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腹中珠(上)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1565字
  • 2021-02-15 14:08:19

把我们带到一间女性化装饰较多的会客室后,佣人张妈就急着忙她的工作去了。这里的西洋油画、蕾丝桌布和雕花家具跟整个房子的中式风格有些不相称,但搭配到一起还挺和谐。过了一小段时间,家里的女主人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在她身后的张妈端着一个大银盘,上面放着全套的英式下午茶。

林夫人身穿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全套真丝家具服,戴着配套的珍珠项链和耳坠,手上还有一枚大珍珠戒指。不知是不是为了掩饰年龄感,她脸上仔细化好了精致的妆,虽然喷上了名贵的香水,还是隐隐透出一丝中药的气味。

“你们应该听我家的张妈说了,我女儿的珠子丢得奇怪。”虽然她竭尽全力不想皱眉头,以免出现多余的皱纹,但还是难以掩饰迷惑的表情。“张妈应该还是发现得很及时的——当时家里来的客人一个也没离开;为了避嫌,他们全都接受了警方的调查,根本连珠子的影子都没有。要不是张妈坚持说珠子丢了,我又联系上了女儿,她证实的确有七颗珠子和底座放在一起。我差点以为张妈老眼昏花搞错了,害大家白忙一场,我和朋友连宴会都没去成。”

就算是几十年的中仆,听到主人嫌自己老还是会不开心的吧。我急忙抬头望望,看见张妈已经放下东西出去才松了一口气。

“您家的这个案件确实有点奇怪。”欧阳炎微笑着附和她的说法。“偷走宝珠的人多半是趁张妈开门拿发卡,然后又急于去给客人开门的时机动手的;刚才我请她现带我们到事发的令千金的房间去看了看——放东西的床头柜只有一个抽屉,另外可移动的家具是梳妆台和椅子,衣柜在另一个相通的衣帽间里;这些家具的抽屉都没有锁,而房门的锁很普通,稍微高明一点的窃贼可以轻易打开——这也是正常的。一般人在自己家里都很有安全感,房门门锁是为了生活方便,不是为了保险之用。”

“那个窃贼开门拿走珠宝后,只要把房门原样关上,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吗?”欧阳炎反问。“张妈说她忙完后,留意到房门虚掩才感觉事情不对;如果一开始门就关得好好的,张妈没有注意到不妥,夫人和朋友去宴会,其他客人也准时离开,这起窃案将会根本无从查起。”

“除此之外,只拿宝珠留下底座也很奇怪——张妈认为因为底座是银制的不值钱的缘故;可事实并非如此:我曾经在苏富比拍卖行的目录上看见过工艺相似的首饰托座,虽然是银的,但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古董,和宝珠的价值不相上下,甚至还有可能更昂贵。”欧阳炎解释。

我和林夫人一样,听了这话大吃一惊。总是被妹妹吐槽活得粗糙的我,对饰品类的东西完全不了解。刚才看那项链托座的时候,虽然觉得挺精致,可要说起价格,我绝对猜不出来。

没想到一看就极度讲究打扮和生活品味的林夫人也不知道那项链的价值,她比刚才更慌了:“我女儿平时都不怎么戴珠宝的,我也没见过她戴那条项链,实在不知道是那么贵重的东西!”

“是啊,夫人,就算没有宝珠,那底座也相当值钱;可是窃贼没有拿走它,说明他的目标只在宝珠——当然有了它,整串项链就更完美无缺了。”欧阳炎说:“偷到宝珠之后,一般的窃贼会尽快离开;但本案窃贼的做法却完全不同,故意留下破绽让人及时发现宝珠失窃,这只能说明他对自己藏匿赃物的方式很有自信:警方来后搜不到东西,在场所有人(包括他)的嫌疑就能被解除。他这样做还能告诉我们的一点是:对窃贼来说,比起安全离开林家,让宝珠失窃案成为悬案,在场所有人都成为无法证实其罪行的嫌疑人,还不如尽早找来警察,清清白白离开比较好——这就证明拿走宝珠的人不想成为被林家怀疑,从此以后断绝往来的人。”

“夫人,事发当晚您请到家里的,都是些很熟悉的人吧?”他的问题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可根据案发过程来看,窃贼必定是他们其中一人——他遇到一个夫人和佣人都忙不过来,家里人也比平常多的好时机,抓住机会拿走了宝珠,还在警方介入后自证清白离开。如果那天的客人没有谁再来过的话,那宝珠就还在这个家里的某个地方;可如果有人又来府上拜访过的话,那此人就是偷宝珠的窃贼或是其同伙,而且十有八九已经把赃物取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