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真实的工作内容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4363字
  • 2020-01-14 16:28:44

当晚七点多钟的时候,我和欧阳炎正坐在他的双人座小型跑车里,在吴若男女士工作的办公大楼外守株待兔。已经做了一下午的运动的我现在身体的敏捷度和参加跆拳道考试时差不多,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神秘兮兮的老板到底是打什么主意?不管他开的是什么事务所,我们俩现在这个德行真像现代的歇洛克·福尔摩斯和助手华生在等着犯罪分子自投罗网。

“我们是在等着抓那个恐吓吴女士的人吗?”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没错。我估计不用多久就会有行动了。”欧阳炎正盯着公司大门。“吴女士下班的时间是七点半左右,她会自己开车回家,大概八点二十五分可以到达自家楼下。我估计那个恐吓者会在那个时候下手。”

“为什么呢?在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动手不是更好吗?”我疑惑地问:“那里人不多,很僻静啊。”

“吴女士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每次下班都是跟三五个同事一起去取车。而开车回家的一路上她也不做停留,直接开到自家楼下,在这个过程中嫌疑人也是不容易下手的。不过当她把车开到楼下之后就有一个可以让人趁虚而入的时机了,就是她把车停到公寓大楼一楼的车库后再独自一个人走进公寓搭电梯上楼的时候。我发现这个时间刚好是小区的门卫换岗的时候,这时候查进出入的人员会不那么严格。如果我是嫌疑人,我肯定选这个时候下手。”

这时,我们一直关注的吴女士开着一辆银灰色的宝马车出来了,并径直开上了大路,欧阳炎马上发动车子紧紧跟了上去,他的驾驶技术确实很不错,一直跟被我们跟随的那辆车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既不让对方发现又不至于跟丢。就这样开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他突然不再跟着吴女士的车,反而绕进了一条小道,然后开到一扇铁门前。

“从这里开始我们得下车了。”他说着就自顾自地下了车,我也赶紧跟上。“你能翻过这扇门吧?”他问。

“没问题。”我回答道,不过心里却暗暗嘀咕: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幸亏没穿老妈提供的那套小短裙,要不然,何止是骑车不方便啊。

欧阳炎的身手居然是出乎意料地敏捷,只见他纵身一跃,就像猫一样跳过了铁门,我也急忙紧跟其后,在这么奇怪的地方迷路可不是开玩笑的。然后我就跟着他七拐八绕了几下,没想到就已经在一片高级住宅区之内了。我看了一眼手表,才八点一刻。

“这个小区是我一个好朋友的房地产公司开发的,刚才那条小路是他告诉我的。除了他和我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走那里到这边来既不要通过门卫,时间也只要五六分钟。”欧阳炎得意地解释道:“吴女士的车还没到,我们可以从容地等着那个嫌疑犯现身了。呆会儿行动一定要快,我去保护吴女士,你制服歹徒。”

说实话,对于这样的分工我深感不服。就算我有一技防身,好歹也是个女孩子,为什么要让我去跟歹徒殊死搏斗啊?难道这个欧阳炎是个胆小鬼吗?在那一瞬间我对他的好印象差一点全都土崩瓦解。不过也真是没办法,他可是老板啊。

正当我将愤慨和不满的眼神趁着黑暗投向老板的时候,他又开口嘱咐道:“你要特别注意嫌疑人手上的动作,不要让他拿出什么东西来。”

“什么东西啊?难道是凶器?”我猜测道:“他会带刀或是枪吗?”

“枪倒不是很可能,毕竟咱们国家的武器管制是很严格的。再说有枪的话,他也用不着绕这么大圈子来报复了,找机会一枪打死她就完了。”

“那会是什么呀?”我想了想。“不过不管是什么,反正我会注意他的动作的,只要我向他手上踹上一脚,保证他手骨骨折。”

欧阳炎闻言惊讶地看了我一眼:“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拜托你了!”

