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流言中的慈善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2227字
  • 2020-08-05 10:48:00

“艾薇,你对八卦有什么看法?”欧阳炎又悠闲地啜了一口茶,问道。

我一头雾水。“你说的是你手上拿的这个龟甲八卦还是Gossip那个八卦?”虽然是英语专业毕业生,我还是尽量不在对话的时候毫无必要地插入英语单词。但汉语是在是太过博大精深,有些词句的涵义太多,不得不用相应的英语单词来区分一下。

欧阳炎忍不住笑出声来。“是我的错!没说清楚这个词的意思——我指的是八卦绯闻,就是美剧里那种。”

“Gossip Girl吗?那部剧是我妹妹的最爱之一啊。”我撇撇嘴:“她简直是把它当作社交和时尚圣经;此后更是一头扎进这个领域里乐此不疲——上次那个S市网络美男排行榜,就是她给我看的。”

“那个啊?上面有很多都是我的朋友和熟人呢。”欧阳炎补充道:“虽说称不上什么权威发布,但他们的确是处在S市八卦绯闻的漩涡中心,人们对他们的事很关注,尤其是对他们情归何处格外感兴趣。”

“你也是其中的一位吧,干嘛说得事不关己一样?”

“正因为我也具备让人八卦的基本资格,才要煞费苦心的逃离人们注目的焦点啊。”欧阳炎苦笑道。“还好我不是南宫凌那样的世家出身,也不是紫瞳那种如彗星划过天际般闪亮的长相和背景,勉强还是可以离开聚光灯下的。”

听到他的这番剖白,我似乎隐隐约约窥见了他神秘背景的某些部分。可惜我还来不及更进一步地探知什么实质的内容,他就把话题转到了南宫凌的委托上。

“南宫凌家的基本情况,只要是对八卦绯闻稍有兴趣的S市人都会略知一二:他的曾祖父从原籍家乡来到此地之后,凭着精明地生意头脑和扎实肯干的精神很快打下一片天地,同时扎根下来;然后是他的祖父和父辈,他们同样勤勤恳恳地做事,还有不少分支同族人,在社会文化界也做出了傲人的成绩。他们南宫家族很重视慈善事业,传到凌这一辈,慈善事业就是由他的二姐——南宫燕小姐全权负责。”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他有两个姐姐——大姐南宫凤是金融奇才,她负责南宫家的生意运转对吧?”

“没错。她是一位非常精明能干的女士,行事干脆利落、雷厉风行;南宫燕也很能干,但的她性格要温和得多,也很有同情心,非常愿意帮助弱势群体的人。”欧阳炎遗憾地说道:“可惜的是,这次遇到麻烦的就是她管理的慈善事业。”

“南宫家的慈善事业涉及很多方面,但根据祖上的遗嘱,他们比较侧重对教育和医疗方面的资助。如果两者有冲突的话,又会优先处理医疗方面的事务——南宫家凭借自身的声望,联合了市里其他几家豪门望族,建立了一个非常完善的医疗资源数据库。其中包括一个全国最大最好的稀缺血型血库——依靠它的帮助,不知有多少人从死亡边缘重获新生。”

“那真是造福人类!”我赞许的说,同时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我的血型非常之普通。要是那种熊猫血的人,很多体育运动都不能参与——万一不小心受伤流血,可不是需要输血就立刻有得输的。”

“为了防止这种意外情况的发生,很多权贵人物在出远门的时候,都会带上备用的血包。”欧阳炎解释。

“我出门记得带盥洗包就好了;他们居然像吸血鬼伯爵一样带血包?贫穷真的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我的语气有点酸酸的。

欧阳炎似乎觉察到了我的些许嫉妒心理,宽慰地说道:“你没有这种急救的需要不是更好吗?更何况,有时候医生还必须面对二选一的状况——两个只能救一个,不管怎么选都会面临不幸的结局。”

“不久前,南宫世家的医疗数据中心就遇到了这个难题:有两位同一稀缺血型的病人同时申请用血,但血库的贮备只够一个人使用。为了救人,南宫家尽全力去寻找能为他们提供血的人,但还是没能赶得及:那位没得到血的病人很快就去世了。”

“在这种状况下,他们怎么判断给谁输血呢?”我感觉到了问题的复杂度:“事关人命,总不能用掷骰子或是点大兵那种儿戏的方法吧?”

“当然是听取医疗专家的意见。”欧阳炎解释。“作为一个外行人,我也不清楚具体的操作方法。听凌介绍说,那些病人的主治医生要给出一份详尽的评估报告,重点要说清楚他们得救的几率,以及存活后的生活质量等等——人并不是神或是上帝,所以他们还会利用超级电脑的客观计算能力,分析出更需要、或者说更有价值的使用者。”

“听起来,他们算是尽量客观和公正地作出判断了。”我评价道。“这种顺得哥情失嫂意的事情,总是会有人不满意的;会引起麻烦也很正常。”

“得救的那个人是本市一个有名的浪荡子,他醉酒驾驶后出了车祸;做了手术后,他已经如预期的一样康复起来了。另一位病人是个大三的学生,打球的时候不小心受伤;除了流血的伤口,他还伤到了脊椎,就算治好了伤,他也有很大可能会半身不遂。”欧阳炎无奈地说道:“他们两个都是家里的独生子。死去的大学生的父母自然是悲痛欲绝,尤其是当他们听到输血的难题是如何处理的之后,更是无比愤怒。同时,针对南宫世家的不利谣言也开始流传开来。”

“就算那个人醉酒驾驶受伤有点活该,但也不能说救他就不对吧?”

“受伤的原因不是他们愤怒的关键;重点在于得救那个人的父亲是个富商,跟南宫世家还有生意上的合作关系——谣言的内容也就是围绕这一点:南宫世家为了自家的利益操纵慈善机构的医学评估,使他们生意伙伴的儿子得救,而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大学生放任不管。他们所谓的慈善事业,只不过是变相捞取利益的工具罢了。”

“可是谣言这个东西很难澄清的。”我为难地说道:“人们常说:谣言止于智者——可惜普通的社会大众很多都不是所谓的智者,这就是为什么八卦绯闻常传得满天飞的原因。”

“不管当时是多么轰动,人们的注意力也不会永远集中在同一件事上的。”欧阳炎理智地评论道。“就像风不会永远朝同一个方向吹一样,风向是可以随时转变的。问题是还没有转变之前,可能会造成难以磨灭的伤害,这才是最棘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