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职业女性的烦恼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5357字
  • 2020-01-01 23:04:59

当天我回到家后,真是越想越诡异——虽然进了家门后,我就无比自豪地宣布自己已经脱离了失业大军。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万一今天的经历是在做梦或者鬼打墙,那我明天醒来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更令人雪上加霜的是,我那个向来很乌鸦嘴的妹妹艾荞一听我描述应聘的经过,就无比肯定地说我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运气,遇到一个肯给本科生底薪三千的帅哥老板。不过老爸老妈倒是蛮兴奋的,老妈还特意给我拿出了一套早就准备好让我第一天上班穿的职业套装,不过我明天不会穿它的(穿上这种高开叉小短裙后还怎么骑自行车啊?)。要知道最近的公车站离那个杨柳山庄也有三百米远,步行去怕赶不及,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可不太好吧。

开门的又是昨天那个弗兰肯斯坦,真不知道那么帅的老板为什么要找个这么影响市容的人当用人。难道是帅哥这个东西也是要跟丑男一起看才会显得特别帅,就像《唐伯虎点秋香》里的秋香一样?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车子又开到了昨天到过的大宅外。我按用人的指示走进了老板的书房里,只见他已经坐在那张宽大的书桌后面了。不过还真是奇怪,他坐的那个位置虽然是逆光,可是大白天的,我怎么老是看不清他的样子呢?

“来得挺准时的,刚好是九点整。”他把两张合同递给我,说道:“这是聘用合同,你核对一下,签字后自己保留一份。另外今天我们会有客人上门,到时候要麻烦你作个记录,你可以用这台笔记本电脑。”说着,他把桌上的一台小巧的笔记本推向我这边。

“好的。”我回答着并接过电脑,可是心里对这份工作的性质和内容还是一无所知。这时,我这位名叫欧阳炎的老板又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似的,未卜先知地解释道。“其实我这里是个事务所,不过我并不是什么业务都接的。联系业务这些事情也不用你做,你只要在必要的时候从旁协助我就行了。”

“什么时候是必要的时候?”我问。

“就是你的特长能派上用场的时候。”他含糊其词地说:“你不是跆拳道三段吗?我想这个特长是会用得上的。当然这是特殊情况,一般情况下你只要做做速记,整理文件等案头工作就行了;或者是在我们外出调查的时候拿一下行李之类的。”

“你真的确定要付我每个月三千块做这么简单的工作?”我觉得难以置信。

“这个工作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欧阳炎笑了笑,“以后你就知道了。好了,客人已经来了,你可以去准备待客的东西,管家会帮你忙的。”

我一头雾水地走出门去。这时一个面容很威严的,标准英国绅士气质的管家先生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我身边——这里的人一个个都神出鬼没的。他向我作了个跟他走的手势,我便跟着他到了一间宽大的厨房里,这里有个山一样高的大冰箱,只见这个管家像长了八只手似的,在冰箱里伸进伸出,一下子满满一托盘的点心和一大银壶的茶水就准备好了。

“以后你自己来这里拿主人需要的东西。”他撂下这句话后就像出现的时候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我只好自己拿起那个超级大盘子和大茶壶,那姿势颇像耍杂技,不过我可是战战兢兢的——这些茶具看起来就很贵,万一打破的话我这个月的工资岂不是泡汤了。

这个杨柳山庄的内部结构还真是有够复杂,刚才那个管家先生又带着我七拐八绕的,差点就找不到回书房的路。幸好我记忆力还不错,总算是突出重围,顺利地回到书房里。可是那里仍然只有老板一个人——他不是说客人已经来了吗?

正在我纳闷的时候,主楼大门口响起了汽车喇叭声。过了一会儿,这位客人已经在我们对面茶几后的一张椅子里落座了。

她的样子看上去是一位三十岁左右事业成功的职业女性。虽然长得很漂亮,但给人一种不苟言笑、冷若冰霜的感觉。黑发向上梳起,在脑后盘成一个发髻。她脸上仔细地化了妆,但眼中还是透出几分苍老憔悴的神色。而她身上穿的是高级的夏奈儿黑白套装,戴着珍珠项链和配套的耳环。一股某名牌的香水味,从她的身上隐隐约约地透了出来。

“吴若男女士,你是南宫集团的南宫凤小姐介绍来我这里的,对吗?”欧阳炎开口问道,对方点点头。说:“我跟南宫小姐提过最近在我身上发生的怪事,她就建议我来你这里,她说无论多么复杂离奇的案件你都能解决。”

“她还真是过奖了。”欧阳炎谦虚道。“那么我们就开门见山地说好了: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怪事呢?”

