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不明所以的风水论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3833字
  • 2020-05-17 21:07:36

尽管我千防万防,还是被八卦的妹妹得知:我曾去过S市第一美男紫瞳的家。为了躲开这个喋喋不休的花痴女的追问和纠缠,我早出晚归,在杨柳山庄加班加点地工作。(可惜这里并没有那么多急事可办!)好在山庄里地方宽敞,有足够的空间给我练习跆拳道。除此之外,老板欧阳炎也鼓励我多多翻阅他的各种藏书。

虽然已经在X怪奇事务所工作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也接触到一两位欧阳炎的朋友,但他这个人留给我的神秘感并没有消退多少。尤其是当他晃悠着龟甲卜卦的时候,脸上若有所思的神情总让人感觉很有距离感。

从小就被家人认定为一个百分之百的现实主义者、想象力非常有限的我,对于神秘和悬疑的事物有着正常人应有的关注,但绝不过分投入,更不用说痴迷。因此,欧阳炎的私人藏书室里堆积如山的玄学书籍,比如《易经》之类的东西,我连动手翻一翻的兴趣都没有。

俗话说:女要俏,一身素;男要俏,一身皂;可欧阳炎却很适合穿白色衣服——这天他身穿一套非常合身的白色中式服装,让人感觉帅气逼人之余,又增添了几分高深莫测的气质。他穿着这样的衣服,就算是坐在书桌后用龟壳占卦,好像也没那么奇怪了。

“下乾上坎,是‘需’卦啊——‘需于泥,致寇至’。感觉挺适合今天要来的委托人。”他看了看散在桌面上的铜币后对我说道:“艾薇,请你用紫砂茶壶泡一壶普洱茶,再准备一些点心吧。”

“明白。”我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忍不住问道:“这位客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预约来的时间改来改去的,架子挺大啊。”

“他的社会地位如何,我说不好。但我知道他反复改时间的理由:并不是因为他爱摆架子,而是因为他很迷信,非要挑一个好时辰来。”欧阳炎解释道。

“什么鬼啊?”我的白眼差点翻到天际。“怪不得你穿得像个算命先生似的,原来是遇上了这号人物!”

“我并没有刻意模仿算命师,这个也不是用来算命的。”欧阳炎摇摇头,无奈地说:“这位委托人最相信风水。他刚刚乔迁新居,却遇上一些让他难以理解的怪事,搞得他茶饭不思、心神不宁的。”

“既然信风水,他新居的怪事不是应该去请教风水师,找我们干什么?”

“这个自然不需要别人提醒,他早就请教过一位有名的风水师傅;一会儿他来了,你就可以听他详述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了。”

我兴趣缺缺,“与其听这种迷信的人说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还不如多锻炼锻炼身体——这样才能留着有用之躯,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艾薇,你可不要小看迷信的作用——在科学没那么发达的时代,迷信对普通群众的影响是相当大的。”见我一副无心向学的模样,欧阳炎开始语重心长地对我谆谆教导。“比如说,古时候的人不知道打雷闪电、地震洪水这些自然灾害的生成原因,就把它们当作是天神的怒火;流星、彗星这些被认为是不祥的象征;而日食月食更是被当做天狗的吞噬。为了消除对这些自然灾害和天相的恐惧,古人常常会举行祭祀典礼——因此,历朝历代出土的古董物件中,拜神祭祀的礼器占了非常大的一个部分。”

“古董啊!”听到这个词,我眼前一亮,“很值钱的吧?”

我的关注点令欧阳炎感觉既意外又无奈。“古董也分很多种类的,它们的价值判定也很复杂——我们今天这位委托人的案子也跟一件家传古董有关,你一会儿仔细听听就知道了。”

听到这里,我对这件新案子提起了一点兴趣,但等到委托人到达,我的期待值瞬间又降到了零点以下。理由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一眼看得出来——我们的新委托人是一个大腹便便、满面油光的矮胖中年男子,一身Logo非常明显的品牌服装,但被他穿出了地摊货的气质,而暴发户必备的大金表和金链子、金戒指也无一例外地被他披挂得满身都是。

才刚见识过一位绝世美男的姿容,马上就来这么一位辣眼睛的角色,人生的际遇真的要这么大起大落吗?我懊恼地坐在自己的桌子后面,目不斜视地盯着笔记本电脑,前所未有专心致志地做着记录。

尽管如此,我还是无法屏蔽这位名叫孟旭的委托人单调而鼓噪的声音。落座之后,他看到茶,马上开始大吃大嚼了起来——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让人不禁替那些精致的香茶糕点感到可惜:真是猪八戒吃人参果,暴殄天物。

孟旭大概也感觉到自己的吃相非常失态。他放缓吃喝的动作,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欧阳先生,因为目前的麻烦事,我已经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呢。”

“不要紧,你慢慢吃吧——艾薇,麻烦你再拿一些点心来。”我老板宽宏大量地点点头,向我吩咐道。

我赶紧把食物拿了过来。这个孟旭浑身上下都是赘肉,五官胖得挤在了一起,十根手指貌似插在一个油饼上的十根肥香肠,整个人仿佛得能挤出油来。

“我太太,失踪好几天了,家里的事情无人打点,我都饿瘦了。”他满怀哀怨之情。我闻言不禁在心中翻了翻白眼:你说这话是认真的吗?

