阎罗王大怒,原本昏暗的大殿瞬间闪烁着红光,气流涌动。阴兵吓得整个身子都趴到了地上,头也不敢抬,嘴里不停念叨着,殿下息怒,殿下息怒!

阎罗王轻哼一声,顺势向后仰去,靠着椅背望着屋顶上悬挂着的骷髅说道:“原本九重天那帮神仙就看不起阴曹地府,现在连这点收灵的小事都做不好,若是传到上面去,本王这脸要往哪搁!?真是一帮废物,你去,找到勾魂使,让她务必快速解决此事!”

“是。”说完阴兵就原地消失在了大殿上,只剩殿中红光依旧忽明忽暗。

天神创世,地阔方圆。如今,人间、妖域、九重天被统称为三界,依次分为中等,下等,上等,其中人乃万物之根本。

人间又分为六国,周、齐、韩、垂、吴、秋宁,其中齐韩两国实力最为强大。各国皆由天命之子统治管理,这些年来他们为了领土问题,纷争不断。

妖魔,实力强大,行事古怪,因其恐怖的长相,常年躲藏在妖域。在历史的长河中,曾发动过几次对人间以及九重天的战争,皆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故而奠定了其可怕的反面形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渐渐变得惧怕妖魔,视其为不详之物,更是从中衍生出了一批驱魔人,而对于九重天则知之甚少,他们所拥有的未知力量让人类向往膜拜。

阴曹地府则处于三界之外,成为了一个特别的存在。阴兵鬼差们负责人类灵魂的引渡,惩戒与轮回。没有谁愿意和他们搭上边。

近些年来,因为战乱,地府中时常‘宾朋满座’,孟婆都倒下了好几个,府中区区几万阴兵根本无法负担起人间这庞大的死亡数量。这些亡灵,属于非自然死亡,必须经过判官审判,翻阅其生前善恶再作决定。

被指派出去的牛头马面二鬼,乃判官手下,实力不弱,迟迟未完成收灵,只因有一些逗留人间太久,怨气深重且吸食了人类的精气,成了凶狠的恶灵。

就在牛头马面无计可施时,忽然从地下冒出了一团黑气,一名身穿白色镶金修身长袍,身姿曼妙的女子侧卧在黑气之上,只见她取下腰间的酒壶,朱唇轻启,饮下些许酒后说道,“我乃地府勾魂使孟生,各位既已死,何故留恋人间。我可不似这两个无用卒役般好说话,乖乖随我入府,但凡抵抗或不从者,灭灵。”

她说话的音量适中,语调轻柔,乍一听,还当是哪家的小娘子在说情话,再细品其用词,相当犀利。

此话一出,当即成为众矢之的,一些不怕魂飞魄散的亡灵纷纷张大着嘴巴,凶神恶煞的朝着孟生扑去。

愚蠢如斯,孟生轻蔑一笑,身下的黑气猛的一下涨大了数倍,从中冒出的朵朵黑色云团疯了般地朝亡灵飞去。二者刚一触碰,亡灵就会被云团瞬间吞噬。这些个黑团像极了一群饿狼,一口一个,毫不留情。见此场景,其余亡灵停在了原地,识趣的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牛头马面,面面相觑。心中不禁感叹,不愧是鬼见愁孟生大人,凶猛如常。

其中一个恶灵不知何时绕到了孟生的背后,粗看其变异程度,在人间这段日子精气没少吸食。它躲在暗处,阴森森的盯着孟生,找准时机一个助跑起跳,挥舞着大拳展开袭击。

“大人,小心背后!”牛头马面十分默契的喊了起来。

孟生听而不闻,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正当恶灵以为快要得逞的时候,只见她诡异的将头扭到了背后与其对视。这是恶灵第一次看清这个女子的脸,妖治美艳,摄魂夺魄。

一个晃神,身体已经被孟生吐出的长舌牢牢卷住,啊呜一口,吞入腹中。

嗯,尚可果腹。

牛头马面见此场景,慌张的将视线转到了别处,假装没看见。牛头轻声寻问道:“孟生大人私吞亡灵,这可如何是好,要不要上报殿下?”

马面恨铁不成钢,朝牛头啐了一口,“我看你应该是头蠢驴,你想想,若是上报殿下,大人顶多被斥责两句,而我们呢?会被大人揉捏!剁碎!发酵!酿酒!咱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牛头吓得连连点头,他宁愿魂飞魄散,也不要落入孟生大人之手。

“牛头马面!”孟生的声音适时地传了过来,引的心虚的他们一阵哆嗦。

“在。”两位阴兵齐齐跪下,展示自己最诚挚的敬意。

孟生一挥手,将云团全数召回,对着他们说道:“闹事者已灭,剩余的你们好生押送回府,别再出什么岔子。若是殿下问起我,就说我在人间还有事情要办,暂且先不回去了。”

“是!”

说完,孟生便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星点碧绿色的鬼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