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失踪的宝珠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2032字
  • 2021-02-14 13:00:49

在前往苦主家的路上,欧阳炎边开着车边问我:“你知道‘智慧珍珠’吗?”

对此一无所知的我老实回答:“不清楚——是能让拥有者得到智慧的宝物,还是说有智慧的人才能得到它?”

“我听了解的人说:其实‘智慧珍珠’并不是贵重的海水珍珠,而是一种非常稀有的淡水珍珠;有一种更少见的金色水蟒喜欢吞食这种珍珠,也被称作‘蛇宝珠’——据说这种宝珠有祛除病祟,起死回生的神效;不过因为这种宝珠很难得到,自然也没有人能证实它的作用。”

“为什么这么难得到呢?”

“因为绝大部分珍珠都被蟒蛇吞下肚了;人要取出珍珠必须剖开蛇的腹部,但在此之前,感受到生命危险的蛇会分泌出强烈的酸性物质将珍珠融掉。”欧阳炎解释:“所以,取珠人必须用某种方法逼蛇自己把珍珠吐出才行。”

“可是,蛇肚子里本来就有胃液吧,长年累月下来也把珍珠融化得差不多了。”我疑惑地说。

“不会的。就像进了砂砾等异物的珍珠贝母一样,蛇在吞下宝珠的同时,就开始分泌一种透明的液体包裹住它;使普通的量的酸液伤害不到珠子。而在宝珠被取出的时候,因为有了蛇腹里液体结成的薄膜的关系,珠子会显得更加光彩夺目。更重要的是,有人说这层薄膜也是蛇宝珠具有治病救人作用的缘由。”

“这个我知道:虽然人脏器里有结石不好,但是动物的结石就可以作药用,比如牛和狗的结石,牛黄狗宝。”我问道:“那么,委托人丢失的是这个贵重的蛇宝珠吗?”

“丢失的是名叫‘智慧珍珠’的宝珠,而那个宝珠据说就是蛇宝珠。”欧阳炎给了我一个肯定的回答。“啊,我们已经到了。”

我们的小型车停在了市中心的一处小巷子里。这里虽是闹市,环境却很清幽静谧,周围有很多年代久远的建筑,跟四周绿树成荫的氛围和谐地融为一体。我跟着老板欧阳炎到了一栋居民楼里,乘坐古色古香的电梯上到了顶楼。

“这是我们S市有名的儒商林家的房子;林家就是我们提过的乔夫人的娘家。”他提醒我:“宝珠是属于林家的独生女林静所有,她现在出去旅行并不在家中;林家的男主人也为了生意出差了,接待我们的是林家的夫人——她正因为珠宝失窃的事而苦恼不已。”

正如欧阳炎所说的一样,林家的夫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见到我们,为我们开门的是一位看上去忠心耿耿、急主人之急的上了年纪的佣人。她向我们自我介绍说叫她张妈就好,说夫人服完安眠药睡着了。

她苦恼地说:“先生,夫人交代过您会来调查的。夫人真的非常困扰;小姐是独生女,她不在家的时候把她的东西弄丢了,夫人觉得自己责任很大。”

“就算那个宝珠再珍贵,也不至于迁怒自己的母亲吧?”我觉得她的话和那副不安的模样给人的印象是:那位话题中的小姐非常刁蛮无礼和难以应付。

“不不不,我们小姐绝对不会那样的——她是最和气讲理的了。”佣人张妈连忙否认。“小姐的东西都是她自己管着的,一切都是井井有条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

“既然夫人现在要休息,能不能请您先给我们讲讲整个经过呢?”欧阳炎直奔主题,挖掘尽可能多的信息。

“好的,先生。夫人也是这么说的——前天晚上,夫人要出席一个正式的聚会,所以之前特别请了化妆师、美甲师和皮肤护理的人来为她打理妆发。这些人一来,家里就变得乱七八糟的,各种箱子、仪器和化妆用品那些摊开得到处都是。”说到这里,这位专业的佣人开始表达她业务上的不满,同时也不忘发表自己的意见。“夫人那天晚上的黑天鹅绒礼服是提前定做的,穿上特别高贵典雅;配上结婚礼物钻石项链。头发要梳高,全部盘在头顶上整个造型才完整——可是当夫人穿好衣服做头发的时候,那个发型师却说他带的固定头发的小发卡不够用了,要是让助手回去取或者临时买,又怕时间上来不及。”

“所以夫人只好说小姐房间可能有,让我开门去拿。”提到这件事,张妈满脸害怕的表情:“本来小姐不在家,房间是时刻上锁的,只有我打扫房间、通风换气的时候会打开一会儿。事情紧急,我只好开门去拿发卡——我知道小姐把这些东西放在梳妆台上的小抽屉里了。我刚抓了一把发卡,就听到门铃响——夫人说过她的好友会来家里,和她一起去宴会。那位女士脾气比较急躁,我只好赶快去给她开门,随手把小姐房间的门带上了。我分明记得用钥匙锁了门,可当我接待完客人,把发卡拿给夫人,再经过小姐房门口的时候,居然发现房门是虚掩的,并没有上锁——我赶紧进去查看,只见小姐床头柜唯一的抽屉被打开了,里面有个首饰盒,盒子里本来装着项链,可那时候只剩下托座,项链上的珍珠不见了。”

“您怎么知道那项链上镶的是珍珠?也有可能是其它宝石吧?”欧阳炎进一步询问道。

“我以前见小姐戴过那条项链,虽然次数非常非常少。”张妈的声音越来越哽咽,估计马上就要抹眼泪了。“我们小姐虽然家境好,但人很朴素,几乎没有什么贵重的珠宝。就算有也是老爷夫人、或是其他人送她的——真不知道是哪个不像话的人偷小姐的东西。”

“既然要偷,为什么不偷走整条项链,还留下一个底座?”我不解地问。

“那个是银做的,可能不太值钱。”佣人不肯定地回答。这时,她身上带着的一个蜂鸣器嗡嗡响了起来,她的动作马上麻利了起来。

“夫人起床了,我去向她报告你们来了——我还要准备下午茶和晚餐,夫人会把后面的事告诉你们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