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淬体
  • 我有一片灵药园
  • 平平庸
  • 3138字
  • 2020-01-01 16:22:11

数十万年前(修仙美好时代)。

元武大地上灵气充沛,修仙资源众多,修仙者更是不计其数。

大小修仙门派鼎立,各自门派控制着一定的势力范围。

修仙门派间虽偶有争斗,却也整体和谐。

大多修仙者都无暇他顾,一心追求长生大道,渡劫飞升。

那是修仙者的美好时代。

只要是道心坚定,勤练苦修者,多数都能渡劫飞升。

数万年前(修仙战争年代)。

元武大地上的灵气逐渐衰弱,修真资源也因过分开发,几近枯竭。

为争夺资源,修真门派间明争暗斗,兴衰沉浮。

终于爆发了全面大战,史称“元武修仙大战”。

大战断断续续持续了数千年。

造成无数修仙者陨落,修仙资源消耗殆尽。

此时,大地灵气更为稀薄,再难有问鼎飞升者。

修仙者逐渐退出了掌控元武大地的舞台。

所剩不多的修仙者隐居到大山之中,专心修炼。

数千年前(尚武时代)。

随着修仙者隐居山林,不问世事。

凡人繁衍生息,逐渐昌盛起来。

元武大地上形成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国家。

大的数千万平方公里,小的数百万平方公里。

此时,尚武之风大盛。

边境战火不断,朝代更替频繁。

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苦不堪言。

数百年前(元武大战时代)。

凡人世界的工业和科技得到了快速发展。

热兵器出现,元武大地上的战争更是愈演愈烈。

终于,全面战争再次爆发,史称“元武大战”。

此次大战持续百年之久。

造成元武大地上人口锐减三分之二。

二百年前(工业科技时代)。

各国统治者经过近三年的艰苦谈判,最终达成停战协议。

元武大地终于恢复了和平。

但在元武大战期间,工业和科技研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并在此次大战中得到了广泛应用和高速发展。

停战后,这些工业科技成果,又迅速转化到民用之中。

工业机械化得到广泛应用和普及。

使得人类的生活方式和思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又经过近百年的和平发展。

随着计算机、移动网络、智能机器的出现和广泛应用。

人类进入了信息化时代。

这是人类(凡人)的美好时代。

虽贫富差距依然存在,但人们吃的饱饭,穿的暖衣,又有相对公平的改变命运的渠道。

渐渐地,修仙和武术成为了书籍或电影里的故事。

修仙者成为神话传说,尚武之风也成为遥远的历史。

天华国。

是元武大地的一个中等国家,国土面积两千万平方公里左右。东南两面是无涯海,西部是鬼见愁荒漠,北接穆罗国。

滇省。

是天华国最西部的一个省份,出了滇省向西翻过昆山就是鬼见愁荒漠。

滇省西南部,群山峻岭间的一道悬崖峭壁上。

一名男子诡异的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良久,男子从昏迷中醒转了过来。

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头顶空无一物,漫天繁星,前方五米左右是陡峭的崖壁,两边可看到远处影影绰绰的山影。

男子缓缓活动了下手脚,所触之处空无一物。

男子记起自己是出了车祸,从盘山公路上摔出了山崖。

莫非自己已经死了?

再仔细观察后发现,他的衣服仿佛是被挂在了什么物体上。

并非诡异的悬浮空中,而是被被衣服吊挂在空中。

有了这个发现,他像溺水中抓住了一根稻草,强忍着疼痛,努力的向上挺去,终于他抓住了挂着衣服的物体。

虽然真实的抓在了手中,感觉像是一根手臂粗细的树枝,肉眼看去却空无一物。

此时他命悬一线,也不及细想树枝的奇异,奋力的爬上树枝,向山壁方向爬去。

没有多远,爬至一个三叉分枝处,身体有了支撑,终于松了一口气。

抓着透明的树枝,环顾四周,眼前的一切实在太匪夷所思了,仿佛梦境一般。

头上传来刺心的疼痛,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刚才因为用力过猛,头上的伤口大量出血,顺着脸颊滴到了树杈上。

奇异的事情再次发生,血滴到树杈上之后,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了。

这他M到底怎么回事?

