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比拟杀人事件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2509字
  • 2020-11-01 18:49:05

三十年前,S市被政府划定为经济特别行政区。从那时起,不管经济还是文化、教育都开始高速发展起来,很快成为全国、甚至是整个东方首屈一指的繁荣城市,被誉为一颗璀璨闪亮的东方明珠。就我个人看来,这座既先进又华丽的城市算是非常宜居——身为这个城市的原住民,父母亲工作都不错,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应受的教育和其它个人培养项目也一个没有落下。而对我的亲妹妹许艾荞、一个时尚八卦文化严重上瘾者来说,这里简直就是超级天堂。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这座城市能提供给艾荞的八卦养分就不少——这里的财经及娱乐界有不少赫赫有名的家族,上流社会里的名媛贵公子也比比皆是。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就像希尔顿酒店的继承人帕里斯或者卡戴珊家族一样,乐于跟大众分享他们的生活点滴,让艾荞这样的粉丝们津津乐道。而不久之前,这些名流家族中著名的地产商——西门家发生的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不幸事件,更是让闲得无聊的围观群众们大大兴奋了一番。

可惜的是,当那次事件传得沸沸扬扬、风头正盛的时候,我们全家却为了庆祝父母25周年的银婚纪念,阖家出国旅行去了。回到S市之后,艾荞立即开始恶补自己落后朋友们的八卦消息。那股劲头让人感觉要是用在学习上,肯定什么目标都能达成。

她万万没想到:正当其上蹿下跳、拼尽全力搜集信息的时候,我却不费吹灰之力就接触到了此案件的第一手的内幕资料——原因就在于我的老板欧阳炎,亲身参与到了这桩奇特事件的解决当中;而他跟我分享这类消息,并不是因为他是艾荞那样的大嘴巴八卦者,只是为了向我介绍这起案件跟推理相关的奇妙之处——被认为跟我市H大学的幽兰路杀人事件相关、甚至是后续的西门家死亡及失踪事件,是一起典型的比拟诗词连续杀人事件。

有关这类案件最著名的推理文学作品,当属横沟正史的《狱门岛》:书中鬼头家的花子、雪枝、月代分别按三句和歌“黄莺倒吊啼初音”、“头盔压顶虫嘶鸣”、“与女一家荻和月”描述的场景逐一死去。不知是巧合还是凶手的主观故意,他选择的下手目标、西门家三姐妹的名字恰好也是浩月、沁雪和江花。浩月、江花先后出事,其中一人被确定死亡,另一人则在西门家的大火中失踪;西门家的独子、名作家西门洋随后也被人杀死。他们的遇害现场都留有一首与其情状相似的诗词;至此为止,偌大的西门家族只留下二小姐西门沁雪一人苦苦支撑。

“经过这件事后,西门家肯定大不如前。”介绍完前因后果,欧阳炎作出结论:“我原本以为西门沁雪是一位美丽大方的淑女;但经过南宫燕那件事后,我对这类女性的真实形象还是持保留意见。”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不会对女性产生恐惧症什么的吧?”我担忧地问。“那可就不妙了哦!毕竟乔松那个网络美男排行榜上的人都是直男。”

“你到底在想什么呢?我又不是非要上他那个排行榜!他的标准跟我何干?”欧阳炎无语地瞪我一眼。“我的个人取向正常得很:如果能遇上一位长相漂亮、头脑聪明、通情达理的女生——谁会不喜欢呢?”

“那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生呢?”好不容易有机会打探帅哥老板的神秘背景信息和情感经历,我的八卦之心禁不住蠢蠢欲动。

“有是有。可惜每当我觉得有个女生还不错的时候,几乎马上就会发现:她已经名花有主了。”欧阳炎的语气不无遗憾——买东西总遇上售罄,打麻将几次三番被人截胡,不论谁都会开始怀疑自己的运势问题。

“没想到你的桃花运这么烂啊!”我忍不住为他感到唏嘘,“有没有考虑像孟旭一样,请个大师看看杨柳山庄这里的风水啊?”

我必须承认,这个提议包含了不少私心的成分——万一这里糟糕的桃花风水影响到我这个员工就不好了(管家殷大叔倒是不要紧的。据说他结婚几十年了,还有三个孩子,生活非常幸福)。

“别闹了!我一听孟旭的介绍,就知道他说的那个大师是个装神弄鬼的家伙。”欧阳炎连连摇头。他好像又一次看穿了我的小心思,补充道:“你也不用担心,我早就帮你算过了。我的先天演卦很准——你的桃花运很不错的。”

我吓得惊呼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什么时候算了我这种东西啊?”

“一开始就算过了。毕竟招聘新员工不是小事,还是要看各方面能不能跟我合得来才行。”欧阳炎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又不是在相亲。我不屑地撇撇嘴,问道:“那我的八字跟你合不合?”

“很不错啊——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配合良好;案件也基本顺利解决了。”他又补充道:“西门家的案子发生的时候,你刚好请假出国了;好在又有凌和丁智勇刑警的妹妹帮忙,案情的真相很快就水落石出了。”

“那个非常怕老爹的贫血刑警有妹妹啊?”我对此人印象特别深刻:“他妹妹奇不奇怪?”

“怎么会奇怪呢?她漂亮又可爱,像个洋娃娃一样。”欧阳炎对她赞叹有加:“她的文学素养也很高,西门家比拟杀人事件的诗词之谜,就是她破解的。”

“哦?!”我的八卦之魂又一次被他话语中的热情点燃,揶揄道:“你刚才说的感觉不错的名花有主的女孩,是不是就是她呀?她男友是何方神圣?”

“虽然我不想助长你八卦的兴头,但碰巧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事实上,那个人你也是见过的。”欧阳炎看到我的样子,皱了皱眉头。“我见证了他们相识的整个过程,绝对不会想要从中插一脚的;我只是欣赏她的才能而已。”

“是啊,没错!你又不是外貌协会的成员,当然是更重视才华了!”我不想惹老板不爽或者伤心,马上见好就收。“话说她既然能解决诗词杀人事件,才华确实不一般。”

这句话确实是肺腑之言:从小我就不太爱诗情画意、风花雪月的东西;也不像一般小女孩一样爱装扮自己,直到现在衣柜里的裙子也没几件。虽然我的头脑和学习都不错,但更热衷于进行体育活动——在这方面,我似乎颇有天分,尤其是武术类的项目,不管是训练、考试还是竞赛都进行得相当顺利;成果也是显而易见的:高中毕业的时候,我拿到了跆拳道三段的黑带;18岁以下少年组女子自由搏击冠军。

可惜我的父母并不看好这些跟武力值相关的成绩,反而一再尝试把我往娴静文雅的淑女路线上引导。在我坚持要在杨柳山庄工作之后,老妈给我添置的窄裙套装等无用的物品被束之高阁,让她越发头痛不已——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担心:文武全才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在各方面都有优势得多。

“对了,我记得你和紫瞳提过:乔茵既漂亮又能打;南宫凌的女友是不是也这样?”

“不是!”欧阳炎笑着摇头:“除了漂亮和头脑好,她跟乔茵没什么其它共同点了——事实上,她就像朵温室里培养的鲜花一样,娇弱得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