“我是本市一家有名的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她开始叙述,不过由于紧张,她的声音有点发抖。我则在老板的授意下在笔记本电脑上飞速地打字记录。“这几年国家一直在完善立法,法律在生活中所起的作用也越来越大。我们事务所发展的势头还不错,我手头上也一直案子不断,钱当然也就赚了不少。上个月我们为了扩展业务的需要,打算多招聘一些法学专业的人才进事务所,怪事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发生的。”

“能请您详细说明一下吗?”欧阳炎问。

“好的。事情是这样的:这次的招聘是我主持的。被我们确定有参加面试资格的共有十个人,不过最后只有三个人会被录用。让我们感觉为难的是,有四个应聘者的表现都相当出色,但是按照我们事务所的预算,确实只需要三个人来工作就够了,于是我们经过长时间的考虑,终于还是忍痛割爱,淘汰掉了他们其中的一个。”吴女士说道。

“那请问你们是按什么标准把这个应聘者淘汰的呢?”我老板又问。

“这个……”吴女士那妆容精致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难堪的神情:“其实,因为他们四人在实力上来说实在是难分高下,最后我们只好淘汰了他们中外表最不出色的一个。”

“也就是你们淘汰了四个应聘者中长得最难看的一个是吗?”欧阳炎说道:“以外貌为标准选择的啊。”

“没错。这四个人刚好是两男两女,其实他们的长相都不错。其中的一个女孩长得相当漂亮,被我们淘汰的就是另外一个女孩子。”

“比起女职员来,你们更愿意录用男职员吧?”欧阳炎问,吴女士点点头。

这番叙述不禁使我满腹辛酸地想起了不久前劳而无获的应聘经历。于是我暗暗用凌厉的眼神瞪了吴若男这个身为女人却不帮同类的用人单位代表一眼;同时又把感激地目光投向了拯救我于失业的水火之中的帅气的新老板欧阳炎。

“在实力相同的基础上,你们若以这个为标准选人,也是无可厚非的。”欧阳炎又说:“相貌虽说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不过长得漂亮确实是个优势。”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他那张英俊的脸肯定给他带来不少好处,因此对这个问题他的确有发言权。

“可是那个女孩子本来以为自己肯定会被录用的,结果却让她大失所望。后来她又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我们最后没选她,是因为她长得不如其他的人好,就跑去做整容手术。可是为她做手术的并不是什么正规的大医院,在做使脸变瘦的削骨手术时出了事故,她因为手术失败导致的大出血而死亡了!”

听到这里,欧阳炎和我都大吃一惊,还真的有因为爱美而送命的人啊!我在惊谔之余听到欧阳炎说:“那死者的家属是不是认为你们律师事务所对她的死亡负有责任呢?”

“我们这次招聘可是完全公平公正的,最多在道义上给这个女孩的家属一点安慰性的金钱。法律上的刑事或是民事责任,我们事务所可是一点也没有。”吴若男一脸正气,官腔十足地说。

“既然这样的话,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欧阳炎奇怪的问。“你还说最近发生了许多怪事,跟这件事情又有什么联系吗?”

“请你看看这个吧。”吴女士说着递过两张纸给欧阳炎。“我每个星期都收到一张。这是最近两个星期收到的。最开始收到的那两张被当作人家恶作剧的东西,已经给扔掉了。”

我把头凑过去看看,只见第一张纸上画了个大大的恶心骷髅头,与一般的骷髅画法不同的是眼睛部位的两个洞画成细长形,而嘴却是个圆溜溜的大洞。而第二张纸上的骷髅就比较正常了,不过一般在其下方添加的两根交叉的骨头却放在了左右两侧,将骷髅夹在中间

“这个真的很恐怖!”我们的客人的声音有点颤栗:“开始那两张也是这样的骷髅,不过细节的地方好像有不同。所以我吓得一下子就把它们撕碎了。”

“可惜,应该是很重要的线索。”欧阳炎摇摇头。“你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吗?要是能想到有什么不同的话,会对我们弄清楚整件事情起很大的帮助的。”

“就是那两根骨头。”吴女士指着第二张画。“第一张上面好像也是放两旁,不过一高一低,没有这么对称;而第二张上面放得像个八字形。我就只记得这些了。”

“好。那么除了这个你还收到什么别的奇怪东西或者信息吗?”

“从收到这个起,我总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上班的时候或是在家的时候都能接到不出声的电话,昨天晚上更是吓人,我接到一份匿名快件,里面装着我这一个月来被人偷拍的各种照片。其中有一张就是昨晚我下班回家的路上拍的,这照片的背面还写着几个字‘时候到了’,你说我能不害怕吗?”

说着,她又把一个包裹递给我的老板,看来里面就装着她刚才说的偷拍照片。欧阳炎从中间拣出写有字的那张仔细观察着,最后说道:“字体像是一个惯用右手的人用左手写的,用的是市面上到处可以买到的粗签字笔,没什么特别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怀疑过什么人?他(或她)可能是这个暗中骚扰你的人?”

“老实说我还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死掉的那个女孩子是外地人,她的家属并没有要追究我们事务所的意思,反而对我们给予的人道抚慰金很满意,他们在女孩丧事办完了以后都回家乡去了。其他的嫌疑人就只有我工作上的对手了。最近我接手了一个经济案件,这个案子我差不多是十拿九稳可以打赢,而且因为涉案金额比较大,这次我的收入会很可观的。这个官司本来是另外一个律师事务所想极力争取的,不过最后还是败给我们了,他们可能因此而怀恨在心吧?”

