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深宅魅影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2691字
  • 2020-12-31 00:45:24

前皇朝集团总裁叶氏一家曾在本市显赫一时,他们家大宅的名气也是仅次于北辰集团紫家的紫宸馆。可惜的是,所有屋舍的灵魂都在住在房子里的人;一旦空置下来,就像一具失去灵魂的躯壳一般,不仅外表会变得黯淡无光,房子内部也会破败不堪、毫无生机。

曾经金碧辉煌的大客厅和光芒四射的水晶吊灯已经蒙上厚厚一层灰尘,各种昂贵而华丽的家具和装饰物也变得十分肮脏陈旧。我们一行人穿行在各个房间里;每打开一扇门,我心里都忍不住咯噔一下:既希望见到失踪的南宫燕和西门沁雪的身影,又害怕见到她们陷入不利的处境。

就这么忐忑不安地查看过大宅的许多房间后,我们来到了一处比较私密的庭院里——这里跟杨柳山庄欧阳炎的私人小花园类似,是主人家接待比较亲近的客人的场所。庭院中央原是一处池塘,此时池水已经全部干涸,只留下池底的泥土和细沙。池塘周围本来应该种植了不少主人喜爱的花草植物,正中间的位置是一株生长茂盛的紫藤花树;此时并不是花开时节,只剩下叶子和盘根错节的枝条——令我们感到十分恐怖的是:除了干枯的枝叶,还有一具看上去已毫无生气的人类躯体悬挂在嘎吱作响的花架上。

“西门沁雪果然已经遭遇不测。”尽管大家心中早有不详的预感,但亲眼目睹到曾经活生生的人变成尸体还是让人无比震撼。特别是此人曾是一位冰肌玉骨的绝色美女:红颜的生命比紫藤花期还短暂,转眼黄土埋枯骨,令人唏嘘不已。

“她已经去世十个小时以上了——虽然我不是褚云那样的专家,但根据尸体僵硬的情况,这点还是能看出来。”北堂玄低声说。

“大概二十小时前,凌发现南宫燕和她失踪;也就是说,她们来到这里后,不久西门沁雪就出事了。”欧阳炎脸色十分凝重,“‘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间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西门家的人死状和诗词里表现的一模一样,和以前的连环杀人事件没什么不同。”

“那我二姐呢?她该不会——”回过神来的南宫凌开始疯狂地在这处庭院里搜寻,但却并没有发现南宫燕的踪影;反而是冷静得出奇的北堂玄,在西门沁雪的外衣口袋里找到一个没有封口的信封,上面还写着让他或欧阳炎亲启。

在西门沁雪的尸身上拿到这样一封非常像是遗书的信,信封上还写着自己的名字,估计北堂玄条理分明的脑子里也出现一团疑问。他迅速环顾四周——欧阳炎正陪着六神无主的南宫凌,在叶家大宅的其它地方寻找南宫燕,只有我按照老板的吩咐,留在发现西门沁雪尸体的原地协助北堂玄。(大概也有监视的意味)

“既然这信可以让我看,就麻烦你和我一起读一读,也好互相做个见证。”他似乎并不介意我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对于这个建议我求之不得,把头凑过去仔细看这封手写的信。

只见洁白的信纸上用十分清晰而娟秀的字体写着:“前略:相信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已经知悉我‘白虎’的身份。‘四方’集团的‘白虎’原本应当是个公正的执法者,但我的亲姐姐、前任‘白虎’西门浩月却在东方冉的蛊惑下犯下不可饶恕的大错,使得西门家族前途尽毁,最后的希望系于我一身。在南宫、北堂两家中我本想通过联姻与后者结盟,但遭到‘玄武’北堂武的恐吓破坏。我原以为北堂武是在南宫燕的主使下行事,因为她是一个表面上看去温柔善良,实际上心狠手辣的角色(她应该做集团的‘白虎’而不是‘朱雀’,一定比我称职许多);可南宫燕却坦白说此事并非她所为——北堂、西门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多年前死去的医学专家凌庆华之女;她才是操纵北堂武陷害两家的人。西门家之所以遭到灭顶之灾,是因为树敌太多。西门、南宫两家当年也曾与人合谋陷害‘四方’集团的领袖,电脑天才东方毓,使之英年早逝。东方毓的毕生心血、超级电脑程序X先生被其中一家独得,南宫、西门两家则瓜分掉他们一起攫取的不义之财。东方毓的妹妹东方敏已经用她的办法报复了拿走电脑程序之人,东方冉作为东方家族的养子,对这所有的一切了如指掌。他加入‘四方’集团成为新的‘青龙’,就是为了向集团另外两个害过他家族的重要成员复仇;而他的真实身份,正是显赫一时的——”

