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灰姑娘的水晶鞋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3566字
  • 2020-04-19 19:40:32

星期一的早上,由于好奇紫瞳委托的案件的进展,我啃了几口豆浆油条,就匆忙赶往X怪奇事务所——艾荞似乎觉察到了我周末的活动内容,但她出门拖拖拉拉、丢三落四的,绝对不可能跟上我的步伐。甩开她的询问和跟踪之后,我顺利回到了杨柳山庄的办公室。

帮管家大叔一起打扫卫生,收拾好办公室的内务之后,老板欧阳炎准时走进房间来。我把按他的喜好冲泡的特浓咖啡连壶端了上来,他赞赏地朝我点点头:“艾薇,你做事情越来越有前瞻性了——今天早上,我的确需要一大杯黑咖啡醒醒脑筋。”

“案子解决得怎么样了?”我一边倒咖啡一边问。

“丁智勇刑警为我解答了几个疑问。那个死去的女孩跟乔松一样,也是一位有名的直播博主。她平时直播的内容主要是名牌和时尚穿搭之类,在她家里也发现了很多正版的名牌衣服和包包。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她才被一些制贩假名牌的人看重,请她提供一些品牌产品的细节资料;在这一方面,她对自己的定位也相当高,只愿意提供一部分高端限定版产品的资料,要价当然也十分可观。”

“直播的收入也不少吧,怪不得她能买得起衣服包包?”

欧阳炎点点头:“开始我们还以为她欠了信用卡债,调查之后发现她的经济状况还挺宽裕的。除了自己的收入不错之外,在她周围还有一帮不知是男友还是金主的人——这些人也送了很多名牌礼物给她,极大地满足了她的物质需求。”

“她的死会不会跟这些金主男友有关?”我一半八卦一半好奇地问。

“难说,他们中有两个人的动机相对更强烈一些:一个家庭很富裕,也习惯于买高价的礼物取悦女友;但他的占有欲很强,死者身边围绕着众多的男子,让他心里很不痛快,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冤大头。另一个人家境普通,自己收入也不高。为了给死者直播刷礼物和买名牌,他借了一笔高息贷款;讨债的人整天上门,他被债务逼得焦头烂额之时,那女孩毫不留情地跟他划清了界限,因此他的杀人动机也不小。”

“除了这些人,死者还得罪了一些其他的人——根据丁刑警他们的调查,她曾经把同一件产品的资料卖给两位买家,但他们事先都跟她约好了只能给自己;她货卖两家,造成他们推出的新产品撞款,不得不降价恶性竞争。还有几位跟死者一样的直播博主,被她中途拦截抢走了数额不小的产品代言,也都对她恨得牙痒痒的。”

“感觉她跟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名作《尼罗河上的惨案》里那个富有的女继承人一样神憎鬼厌。”欧阳炎的书房里摆放着各类经典的推理小说,我休息或是喝下午茶的时候,就会拿一本来读读看。

“有动机是一回事,查清楚他们有没有具体实施犯罪的机会更为重要。”欧阳炎悠闲地啜了一口咖啡,满脸成竹在胸的表情。“经过警方的一番筛查,这帮跟她有这样那样过节的人都没有杀她的嫌疑——他们几乎都有不在场证明。更重要的一点是:死者是被自己家里的晾衣绳勒死;而这根绳子平常放在阳台上的储物柜里。就算是死者的朋友,也不一定知道这个所在,更不用说那些从没到过她家的陌生人。”

“凶手将她勒毙后还不解恨,按照童话故事里的内容,将她的两只脚各削去一部分,你认为这是为什么呢?”

欧阳炎突然向我抛出一个问题,我就像被要求进行随堂测试一样猝不及防。慌忙胡诌道:“杀她的会不会是她妹妹?也许她就像灰姑娘故事里的坏姐姐一样欺负妹妹,而妹妹当时正在坏姐姐的驱使下晾衣服,所以就地取材拿起晾衣绳作为凶器,把她给勒死了。”

“非常佩服你随机编故事的能力,艾薇!”欧阳炎大笑道,“如果不是已经知道真相了,我很有可能会相信你说的这个版本。”

知道真相你就说啊。我心想:这个人真的染上了推理小说里那些大侦探的坏习惯,总是卖关子;一直拖到最后一章,才把相关的人(包括凶手)都聚集在一个地方,将真相娓娓道来。

“按照我的建议,丁刑警他们把死者家里所有的服饰等物品,跟她在各种社交媒体发布过的内容统统比对了一次,结果确实有一件物品曾在死者的朋友圈向部分友人炫过,而在她家的现场却没有发现。”

“是什么东西?”

