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罪孽深重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2305字
  • 2020-12-30 15:05:16

“青龙”东方冉的一番独白虽语带讥讽、言辞刻薄,却也不失几分道理——从表面上看,他的确没有谋害“四方”集团同僚的必要。前任“玄武”欧阳炎特意辛苦辗转带我们来到这里,似乎就是想要听到这些话。他二话不说站起身来,向南宫凌和我使个眼色就大踏步向门口走去。

东方冉见到他这样突兀的行动也不以为怪,只是淡淡地说道:“看来你知道她们身在何处了?北堂武那么嫉妒你的才能,的确是有理由的。对了,你知道在他背后操纵其行动的是哪个女人吗?”

“我心里有数,不劳操心!”欧阳炎大声回答,继续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是我太唐突了,抱歉!”东方冉再次说出了言不由衷的话。在我们三人离去后,房门又悄无声息地关上了;先前那个给我们开门的仆人如幽灵般悄无声息地出现,不知何时已经走在欧阳炎前面带路了。

“这个人真是很神奇啊!”经过一条幽暗的道路,我们终于走出了东方宅邸的大门。我深吸一口气,忍不住感叹道:“脸长得非常帅,声音也好听,说话很讲道理有风度,可就是给人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像是梦中出现的人一样——只要梦一醒就会消失不见。”

“艾薇,虽然你常说自己神经大条,但第六感还是挺准的。”今天做事格外雷厉风行的欧阳炎难得地夸了我一句,搞得我有点受宠若惊。“此人就是这么一个人,我在西门家出事的时候就领教过了——他满口都是为自己开脱之词,但让人气馁的是:由于他总是操纵别人去做事,自己却始终置身事外,所以他的话几乎都是事实——既然他说跟南宫燕和西门沁雪的事无关,我们就不用再跟他浪费时间,还是尽快找人要紧。”

欧阳炎一边说一边将车开得飞快;南宫凌大概领教过他此番车技,并不感到吃惊。他非常焦灼不安,也许还希望他开得更快一点。坐在后排的我倒是有点觉得没有必要: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南宫燕、西门沁雪这样的名媛失踪,现场还各留下诗词一首,很明显是早有预谋的事,我们手忙脚乱也无补于事。更奇怪的是那个东方家族现在的当家人东方冉,住在那么一个幽暗隐蔽的地方,客人上门了却连茶都舍不得给一杯。

也许是在后视镜里瞄到了我渴得抱着瓶子灌水的样子,读心能力超强的欧阳炎接着说道:“并不是他不给我们茶水喝,而是他知道即使给了我们也不会喝——东方家族对植物的研究颇为精深,尤其是有毒植物;他们家族的人几乎人人皆是用植物制毒的专家。”

“所以我怀疑我二姐中的乌头碱毒,就是从他们手里得到的。”南宫凌补充道。“东方冉是那种乐于见人作恶的人——虽然不见得会帮忙为虎作伥,但他绝不会插手阻止。他说北堂武所作所为背后有人主使,我一直怀疑是不是我二姐;刚才你为何不让他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呢?”

“你是当局者迷。我知道那个人的身份,自然不必去听他真假难辨的话。”欧阳炎诚恳地回答。“东方冉诡计多端,心机深沉。万一他不知出于什么其它目的误导我们的思路,情况岂不更糟?”

“原来如此。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找人呢?”我忍不住询问。车子绕出那个曲折的密林沼泽地,我才发现附近不远处就是S市中央公园,矗立在其中的哥特式古典大歌剧院的轮廓若隐若现。

“东方冉刚才解说了一下诗词的含义,所说的内容看似很有用,但他却故意隐去了重要的信息没有提。他说到南宫燕那首诗里的‘两两归鸿欲破群’一句,但更有用的其实是后面‘依依还似北归人’那句——S市的最北边是哪里你们也知道吧?就是东方家曾和叶家争夺的风水宝地。那座山顶上有紫家和叶家两座大宅;紫宸馆一直是有人居住的,自然不能成为心怀叵测之人的理想藏身之处。反而是叶家大宅,在原来的主人失势之后,房子就空置至今没有买主。不管南宫燕和西门沁雪的失踪是自愿还是被迫的,在离家之后,还有哪里比叶家空宅更适合她们停留呢?”

“就算知道她们可能藏在叶家大宅里,可那是人家的地方,我们怎么能进去找人呢?”我不安地问。

“叶家大宅是属于叶家人的,可是原来的家主叶遣之、还有他的长子叶出尘都已经去世,叶家后人只有叶遣之的次子叶知秋。可惜此前他曾卷入自己哥哥的死亡事件接受调查,得到自由后彻底销声匿迹,现在没有人知道他在何处。”欧阳炎说道:“也因为这样,叶家大宅曾被查封,产权委托相关部门、也就是经济监察局管理。”

经济监察局,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南宫凌会意地点头:“现在给紫瞳打电话说明这件事,可以用潜在买主的身份进去看房——只要他为我们备案,再派人把钥匙送给我们就行了。”

欧阳炎赶紧说道:“我已经提前通知他了,他说会让阿玄把钥匙带来——阿玄确实是做这件事的最佳人选:他是痕迹鉴定专家,万一叶家大宅真不幸成为案件现场,他可以收集第一手痕迹证据,对破案也比较有利。”

听到他的话,我们两人心里的想法都是不愧是你,在我们完全没注意到的情况下就打电话沟通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还很幸运地得到市警局痕检科科长的协助。(也有可能是他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联系了北堂玄)

一阵风驰电掣之后,我们三人站在了山顶叶家豪宅的大铁门外——这里空置许久,房子外观无人保持,颇有些风吹日晒的痕迹。宅子外的庭院里杂草丛生,最引起我注意的是院子里有好几丛夹竹桃,虽然没有开花,但生长得相当茂盛。

就在我探头探脑的时候,一辆跑车从山道呼啸而来。欧阳炎(北堂龙)和他堂弟北堂玄到底是手足兄弟,开起快车来都是同一个德行。车子开到大门前,一个漂亮的甩尾就停到我们的车旁边。

S市警察局痕检科科长、有名的“黑白双煞”之一、北堂家的二公子北堂玄一声不响地下车,向南宫凌和我点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他手上提着简易的取证箱,从里面取出三副手套和鞋套来递给我们。等我们都在其注视下穿戴停当,他才取出一串钥匙来打开了大铁门。心急如焚的南宫凌和欧阳炎走在最前面,我则不得不跟北堂玄同行——这个人虽然长得帅,但气质实在太清冷,让我感觉既紧张又冰凉。此时的我并没想到,稍后我们将会目睹到的情形,才是真正令人恐惧战栗的可怕事件的开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