说话间吴女士的宝马车已经驶进了小区,并将车开进了我们正前方的大楼一楼的一个停车位。这时,一个头戴面罩的黑影闪了过来,跟我们一样,他也迅速隐藏在一大丛灌木的阴影里,因为天色昏暗,他对离他不远处监视着的我们毫无知觉。

两三分钟之后,吴女士的身影终于再次出现,这时,黑影突然向她猛地扑去,也许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倒了,吴若男这个女强人居然呆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不过有个人的动作比他们都快,身穿白衣的欧阳炎已经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过去将吴女士的身体压下。也许是被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吓了一跳,黑衣人的动作慢了半拍,但他很快回过神来,右手伸进衣服里拿出一个物件来准备向前面的两个人掷去。

幸亏早先得到欧阳炎的嘱咐,我一看到黑影的动作就本能地运足力气飞起一脚,只听到他惨叫一声后就在地上抱着受伤的手臂打滚。手中的物体也随之掉落在地,奇怪的是那不是什么凶器,只是个玻璃瓶子——掉在地上摔破了,原先装在瓶里的一种液体流泻出来。

“是氢氧化钠吧?这可是危险物品啊,你居然随身携带。”欧阳炎嘲弄地说,走上前去拉掉了那个黑衣人的面罩。

“怎么是你啊?张明?”看到他的脸,吴女士受到的冲击仿佛比刚才更大。“你为什么要找我麻烦啊,上次的应聘可是我把你招进事务所里的,你现在居然恩将仇报?”

“什么恩啊,别说得比唱的还好听了!”被称作张明的人本来英俊的脸变得十分扭曲,不知道是出于愤怒还是手臂的疼痛,也许两者兼而有之。这时大门口的保安人员听到动静匆匆赶来,欧阳炎示意他报警,自己则对犯罪不遂的张明说道:“关于这个问题你还真得给我们说明一下了,虽然我也想出了十之八九。我猜其实你跟那个做整容手术失败的女孩子是情侣关系吧?因为很多公司都不赞成本公司的员工恋爱,所以你们在应聘的时候就隐瞒了这层关系,是不是?”

“没错,我和倩倩在大学里就是让人羡慕的一对,打算毕业以后一起到著名的律师事务所里工作,这样就不用分开了。本来以我们两人的实力,应该都可以被聘上的,可是没想到倩倩却在最后被刷下来了!更气人的是:她居然是因为长得不如另一个女孩子才被淘汰的!”

“那也没办法啊。”我说道:“她们两个实力一样,实在要淘汰一个的话,淘汰长相稍微差一点的也不是什么很过分的事吧。”

“吴若男是这么告诉你们的吗?”张明冷笑道:“她简直胡说八道!她之所以坚持招收长相好的人成为公司成员,就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采取出卖色相的公关手段,为律师事务所拉生意!要不然她怎么总是能从别的事务所那里抢到有油水的案子呢?”

听到这里,我吃惊地望着吴若男,只见她满面羞惭之色,脸上厚厚的脂粉也盖不住她的疲劳衰老之态,仿佛一下子成了个五六十岁的老妇人。而欧阳炎则看着她,一脸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神色。

“可怜的倩倩居然还真的认为她的相貌不够好,以后也会因为这个找不到工作,更重要的是,她担心会配不上我。于是就瞒着我去那家小诊所做整容,结果如何你们都知道了。这一切都要算在吴若男这个女人的头上!于是我下定决心要毁了她这张蒙蔽世人的脸——表面上她优雅高贵,事业得意;可是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张明咬牙切齿地说着:“不过我并不想单单毁了她的容了事,我要先让她感受到复仇的力量而感到恐惧。所以在这之前我给她打无声电话,还跟踪偷拍她。可是这一切都被你们两个人破坏了!”

“你到现在还不知道错在哪里吗?”欧阳炎突然向他厉声喝道:“亏你还是个法律专家,不运用法律手段,反而知法犯法,用私刑来处理问题!就算你今天成功了又怎么样呢?你以为能逃过法律的制裁吗?还不是要因为故意伤人落得个锒铛入狱的下场。你才刚刚大学毕业而已,本来大好前途要在你眼前展开,如果坐个十几二十年牢再出来的话,父母辛苦的抚育培养和你刻苦学习的努力不都付诸流水了吗?”