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眼前的一切无一不颠覆了男子的认知。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强忍着疼痛,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包扎好头部的伤口。

又仔细检查了身体,还好只有头部一处受伤,除失血过多极度虚弱外,其他并无大碍。

他低头向下望去,除了淡淡的薄雾,深不见底。

又望向山壁,山壁光滑陡峭,仿佛外力切割一般。

再向上看去,山崖高入云霄,看不到山顶。

男子得出了绝望的结论:即便自己没有受伤,想从这里脱困也绝无可能。

虽然在车祸中死里逃生,却也身处绝境,除非从这里直接跳下去,要不还得活活饿死。

男子无力的坐在树杈处,满心全是绝望。

男子名叫陆原,24岁,天华国中部冀省人。

他此行的目的地是他女朋友的老家,滇省大山中的一座小县城。

谁知女朋友没见着,竟出了车祸,摔下了山崖。

陆原叹息一声,不知不觉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此时的他面色蜡黄,双唇干裂,又渴又饿。

真实地感受告诉他离死不远了。

与其这样活活饿死,到不如直接跳下去摔死来的痛快。

也免得活活受罪。

这样想着,陆原从树杈上站了起来。

正当绝望的想要往下跳的时候,一阵的浓郁的果香飘来。

陆原嗅了嗅鼻子,顺着果香的方向向虚空抓去。

竟真的被他摸到了一颗核桃般大小的圆果。

圆果表皮光滑,清香扑鼻,真实的握在手中,却什么也看不到。

陆原重新坐回到树杈上,也顾不得圆果的奇异。

张口向圆果上咬去,牙齿刚接触到圆果,整颗圆果就直接钻入了口中。

入口即化,不用下咽,汁液就顺着陆原的喉咙流向了肚中,糯甜可口。

陆原不由得吧唧吧唧了嘴巴,似是在回味透明圆果的滋味。

随着圆果入肚,只觉得精神一振,体力马上恢复,口渴和饥饿一扫而空。

头上的疼痛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浑身的舒畅,说不出的舒服。

这圆果莫不是传说中的蟠桃、人参果一般的仙果。

一颗小小的果实,怎会有如此奇效?

他站起身,打算再寻觅一颗透明圆果,正在这时,猛烈的腹痛突然传来。

陆原不得不蜷缩回了树杈。

这圆果有毒。

不过也好,反正都是死,毒死和摔死也没多大区别。

腹痛迅速扩散到五脏六腑,遍布全身,最后痛入骨髓。

没过多久,陆原昏死了过去。

第三天清晨,陆原从昏死中醒了过来,还没睁眼,就闻到满身的恶臭。

他睁眼打量了下身体,全身被一层灰黑色粘稠液体包裹,粘稠液体就是恶臭之源。

这是怎么回事?没死?

除全身恶臭外,其他并无不适,反而觉的全身充满力量,舒畅淋漓,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陆原再向四周看去,原本看不见的透明树枝,此时却闪这淡淡光亮。

定是吃了圆果的关系,此刻才可以看到些这棵树的形态。

大树扎根在山崖上,树干直径约50厘米,高3米左右处分开两根树枝。两根树枝各自向上2米左右处又分开三根树枝,三根树杈各自向上1米左右处又分出三根树枝,依次往上,所有树枝都是对称生长,甚是奇特。

越细的树枝所能看到的光亮就越是稀松。

也不知这是什么奇树,完全颠覆了他对植物的认知。

暂时解决了温饱,陆原又升起了活下去的执念。

站起身来不知疲倦的大喊“救命啊!有没有人!”,然而,除了大山的回音,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渐渐的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再后来。

他烦躁的在树上坐一会,站一会,不时的再大喊几声,依然得不到任何回应。

期间他又摘了两颗圆果,除可以看到圆果表面的淡淡光点外,依然透明,果香四溢。

他却并没有服食,除非到饥饿的不行,他不打算服食圆果,毕竟服食后带来的疼痛是他无法忍受的。

他发现圆果除非拿在手中,只要和衣服接触,圆果的光点就会迅速消散,最终圆果也会消失不见。

就这么经过了漫长的一天,当夜晚降临时,陆原只感觉喉咙发干。

饥饿和口渴感越来越强烈。

虽然不愿意承受痛苦,但他除了服食圆果外,别无办法。

“我一定要活下去。”陆原暗暗的说道。

于是他不得不又服食了一枚圆果。

和上次一样,圆果入口即化,糯甜可口,力气和精神马上恢复,饥饿和口渴同时一扫而空。

不过,没有多久,腹痛随之而来,接着向周身扩散。

相比上次的疼痛,好像轻了些。

不过,最终他还是被疼的晕死了过去。

这次昏迷的时间比上次略短了些,醒转后又多了一层粘稠的恶臭液体。

但却是满血复活了,仿佛又经过了一次脱胎换骨,全身舒坦无比。

他所能看到的光亮也稠密了许多,树干处已经快能看到实质。

陆原眼睛落在了树根处的上方,原本光滑的山壁,此刻看上去模糊发暗,环绕着淡淡的光幕,似是一个山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