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政策联姻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2035字
  • 2020-11-11 15:30:25

又来了,对这些直男来说,女性的柔弱是最吸引他们的特质之一;如果再加上不错的长相,简直就是所向披靡的斩男利器。根据艾荞她们的说法:男性为女性提供帮助之时,也是其魅力发散最强烈的时候。只不过她的言论我不能全盘接收——因为她是一个只要反派长得好,三观跟着五官跑的典型。

善于察言观色的欧阳炎或许是感受到了我既不屑又不满的情绪,急忙转移谈话主题。“比拟杀人案已经有结果了,此次事件的主角也不是丁氏兄妹;我们还是来谈谈西门家这次遇到的新情况吧。”

“好的。”我的八卦之心毕竟没有妹妹艾荞那么强烈,还是做正经工作要紧,马上点头同意。“根据我掌握的资料,西门家唯一留下的二女儿西门沁雪是三姐妹中长得最美的,而她在大火中失踪的大姐西门浩月是最能干的——据说她还跟S市的一个神秘组织有关联,不知道她的失踪和西门家族遭遇的厄运跟那个组织有没有关系。”

“这可真是说来话长。”欧阳炎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表情。“西门江花和西门洋去世,西门浩月失踪后,西门的家主也中风入院了。西门沁雪是临危受命接下了家族的生意,虽然一开始大家不看好她,但她意外地做得很不错——西门家的房地产公司运营顺利,家务事也料理得井井有条——如果她的日子维持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可惜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西门家原本是在那些房产巨头的势力下力求分一杯羹,但随着实力雄厚的企业的崛起,他们的家族生意逐渐变得举步维艰。”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我忽然有点感触,很难得地掉起书袋来。“根据我看过的诸多历史轶事和稗官野史,掌权的女子除非是像武则天或者冯太后那样的强者;一旦遇到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多半还是只能通过联姻一途来解决问题:秦始皇的祖母宣太后就是这样做的。那些男的皇帝,就只能派公主或者宗室之女去和亲,其实还不就是自己无能。”

“历史上的和亲政策虽然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战争,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对那些用来和亲的女子来说却很不公平。她们大多数人都是惨淡收场,就算是很有名的王昭君和文成公主也是如此。”欧阳炎总结道:“所以我不太赞同这种所谓的牺牲个人成就大多数人的做法——每个人都应该有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权利。”

“和亲的事,王昭君和文成公主貌似是自愿的哦。”我提醒他道。

“摆在她们面前的道路,本来就没有多少选择吧?”欧阳炎反问。

“一般人也用不着做这种选择题。”我不慌不忙地回答:“你想想看:就算在古代,平民百姓的女子也没有资格跟敌方的皇族和亲,最差也必须是宗室女子或者宫女才行吧?联系到如今的政策联姻,双方肯定是门当户对的,这样才能达到强强联手的双赢效果——你的朋友中有不少人都具备政策联姻的条件,应该有点领悟吧。”

“没想到你对这个问题看得很透彻。”欧阳炎赞许地点点头:“看来你的确是协助我弄清楚西门家案件的最佳人选!”

除了我之外,你难道还有其他助手吗?我心中默默反问。但转念一想,欧阳炎有不少既有能耐又有地位的朋友,愿意协助他的人肯定大有人在,只不过这项服务需要他付钱的就只有一个我而已。于是我马上停止了要挑衅他的作死想法,换上一副诚恳的笑脸。

“那当然,我跟你八字这么合拍,一定会尽全力帮你的!”

欧阳炎神秘地微笑起来。“好吧。既然你这么有干劲,就不说废话了,言归正传吧。我已经说过:西门家的衰落基本上源于比拟杀人事件,四位家族继承人失去三个;唯一留下的西门沁雪内无助力,外有强敌。她和南宫凌是青梅竹马的朋友,因此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她最先想到求助于他。”

“南宫凌虽然是南宫世家唯一的儿子,但他对经营企业不感兴趣,他们的家族生意差不多都由长姐南宫凤掌管,而她对与西门家合作的意向不高,直接拒绝了西门沁雪的请求——南宫凤是个很精明强干的金融人才,对她的商业判断南宫凌不好多加置喙。西门沁雪虽然很失望,但她也无法改变南宫凤的想法,只好另寻主张——而她最终的选择就是与古代的和亲类似的政策联姻。”

“既然南宫凌帮不了她的忙,她选择联姻的对象就不会是他了吧?”

“没错。虽然符合她要求的人不少,但这种事必须双方都有意愿才能成功。就这样寻寻觅觅几周后,西门沁雪的眼光落到了跟她的家族素有交往、近年来发展势头也很顺利的北堂家族身上。”

“北堂家吗?”我的八卦雷达忽然被启动了:“我记得乔松发布的最新版S市美男排行榜上就有姓北堂的人,排名还很靠前呢!”

“不就是在我前面的北堂玄吗?”欧阳炎故意大声提醒我。“他是北堂家年轻一代的一对双胞胎中的一个。”

“既然是双胞胎,那他的兄弟为什么没有上榜啊?长相应该差不多嘛。”

“他们是异卵双胞胎,阿玄从小就长得很好看。”欧阳炎对北堂玄的称呼莫名其妙地变得亲切起来,他遗憾地摇摇头。“阿武本来也不错;可惜他脸上有一块很大的胎记,影响了外貌的美观度。”

“北堂双胞胎叫玄武啊。”我忍不住提出对他称谓上的疑问:“话说你怎么对他们这么熟悉,还直呼其名?”

“他们的事情我当然清楚;我们是堂兄弟嘛。”欧阳炎的语气十分轻描淡写,仿佛正在说的是什么跟自身完全无关的客观事实一样。“我也是北堂家族的成员,我的名字叫北堂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