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登峰造极的代价(下)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1668字
  • 2020-12-18 16:05:15

这时信已经到了北堂玄手里,欧阳炎则板着脸一言不发。“信上只是说手术有瑕疵,没写具体的补救方法,”北堂玄也仔细地读着信上的一字一句。“他说曾经跟伯父交流过新手术的实施心得,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想出补救办法的。”

“萧绰和我惺惺相惜,他的死让我觉得非常遗憾,有点心灰意冷。那是刚好有个出国访学的机会,我就立刻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北堂令缓缓吐着烟圈:“当时的通讯没有现在这么便利,我又没有移动电话,当收到凌庆华求助的电报和邮件,往国内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遇到车祸了——虽然没能帮他,但后来我还是想办法把手术对星谷研人的影响减到最小,星谷财阀也继续资助H大学医学院和附属医院的相关研究。”

“也许就是因为这件事,让凌家的人对我产生了恨意。这封信之所以到我手里,就是对方让阿武拿来跟我对质用的,同时还让阿武对我下毒——阿武见今天其他人都不在家,觉得是个好机会,就在我专用的瓷碗里下了毒端给我。当然,阿武不是真的想要毒死我,对方让他以为那是忏悔吐真药,我吃了之后就会反省自己的过错。老管家发现他拿康熙瓷碗,还在饭前鬼鬼祟祟的,就向我报告了情况,他见瞒不住了只好坦白一切,为了表明自己没有害我,还抢先喝汤证明那是没有害处的药——谁知他被人骗得好惨,居然落得这个结局!”

说到这里他长叹一口气,闭上眼睛躺了下来。眉头紧锁的北堂玄放下信,问道:“既然如此,您为什么要让老管家收拾汤碗的碎片并处理掉?”

“我自己的亲侄儿给我下如此烈性的毒药,家里出了个杀人凶手,传出去北堂家颜面何存?社会大众会怎么看我们,北堂的事业还能发展下去吗?”北堂令连连摇头,扼腕叹息。“我们吃的是河豚,假如没有另外的毒药痕迹,我想你们可能会认为是意外——本来阿武被骗服毒,也可以算作是意外之事。当然我并没有抱太大希望,阿玄你和法医官都是很能干的人,不太可能会忽略任何疑点的。现在我只希望这件事传出去的时候,不要太耸人听闻。”

“那个指使阿武威胁西门沁雪、向大伯下毒的人是谁,大伯有线索吗?”

“凌庆华有个女儿,年龄跟你们差不多大。”北堂令看上去苍老不已。“能骗得阿武死心塌地为之办事,应该是个女人吧——阿武的东西都在他房里,阿玄你们好好查吧;我可太累了!”

自己累了这句话我认为是最委婉的逐客说法之一,我们三人听见,交换个眼神后就乖乖地告辞而出。北堂玄有公务在身,另外还要处理弟弟的丧事,因此形色匆匆地离开了。而一贯喜欢作案件总结的欧阳炎却一反常态地保持沉默,让我有些惴惴不安。

回杨柳山庄的路上,天色已全暗了下来。为了打破尴尬的沉默气氛,我不得不找点话题:“北堂武要不是非要去拿康熙粉彩碗,说不定老管家不会注意到他的行动,你大伯就真会被害死了,他也会成杀人凶手的。”

“我认为他拿那碗是出于某种内心阴暗的动机,是不怀好意的,绝对不是为了装什么吐真药那么简单。”欧阳炎终于开口说话了,语气却非常冷冽。“阿玄刚回国不久,对他的双胞胎弟弟了解确实不深,才会相信大伯的说法——在他的描述中,阿武就是个为爱冲昏头,被人无情利用的傻孩子。但我觉得阿武不是这样的人,我们北堂家可能出情种,但绝不会有头脑简单的人。”

“那他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不得以而为之吗?”

“我想他的死跟萧绰、凌庆华一样——表面上看上去是意外,其实是被人逼到绝境的结果。每当我们使用贵重的粉彩瓷器,而他只能用普通餐具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眼神总是充满嫉恨和怨毒。他拿那个大伯的瓷碗是为了向对方挑战,见证自己的胜利,可惜在这局棋里被将死的人是他——他太小看对手了!”

“你是不是怀疑你大伯说的不是事实真相?或者说,不是全部真相?”

“怀疑不代表事实,真相也不会被轻易掩盖。”欧阳炎难得地顾左右而言他,“S市的old money家族中,林家比较没有进取的想法,只要守成即可;雷家的新掌权人很能干,事业版图更上层楼是指日可待;南宫家有经营人才南宫凤和律师南宫凌;我们北堂家本来缺少经商的人才,如果像西门家一样同室操戈自相残杀,恐怕很快就会像他们一样败落下去——我不想让自己的家族落得这样的结局;你可以说我自私,但看看天上的北极星吧,不管它闪耀的光芒是为了谁和意味着什么,它带领我们走的终归是正确的方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