“不过这种恐吓的行为实在是很幼稚,不像是法律工作者干的。”欧阳炎摇摇头。“你们为什么能打败对手争取到这个赚钱的好机会呢,介不介意说明一下?”

“这是我们的商业机密。”吴若男绷着脸说,语气硬梆梆的。

但是欧阳炎对她的这种回答好像完全不在意。“好吧,我想您的这个案子并不算复杂,不过我还是需要时间再仔细思考一下。这两天内应该会有解决的机会,今天您不如先回去工作吧。”

送走了这个身为职业妇女的客户,我脑子里差不多是一头雾水。可是刚刚老板还说案子不复杂,很快就可以解决?大概是看出了我内心的疑惑,帅哥老板又适时地说道:“艾薇小姐,你有什么问题不妨提出来,我们可以讨论讨论,我也顺便把整个案子的思路理清一下。”

我问道:“刚才那个女人既然被人骚扰,怎么还自己一个人跑来跑去的,那么害怕的话,可以请个保镖保护自己的吧?”

“那可不太经济啊,吴女士看起来是个很看中金钱的人。请保镖可是很贵的。”

“她的丈夫总不要钱吧?为什么不让他陪着外出呢?”

“她现在没有丈夫,已经离婚很久了。我猜是因为事业得意婚姻失意。她刚才戴在左手中指的戒指,我看很有可能就是她原来的结婚戒指。那种戒指以前曾经是很流行的一种结婚戒指的款式。她离婚了也没把这个戒指取下来,反而从无名指换到了中指,也说明她是个比较看中金钱珠宝一类东西的人,所以她不想浪费这个戒指。不过一般中指会比无名指稍微粗一点,因此这个戒指戴起来不是刚好而是有些紧了,估计佩带的时间也比较长了,戒指已经卡进中指的肉里。”欧阳炎回答说。

“你刚才还说这个案子很快就可以解决了,可是我还一点头绪都没看出来呢。”我说道:“你真的已经知道是谁恐吓她了?”

“当然还不能锁定到具体的某个人啊。”欧阳炎轻松地说:“不过线索已经差不多可以把这个嫌疑人圈入一定的范围。你看看那些照片吧,里面有几张很能说明问题。”

我拿着照片仔细研究着,这些照片的内容几乎是大同小异:吴若男上下自己的车啦,走进一栋应该是她办公室所在的建筑物啦,在超市或百货商场购物啦,以及在自己家的小区走动的啦。说实话,我除了能看出是偷拍的外还真不知道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你要注意的是这张。”见我完全摸不着头绪的样子,欧阳炎特别向我指指其中的一张。

“她在餐厅吃饭被拍的,很奇怪吗?”我抓抓头问。

“问题就在于这个餐厅不是一般的餐厅。”他又递过一张吴女士出入公司大楼的照片给我:“你不觉得这个餐厅所在的地方跟这栋大楼很像吗?事实上,我可以肯定这就是同一个地方,这个餐厅就是位于吴女士公司大楼的内部。像这种高级写字楼都有比较严格的门卫制度,进出不是那么随便的。员工餐厅更是不会随便对外开放的。如果说那个偷拍者可以拍到这张照片,说明他很有可能就是这座大楼里的一个工作人员。这边还有几张类似的吴女士在公司工作被拍的照片,这就更能让我们肯定偷拍者的身份——他并不是外来者,找了一两次机会进入大楼拍照。他进入大楼应该是畅行无阻的,他的确是在那里工作的一个人。”

“那他寄的那些骷髅头画又是什么意思?不像是要钱的嘛。”

“其实那也简单。”欧阳炎说着又把那两张画有骷髅的纸交给我。“不觉得害怕的话,你可以仔细看看这两张画。再结合吴女士告诉我们的被她撕掉的那两张骷髅画的特点,恐吓者会采取什么行动就呼之欲出了。”

可惜我跟他的思想一点也对不上号,虽然目光炯炯地盯着那两张图看了半天,还是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他该不会觉得我太迟钝而辞退我吧,我不禁有点担心。

这时欧阳炎突然轻轻笑了起来,解除了我的困窘。“你还真是不错,很多女孩子都不喜欢这种看上去很吓人的东西,多看一眼都不愿意。那个吴女士就是这样,所以把前面两张图撕掉了。你倒认真地看了这么久!”

“大概是我神经线比较粗吧?”我无奈地说:“也有人说我没神经。”

“这可是个优点。”

“真的吗?这是优点?”我眼睛一亮。

“在我这里工作的话,这一点绝对是优点。”欧阳炎认真地说。“好了,我们今晚还有行动的。你先休息一下吧,可以先做做热身运动什么的,你不是跆拳道三段吗?说不定你这个特长今晚能用上。说起来这个可算是你的另一大优点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