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林中之人(下)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1687字
  • 2020-12-29 01:34:12

不知道在这片洼地里绕了多久,天色昏暗加上树荫遮挡,我差点就没注意到树丛里隐约出现的房屋轮廓——这又是一座诡异的房子。假如我继续在X怪奇事务所工作下去,大概很快就能收集到足够的素材写一本《S市怪奇建筑大全》。

这是一栋完全的木结构建筑,似乎没用任何水泥沙石等材质来建造。从外面来看,房子并不算很大,窗户全是六角形的,都以竹帘充作窗帘。我们下车后,欧阳炎走到橡木大门前,用手腕上的镯子轻轻在门上敲了几下,发出清脆的金石叮当之声。

响声刚过门就马上打开了,一位穿着青色衣服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看了我们三人一眼,就闷声不响地让出路来。我们随着他走进屋子里,没想到这里比看上去宽敞得多,星星点点亮着不少灯,只是灯光都不太明亮,照不到十步之外的地方。带路的人不停地绕来绕去,最后在一个房门前停了下来,他把房门一推就退了下去,见过世面的欧阳炎和南宫凌也不客气,径自走进房里去。

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房间一角的书架前站着一个穿青色衣服的高个子男人,不用说他肯定就是我们要见的目标人物、“四方”集团的“青龙”东方冉。当他转过身来面对着我们的时候,我真是大吃一惊——在这个阴暗无光的地方看到这样一张脸,比在荒漠里看到一株绽放的雪莲还让人出乎意料。与此同时,我脑海里也在不断回忆在妹妹许艾荞的手机上看过的那个美男排行榜的名单:里面似乎没有这个东方冉的名字,亏她还说那个榜单非常权威,简直是不知所谓。

跟榜上有名的美男南宫凌、欧阳炎比起来,这位东方冉的俊美并不逊色半分,甚至还有超越他们之势,就算跟榜首的超级帅哥紫瞳比也不差多少。他的容貌有非常纯正而古典的美感,他的身材、肤色、发色和五官配合得天衣无缝,真是一位无可挑剔的美男子。

从他的仆人和欧阳炎等人的行动来看,双方对对方的意图和行动心知肚明。他开门见山地说道:“又见面了!‘玄武’大驾光临,是因为新任‘朱雀’、‘白虎’之事吧?”

“我早就不是‘玄武’了。你们也早就招揽了我堂弟北堂武来代替我,不是吗?”欧阳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

“是啊,可是新‘玄武’北堂武已经身亡,真是太遗憾了。”他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可语气非常淡然,仿佛见怪不怪了。

“你们不会以为他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吧,那就太冤枉我了。”他这样说着,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要是他长得丑一点,这副欠揍的嘴脸肯定会引人暴怒。可是他悦耳的声音配上俊美的脸,不管说什么都让人气不起来。

“和你比起来,北堂武的智谋和胸襟都差太多了,我们之所以会接受南宫燕的建议挑选他为‘玄武’,也是不得以而为之的无奈之举;西门沁雪倒是提出了北堂玄这个适当的人选,但人家根本对我们集团不感兴趣,西门沁雪又没办法劝服他加入——说起来北堂武听人唆摆,模仿比拟杀人事件寄诗词给她,破坏她和北堂玄的婚事真是多此一举;他还进一步被那个人利用,去杀北堂的当家人北堂令,自断根基真是愚蠢至极。”

东方冉这么说着,俊美的脸上浮现出十分不屑的表情。欧阳炎被他说中心事,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南宫凌却忍不住了,上前逼问道:“既然你看不起同室操戈之人,那应该不会陷害跟你坐同一条船的我二姐南宫燕和西门沁雪吧?她们现在到底在哪里?”

“我从不害人。”东方冉淡淡一笑,“上一代的‘白虎’西门浩月算计手足、自食其果,我的义兄东方毓也是为他人陷害而死,并非出自我的手笔——这些诗词本是用于警告受害者;可后来诗词一出,必有人死于非命,且死亡场景与诗词所写相似,实在也不是我的本意。”

“与其浪费宝贵的时间怀疑我,你们还不如好好揣摩一下那两首诗词。”东方冉一针见血地指出:“她们现在身在何处,不妨从诗词所描写的情景来看——‘白虎’那首是苏轼的《卜算子》: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这词句里不是把出事时间说得很清楚吗?最后一句‘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又把地点和死亡方式指出来了。至于说‘朱雀’,有关她的也是苏轼的诗——据说她为了消除不利的流言,自己服毒博取同情,真是敢想敢做。她的诗里有‘竹外桃花三两枝’、‘正是河豚欲上时’,夹竹桃和河豚可都是毒物;‘两两归鸿欲破群’,既然南宫燕想变得与众不同,突出自己的本事,甚至不惜服毒自保,那就看看她能不能再逃一劫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