听到这些话,张明的脸上浮现出几许悔意,他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捂住脸轻轻抽泣起来。“不过好在你并没真正对吴女士造成人身上的伤害,又是初犯,只是恐吓罪不会被判很重的。”欧阳炎的语气又变得跟以往一样轻柔起来。“你还有很多机会可以从头开始的。很抱歉,我的助手许小姐那一脚把你伤得挺重的。但是你要知道,你刚从学校这个象牙塔踏出社会就走上了一条歧路,如果不多花点力气,下点猛药的话,你可能没法再走上正途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不过句句言之成理。并且欧阳炎的态度十分诚恳,他确实是站在张明的立场为他着想。听到这些张明再次抬起头来,他那张年轻的英俊脸庞上第一次浮现出微笑的表情:“你说得对,我以前做的事太傻了。真是非常谢谢你们!”

到警察局录完笔录后,再回到杨柳山庄已经差不多是深夜了,可我一点也没有想下班的意思,因为这个案子还有些疑团我没弄清楚,于是我打电话回家说我要加班。而我的老板欧阳炎也一点没有要赶我的打算,反而叫管家为我们准备些咖啡和点心消夜。

“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他说:“看你的样子不弄清楚今晚是睡不着觉的。”

“就是啊。你怎么知道张明拿的那个瓶子里装的是氢氧化钠?要毁人容也可以用硫酸吧?”我急不可耐地抓起一个三明治塞进嘴里,同时问道。

“他寄的那几张画了骷髅头的纸就是提示。”欧阳炎喝了一口咖啡,回答道。“第一张纸上的两根骨头是放在骷髅两侧,一上一下;第二张则是摆成八字形;第三张突出的是个圆形,而最后一张是左右对称平行摆放。我们形象思维一下:其实在这四张图里,每张两根骨头的摆放显示出的是近似某个英文字母的写法。依次为:一上一下的指字母N,八字形指的是字母A,圆形当然是O了,对称平行代表的就是H。NaOH,就是氢氧化钠,俗称烧碱,是一种腐蚀性极强的物质。要是被它泼到的话比硫酸还可怕。因为酸会使组织受伤害,以致皮肤很快结疤,但通常保护疤下面的组织;但是碱会使组织液化坏死,使脂肪碱化,溶解蛋白质,深入到更深层的组织之中。不像酸,碱在皮肤肌肉上还继续烧灼,把肌肉化为血水,又以同样的方式阻止水分的排出。”

“真是太恐怖了!”我费力地把食物咽了下去。“当时你还挡在吴若男前面,要是我动作慢一点,你被那种东西泼到就惨了。”

“就算被溅到一点点也够麻烦了。所以我说让我去保护她,你来制服歹徒啊!”他看上去毫不在意的样子。“你站在他后面或者旁边总比冲到前面安全是吧?”

原来是这样,当时我还误会他是个胆小鬼呢,看来我比较小人之心啊!欧阳炎的读心术那么厉害,要是当时他看出我的想法,我该多不好意思啊。不过现在他正忙着吃东西,根本没有抬头看我,看来他并没有注意到此刻我的心理活动。

“所以我说这份工作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危险系数还不小呢!”他吃下一些点心,微笑着说。“看你今晚的表现,我付你的工资倒是物超所值的。就看你自己愿不愿意继续干下去了。”

“我当然干下去啊,好不容易遇到你这样的——呃,不以貌取人的老板。”我支支吾吾地说,其实我是想说好不容易遇到帅哥老板,不过怕他觉得我太肤浅,只好敷衍地找了个理由。

“你怎么知道我不以貌取人呢?”他好奇地问道。

“因为门口那个弗兰肯斯坦,不,那个大叔的长相实在是不敢恭维啊,你不是也雇佣他了吗?”我振振有词地说。

“哦,原来如此。看来雇佣他是正确的选择。至少为我赢得美名了。”欧阳炎说道,看他的样子,他正在拼命忍住不发笑。“其实你来我这里之前也参加了其他公司的招聘吧,为什么没有在那里任职呢?是不是因为那里的老板以貌取人啊?”

“不是。”虽然万般不愿,但我还是老实说道:“是因为我以貌取人。”

欧阳炎听到我这么说,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这就是所谓的就业双向选择吧,是不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