欧阳炎正要开口回答,但他的手机却不合时宜(也许是不失时机)地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后,连我都听到了话筒里传来贫血刑警丁智勇那有点聒噪而激动的声音。他说得又快又急,欧阳炎一句话都插不上,只是不断地回答“好”而已。

“情绪如此激动,看来他办案很顺利啊。”我对他上次破案后的反应还有点模糊的印象,不禁推测道。

“是啊,他已经顺利抓获了杀死那个女孩的真凶,也追回了消失的物品。为了感谢我协助他破案,特地打电话通知说:我的委托人可以取回自己的东西了。”

“什么东西?”我忘记自己问过同样的问题了,不由自主地又问了一遍。

“哦,我还没来得及说呢。”欧阳炎拍了拍脑袋,把他的手机向我递了过来。“这是丁智勇发给我的图片,你自己看吧。”

照片里拍的是一双超美的银色短靴,装饰着漂亮的天蓝色毛边和银色缎带;缎带顶端是两颗银色的星星。鞋面上装饰着无数颗最高级的奥地利水晶,在警局的灯光和丁刑警手机的渣像素影响下,仍然熠熠生辉、灿若星辰——由此可以想见实物会有多美。

“真好看,这是名牌吧?”

“对,这是顶级名牌的订制款,全球独一无二的一双水晶鞋——客户订购了两双,这双是冬季款;还有一双夏季款的正在制作中。”

“这次的案件就是由这双漂亮的鞋子引发的。死者的一位好友,恰好是制作这双鞋的品牌的销售人员。他向死者提起这双鞋之后,死者表示无论如何都想拿在手里欣赏一下——这当然是不被允许的,但那位销售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最后还是冒险把它拿了出来,还答应让她保留一个晚上。”

“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订鞋子的那位客户第二天突然要求提前取货。这本来不构成什么问题,因为鞋子已经做好,运到了S市的专柜上。他赶紧联系那个女孩,说自己第二天会去她家取回鞋子拿到柜上,那样刚好来得及交给客户——可到了约定的时间,当他到死者家向她索要鞋子的时候,后者却矢口否认自己曾经从他手上拿过鞋子:很明显,那双美丽的鞋子激发了她的贪婪之心,她已经打算将之据为己有。”

“这下那位销售彻底惊慌失措了。你也看得出来:那双鞋子的价格非常昂贵;以他的工资水平根本赔不起。更重要的是,品牌一旦因为他失信于人,他除了会被开除,失去工作之外,还会被时尚界列入失信人名单里;以后再想找到同样体面的工作,简直难于登天——气急攻心之下,他拿起死者在晾衣用的绳子套在她的脖子上。死者吓得惊叫起来,为了不让她发出声音,他失去理智地将绳子越勒越紧,直到她断气为止。事发之后,他将整间房彻底搜索了一番,终于找回了这双水晶鞋。”

我灵机一动,想起侦探小说里关于证据部分的某些桥段,高兴地叫道:“我明白了!死者曾经持有鞋子,所以鞋子上有她的指纹!你们就是凭这一点抓住凶手的对不对?”

“名牌专柜的工作人员为了避免污染昂贵的商品,总是戴着手套碰触这些东西;他已经把鞋子表面擦得干干净净。”欧阳炎摇摇头。“但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你手上有这么一双梦寐以求的美鞋,你能忍住不去试一试吗?”

“她试穿了鞋子,所以鞋子里留下什么证据了吗?”

“这是一双短靴,虽然凶手竭尽全力清洁和修复了它,但鞋子最里端还是留下了极微量属于死者的皮屑,已经足够给凶手定罪了——其实这鞋子并不适合死者,她穿起来有点紧,穿脱之下不免留下痕迹。凶手是一位专业销售人员,一眼就看出死者试图穿上这双鞋,也许他还因为死者的行为激愤不已,从而想起了灰姑娘继母的两个女儿试图穿上不属于她们的水晶鞋的故事。他手起刀落,削掉死者脚的一部分,就是为了讽刺她的贪婪和奢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的确不能太贪心。”我总结道:“而且灰姑娘麻雀变凤凰这回事只是童话;在真实的生活中,还是非常讲究门当户对的。”

“听你这么说,好像已经明白这双鞋的真正主人是谁了?”

我不死心地再次进行推理:“谁有那种财力,订购这双如星辰般闪耀的鞋子?北辰集团的紫瞳为什么要为了乔松的区区小事,亲自邀你上他家去?当然是因为他为心爱的女友订的鞋子出了问题,才来请你出马的。”

“Bingo!艾薇你的推理越来越像样了。看来只要坚持不懈地努力,总有一天能成功的。”欧阳炎欢乐地鼓起掌来:“因为乔松弄坏了乔茵珍藏的鞋子,求紫瞳为他挡一下妹妹的怒火,紫瞳这才要求提前取货的——不料最后却闹出人命来。”

“如果那女孩一开始就不要求看乔茵的鞋子,是不是就不会有这场血光之灾了呢?”我思考着说道。

听到我的话,欧阳炎又开始摇晃起那个卜卦的龟壳来。“像蝴蝶效应一样一环套一环,看来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啊。”

我一脸的无奈。“你又要开始宣传宿命论的思想了吗?”

“本来就是这样啊。你倍加推崇的紫瞳,其实也挺相信这些:他要求专柜销毁这双死者穿过的鞋,再重新做双一模一样的;这些鞋子都是他订购的,却要乔松去送出——他认为不能给恋人送鞋,那样会使对方离开自己的。”

“我也听过这种说法。”我肯定地点点头:“所以他这不叫迷信,而是谨慎和深情——紫瞳无疑是真正的王子;他的水晶鞋配上一位货真价实的公主,才是现实生活中的仙履奇缘!最重要的是:不像某些没有水准的委托人,他一分钱委托费都不会少付给我们的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