写得满满的信纸到这里刚好要翻页,但那个信封里却再没有任何内容。“有人拿走了这封信剩下的部分。”在反复查看了好几遍后,北堂玄失望地说。

“而且是非常关键的部分。”我指出道:“西门沁雪正要告诉我们东方冉的真实身份,可他当然不想让我们知道,就把信纸拿走了。”

“你的意思是东方冉拿走了信纸?”

“除了他还会有谁要这么做。”

“那他是什么时候?又是如何做到的呢?”北堂玄坚持提问:“也许他知道西门沁雪的失踪计划,可以追踪她到这里,但他要如何打开这里的大门?我们可是得到紫瞳的帮助才拿到的钥匙。”

“西门沁雪也进来了,她又是怎么做的?”我也不甘示弱,接二连三抛出问题。“还有,她的死是自杀还是谋杀?如果是自杀,为什么不嫌麻烦地来这个荒凉的地方?”

“依我看是自杀,但死因必须由法检科来给官方结论。”北堂玄开始打官腔,说话的语气变得十分超然。我想起不久前听到的东方冉的话语,他也是一派置身事外的态度,但目的却截然不同:东方冉置身于深不可见的黑暗中,一味地想要撇清自己的嫌疑,而北堂玄却代表着光明,说话做事都是站在科学的角度,给人一种清明通透的感觉。

“也有可能是南宫燕拿走的,她和西门沁雪一起失踪,不能不考虑她的作用。”他皱着眉补充道:“不知道他们两人进展如何?有没有找到南宫燕?”

话音未落,我就看到欧阳炎神色大变地从远处跑过来,南宫凌却不见踪影。待他走近,我才发现他满头大汗——入秋的晚上颇有寒意,而我从没见过他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南宫燕也死了!”他单刀直入地说道。“凌看着她的尸体——我们已经报警了!”

“她是怎么死的?你们在哪里找到她的?”北堂玄问他,收拾取证箱准备去另一现场。

“看上去像是中毒。”欧阳炎掏出手帕擦擦头上的汗。“在南面一个很隐蔽的房间里,里面有不少医学书籍和药品,估计是属于叶家的二儿子叶知秋的地方——他曾经是H大学附属医院的实习医生。”

“不会真中了夹竹桃或是河豚毒吧?”我喃喃自语。

“真要二选一的话,我觉得是河豚毒。”欧阳炎听到了我的话,回答道:“夹竹桃中毒症状一般表现为胃肠道方面,可能会引起腹泻呕吐等等。但是现场并没有这些东西,她死前似乎没有过多争扎,也许是因为被神经毒素麻痹的关系。”

“不管怎么样,那首该死的诗又应验了。”北堂玄用力提起箱子,起身前往南宫燕陈尸的房间。“褚云动作很快的,半个小时之内一定会到。”

到此为止,我们一帮人的深宅大院之行可以算是另类的“收获颇丰”。接下来,S市警局“黑白双煞”中的另一巨头也将登场进行调查——新“四方”集团的“玄武”、“白虎”和“朱雀”再次步上了遭逢不幸的前辈们的后尘;一系列针对他们的诡谲事件是否就此终止?活下来的人又该如何驱散迷雾、直面晦暗不明的未来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