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又见密室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1578字
  • 2020-08-08 11:12:32

“发生什么事了?”我忍不住问道——欧阳炎少有的没有直入主题,反而介绍了一通事件发生的其它背景,算是比较罕有的情况。

“由于谣言的影响,负责慈善事务的南宫燕小姐受到很多网友的抨击。”欧阳炎回答道:“更麻烦的是:还有人寄一些充满恶意的包裹,比如烂番茄、死老鼠、臭鸡蛋什么的。”

“死老鼠臭鸡蛋真的太讨厌,味道好恶心!”我厌恶地狂皱眉头。“据说阿魏树脂(Asafoetida)和硫化氢就是这两个味!”

“味道浓烈的气体虽然会引起不适,但也能很快让人注意到;相比之下,一氧化碳那样无色无味的有毒气体要危险得多了。”欧阳炎叹了口气,说道。

“南宫燕这样的世家小姐自然从来没面对过这样的事情,她整个人变得担惊受怕又沮丧。南宫家则马上为她请了几个保镖,以保障她的人身安全。甚至连警方都介入调查了一番:结果发现嫌疑最大的,也就是去世的那位大学生的家人,并没有做这些事的可能和意图——出事之初,他们的确悲愤交加,但很快跟南宫家的慈善组织达成了和解;办理完儿子的事之后,他们就马上回家乡去了。”

“除了这件事之外,她还有没有卷入其它会让人记恨的事情?”

“南宫燕性情很温和,也就是做慈善的时候才会抛头露面。平时的多数时间都留在家里做做家务,也热衷做手工和养花莳草——南宫家的大宅里并没有雇佣管家,就是因为有她在家坐镇的缘故。也正是因为在工作时间,家里往往只有她一个人在,所以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南宫燕小姐首当其冲地成为了目标。”

“前两天,有一位重要的生意伙伴要到南宫家作客。为了晚上的大宴会,南宫燕忙碌了一整天。她应该是感觉疲倦了,喝过午茶之后就决定小睡片刻,到晚上六点左右再起床梳洗打扮,准备参加宴会。晚宴八点开始,可一直到七点四十分,她还是没有露面。家人认为她可能是太累了,再加上包裹威胁事件,他们就吩咐佣人不要去叫醒她;反正生意上的事都由大小姐南宫凤处理,又有南宫凌从旁协助,二小姐不出席也无伤大雅。”

“这顿晚宴的菜式都是按客人的喜好精心准备的,众人享用着美酒佳肴,宾主尽欢。晚宴结束收拾打扫的时候,佣人们发觉南宫燕整晚都没有出现过——宴会上使用的餐具和器皿都是名瓷和金银器,存放这些的橱柜钥匙只有南宫燕才有;他们不得不去请示南宫凌,问该如何处理。”

“听了他们的说明,南宫凌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以往家里的大小事务都由二姐一手处理,她总是注意时间,管理得井井有条。不管多么疲倦,她也不至于在明知有重要晚宴的情况下昏睡好几个小时。再说她原本是打算出席宴会的,睡前应该定下了闹钟才是。这么想着,他就和大姐一起去南宫燕的房间敲门;可不管他们怎么叫,里面都没有任何动静——逼于无奈,他们最后只能命人把房门撞开:南宫燕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房间的床上。”

“南宫凌赶紧冲过去查看她的情况:只见她呼吸微弱而急促,脉搏散乱;他和南宫凤一起拼命呼喊摇晃她。南宫燕虽然醒转过来,但始终意识不清。他们马上拨打了急救电话,将她送到了医院里——检查结果是:她中了草乌头的毒。”欧阳炎一边说,一边把书桌上的一本书翻开,朝我递了过来。

我看到打开的那一页上写道:“乌头,毛茛科植物;母根叫乌头,为镇痉剂。侧根(子根)入药,叫附子。”

“附子?这种毒药在韩剧里好像很常用。”我回忆道:“大长今的妈妈就被灌了附子汤,不过好在没死;西汉宣帝的结发妻子许后,也是在生产之后,被人在药里下了附子毒死的。”

“没错!乌头分为草乌、川乌;草乌的毒性更大。因为采集时间、炮制、煎煮时间不同,或者中毒者个体差异不同,乌头中毒剂量差别很大。”欧阳炎点头称是。“所以有人中毒后可以幸存;南宫燕也属于这幸运的一员——因为发现的及时,再加上乌头摄入量不大,她被抢救过来了。”

我苦恼地问道:“她不是自己服毒的吧?你刚才说南宫凌他们撞开门进了她的房间,那个房间该不会又是密室吧?”

听到我的话,欧阳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艾薇,你说对了!而且这不是上次那种凭借伪证钻人心理空子的假密室,是货真价实的密室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