欧阳炎倒是满脸同情的表情,一副真心为他感到难过的样子。我觉得他此时很像心理医生或催眠师,让人不知不觉就把心里的话合盘托出。

“我真是搞不懂,明明已经请大师看过家里的风水,怎么我夫人反而不见了呢?”填饱肚子之后,他开始大倒苦水,将自己遇到的麻烦事一一道来。

“今年年初起,我们S市的大企业乔氏发展得如日中天。我以前跟他们做过生意,算是有些交情;得到乔氏的关照,我赚了一大笔钱,买了一所新房子。”孟旭的语气颇有几分得意。“按照大师的指示,我买的房产是乔氏开发的,无论是楼层、朝向、房型都是按大师的要求选的。本来凭我和乔氏的关系,可以得到一定的折扣;但大师说那不太吉利,还是按原价购买比较好,所以我只好放弃了这项权利。”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个人不光长相不行,连脑子也有问题啊——为了一些虚无的迷信居然跟实实在在的钱过不去,能省钱都不要的?

孟旭根本没注意到我不屑的眼神,自顾自地说道:“大师说我命格属水。东方的守护神是青龙,我家又刚好有一个传家宝——青龙布雨雕像,所以要选朝东的房子比较好。大师又说:水招财,要把雕塑放在财位上,这样我的生意才会越做越大。每件事我都按大师的吩咐完成得妥妥的,本来一切很顺利:除了财运,搬家之后我和太太的夫妻关系也大有进展——我太太叫林晓蓉,长得非常漂亮;她跟我结婚前,是个不太出名的模特。”

说着,他满脸得色地把一张照片放在欧阳炎面前。能当模特的人想也知道肯定长相美丽、身材高挑,跟这位矮胖油脸男是名副其实的美女与野兽组合。

“我们刚刚结婚一年,本来打算办个宴会庆祝一下。她失踪的日子恰好是我们结婚纪念日的前夜。我太太本来非常期待这天——特意订做了新衣服,还打算去银行拿些我给她买的珠宝,准备在宴会上佩戴。这新做好的衣服在她的卧室里原封未动,衣柜里的衣物也只少了一件家常穿的白色连衣裙和一双同色的凉鞋。其它什么东西都没少——皮包啊、钱什么的,连存折、信用卡之类的也一张都不少。如果是正常出走的话,至少也要拿些钱吧。”

“现在的移动支付很方便,倒不是非要带现金不可。”欧阳炎问道:“您应该没有冻结夫人的银行卡吧?”

“没有。”孟旭摇摇头:“既然银行卡都在,我以为没这个必要。”

“您和夫人的卧室不在一起吗?”

“我们住两间房,中间那面墙上有门相通,两边都可以上锁。”孟旭补充说明道:“这也是按大师的吩咐安排的,我夫人也认为这样比较好。”

“您夫人失踪那天的具体情况如何?”欧阳炎接着询问。

“据我家的女佣人说:她当天下午五点半左右回家,一到家就进到二楼的卧室,吩咐把晚餐拿上楼给她。晚上九点半左右,佣人上楼后,发现装晚餐的空餐盘放到了房门外;而情况有点异常,因为那道清蒸鱼几乎没过筷子,而另一道青椒炒牛肉却都吃完了——我太太根本不爱吃牛肉的,吃西餐也从不点牛排。她当模特的时候饮食要清淡,根本不吃煎炒的食物,总是清蒸水煮。我常常觉得她很没有口福,但我什么事都依她的,只要她高兴就好。”

“一个人的饮食习惯是不会轻易改变的,这一点确实奇怪。”欧阳炎点点头:“您是什么时候发现夫人不见的?”

“我那天晚上有个应酬,回到家都半夜了。我看见她已经躺在床上睡熟了,就没去打扰她,直接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第二天一大早,公司发生了一些急事,又没来得及跟太太见面打招呼。直到下午忙完了以后,我才打电话给她——可她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我赶紧跑回家,女佣说我太太一直没出卧室,更没有出门去外面;我和她一起上楼查看。结果我太太的卧室门从里面反锁了,钥匙一般由她自己拿着;关键是门上还有一个插销,插上后就算有钥匙也打不开门。我只好让司机上来,两个人一起把门撞开——结果发现卧房里空无一人,我太太不知去哪儿了。”

“也就是说:头一天的深夜,您还看到夫人在房间里,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撞开门之后,夫人就不见了。那房间还有没有其它的出口呢?”

“我家所有的窗户都装了金属护窗,护窗上两根金属杆之间的距离连个头都伸不出去。卧室附带的卫生间里,有一扇非常小的气窗,同样装了金属护窗;卫生间的门是一扇透明的玻璃门。我们冲进去的时候,卫生间里并没有什么人。”

“这么说,这间房唯一的出口就是被撞开的大门。”欧阳炎总结道:“大门是被反锁的,窗户也不能出入,房间里又没有其它暗门、密道等机关的话,就是一间完整的密室了。”

“我家怎么会有机关那种玩意儿?”孟旭反驳道:“这密室又是个什么?”

“没什么,”欧阳炎大概是不想浪费时间跟他解释这个推理小说术语,急忙问道:“关于您太太失踪的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地方吗?”

“就是那个青龙布雨的雕像,也一起不见了呀。那个按大师的指点,原本是放在我卧室里的,我太太失踪前还在。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我太太拿走的?”孟旭像是自言自语、十分困惑而又苦恼地说着,“那个雕像是我爷爷那辈传下来的,刚好又是符合我命格的招财之物,拜托您一定要帮我找到啊!”

“还有我太太的下落也是,拜托拜托!”他最后连连拱手作揖,向欧阳炎请求着,以此结束了这段关于事件的冗长讲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