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李广射石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1760字
  • 2021-06-10 23:56:09

正如我预料的一样,开赛之后我和宋秘书的组合势如破竹,以非常大的分差淘汰掉了目前遇到的所有对手。与此同时,我们最大的对手雷氏组也表现得很精彩——据我们乔氏组背后的策略师、那个所谓脚受伤但活动却很自如的乔松所说:因为在这场射箭比赛中表现十分突出,雷桐已经成功引起了众多上流社会女子们的关注;他在美男排行榜上的排名也飞速上升到了前五。

和这位比起自家的竞赛成绩,更关心那个不知所谓的美男排行榜的中二男比起来,欧阳炎作为北堂家的策略师明显要胜任多了。而我俩工作之余的休闲话题也增加了跟比赛有关的内容。作为日后的对手,我们都非常默契地不打探对方的真实战力和策略,只是开诚布公地交流一下赛后心得。

“宋秘书不愧是天枢大师的高徒,心理素质过硬,从开赛到现在一次都没失误过。”欧阳炎赞赏地说。“好在预选赛你们跟我们北堂家不在同一大组,不然我们出线危险了。”

“预选赛人数众多,没失误的人多了。”我倒有些不以为然,“雷桐也没有失误,我也没有失误啊——还有你堂弟北堂玄,也没有失误啊。”

“所以啊,我看你们这几位都可以顺利杀进决赛。”他一点也不介意我的揶揄,反而还挺真诚地祝贺道。“现在乔氏和雷氏的得分在总分榜上领衔:由于宋凝和雷桐的实力部分伯仲,后者稍微强那么一点,而你又比雷雪稍高一筹,所以你们两队到底谁能晋级准决赛,真是很难预料。”

“你们北堂家和北辰集团的差距就要大一些罗。”我遗憾地对他说:“虽然北堂玄发挥稳定,但你堂妹北堂馨在第五局的时候出现了失误,才射了7环。要不是紫瞳的女搭档也不是一流高手,现在你们差不多可以打道回府了。”

“是啊,怪不得人们常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如果紫瞳的‘官配’搭档和他一起出赛,我会要阿玄看开一点,反正也没有取胜的希望。”

“紫瞳的‘官配’搭档是谁呢?真有那么厉害吗?”

“她得过全国青少年武术比赛的奖牌,尤其是武器类,表现得非常突出;虽然没有百分之百地确定,但有很多人认为她也跟天枢师傅学过武术。”欧阳炎若有所思地说:“我认为这种说法不无道理;只不过她有点难选代表立场,顺得哥情失嫂意啊。”

我正想追问他为什么这么说,欧阳炎却明显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反而先问我道:“虽然今天我们勉强晋级,但下一场就是八进四赛,我们必须和北辰集团正面对抗了——你觉得我们的胜算如何?”

“射箭这项运动非常考验技能、装备还有心理素质,团体战还要有战略战法。我们比赛的弓箭等是由各自代表的企业赞助的,全都是数一数二的顶级装备;个人技能经过这几轮比赛你也看出来了,基本上水平不相上下;最后就是心理素质和战法了,你作为‘军师’应该比我清楚各组的实力吧?”我不甘示弱地反问。

“只要阿玄和阿馨稳定地发挥,而北辰的女队员再失误一两次的话,我们的晋级的希望就大了。”欧阳炎说完叹了口气:“可惜不能把成功的希望寄托在对手的失误上,只有自己的实力强了才真的有把握啊。”

“和你们比起来,我们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提到实力的问题,我就想到雷氏那个强劲的对手,“如果大家都正常发挥的话,大概过个七八局左右就能分出胜负了:雷氏组比我们厉害得多——不过这是单论实力而言。我觉得我们组的‘军师’乔松大少爷和宋秘书都是智力超过武力的人,反正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也许比赛的时候什么都不想,只专注在射箭上,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欧阳炎沉吟道。“就像李广射石一样。”

“汉朝名将‘飞将军’李广吗?他为什么要射石头?”

“《史记》上记载: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他背书一样地回答,“李广打猎的时候看到草丛里的一块大石头,误以为是老虎,弯弓搭箭射过去;他走近去查看才发现是石头,而箭头射到了石头里。”

“这么厉害?石头都射得进去!”我大感佩服。

“不过他事后再试,却再也射不进石头了——《李将军列传》里还有一句: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可见当时他以为石头是老虎,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射出保命的一箭,远远超过了他的正常水平。”

“是肾上腺素的作用吧?”读了很多推理小说之后,我也逐渐了解了一些药物的知识,虽然大部分是有关毒药的。“肾上腺素可是好东西,人在面临极端的环境或危险下,有可能因为恐惧而促使肾上腺素的分泌,展现出非同寻常的力量——兴奋剂的主要成分就是它吧。”

“是啊。”欧阳炎点点头:“自己体内分泌出来的就算了。在体育竞赛中使用肾上腺素,可是绝对不行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