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星辰之馆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3820字
  • 2020-04-06 23:46:38

第二天一早,我依约先到了杨柳山庄;再跟欧阳炎一起乘坐他的双人座小车,飞速向紫瞳家的豪宅(我想应该是这样的房子)驶去。欧阳炎告诉我:紫瞳家住在S市地势最高的山顶上,是一幢独门独户的大宅子。

果然,我们的车最后开到了山顶一条单行道的尽头,前方只有高高的铁栏杆围住的大片树木草地和一扇沉重的雕花大铁门。按响门上的蜂鸣器,欧阳炎表明了身份和来意后,这扇大门哐地一声向两旁打开了,我们连人带车开了进去。这里不像杨柳山庄一般到处都是错落不齐的绿树,树木排列得很整齐。翠绿的草坪也修剪得整整齐齐,像是个高尔夫球场。此外,一般有钱人喜欢用来装饰庭院的假山池塘之类,在这里都看不到踪影。

五分钟后,我们到达了一座很有现代感的建筑——钢筋骨架和玻璃墙壁使房子的某些部分看起来像个巨大的水晶宫殿;处处遍布的室内植物又让人觉得这里是个大温室。室内看似很炎热,可实际室温却十分宜人。不知从何处还时不时地传来一阵阵带有湿气的凉风,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怎么会有人住在这么超现实主义的房子里啊?看起来既像个温室又像个大玻璃鱼缸,这里该不会叫温室山庄吧?”我发出感慨。

“这房子叫紫宸馆,不但设计得特别,还非常宜居。”欧阳炎解释道。“在不下雨的晚上,这里的夜空相当美——在紫色的天幕上,可以看到如钻石般闪耀的星星。”

我心有戚戚焉地点头。“主人姓紫,又有这般美景,这个住宅真是名副其实。”

“什么意思?难道我住的杨柳山庄是徒有虚名吗?”欧阳炎不服气地问。

“怎么会,杨柳山庄也是个百闻不如一见的好地方啊。”我赶紧回答。没想到被他听出话里的弦外之音,真是个感觉敏锐的人。住在这种房子里,还能跟欧阳炎这种人成为朋友,相信主人也不会是什么普通角色。

没想到我内心的独白居然会被欧阳炎看穿,他又一次及时答道:“这个人不是什么一般人物——你在网上也应该找到一些有关他的资料了吧?”

“他是S市网络排行榜上的第一帅哥。”我承认的确搜索过他,又顺势将这位总是很冷静的老板一军。“你只排在第五而已哦。”

“我知道,这名次貌似还上升了一点点——乔大公子给了我几分薄面。”他还是喜怒不形于色,坦诚地说道:“毕竟前几名都是那么优秀的人物!”

这时,一位发色雪白、身板挺直的老管家走过来,将我们带到一间有穹顶的、大到夸张的书房里。正当我正目不暇接地欣赏这间家庭图书馆的时候,这位管家又带着佣人给我们上了精致的茶点。我忍不住向欧阳炎吐槽:“其实不用看主人,光是管家你就输了人家好多分——殷大叔虽然人很好,可是长相气质一点都不像管家,就是个科学怪人嘛。”

“艾薇啊,虽然我知道你是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可还是要事先提醒你:一会儿见到紫瞳本人,不要因为太惊喜就盯着他漂亮的眼睛看——他不喜欢别人太关注他的眼睛。”

“为什么感觉跟希腊神话中的蛇发女妖美杜莎很像啊——不要看她的眼睛,不然会变成石头的。”

“什么美杜莎?”随着响亮的话音,这个大宅的年轻主人走了进来:他的容貌真是异乎寻常地俊美,掩映在浓密的黑色长睫毛下的眼睛,闪现出神秘的紫色光芒,使原本就较为白皙的皮肤更有光彩——相较之下,欧阳炎的长相和气质是既帅气又神秘——而他不愧是贵公子,还兼有一种令人凛然不敢逼视的高傲感。

看到紫瞳进来,欧阳炎赶紧把食指放在唇上,作出一个禁声的动作。我见状忙把盯着他的眼神移开,假装欣赏这里的室内装潢。

“这位是你新请的助理小姐?”紫瞳倒是毫不客气地打量了我一番,“能帮你做事,很有胆量的样子。”

“说什么呢,我很照顾员工的好不好?再说,艾薇是跆拳道黑带,武力值不会低于乔茵哦。”

“你也喜欢乔茵那种类型的女生吗?”一边听他们寒暄,一边老老实实吃东西的我忽然感到背后传来一股凉意,好像某人的杀气在渗透出来。“不然你选个助理,为什么要以她为参照?”

真没想到,这位气质过人的帅哥深邃的紫色眼睛里,会射出这么冷冽的神色。求生欲让我飞快地想起艾荞说过的话:他们俩提到的乔茵,正是这位北辰集团太子紫瞳青梅竹马的女朋友——看来他除了不喜欢别人注意他的眼睛,更不喜欢其他男性关注他的女友。

会读心术的欧阳炎似乎又一次洞悉了我内心的想法,赶紧用轻松的语气为自己开脱:“哪有,我都没有面对面拜见过这位乔氏大小姐、北辰集团‘太子妃’的机会;怎么可能妄下判断,随便给人家归类呀。”

“你没有见过乔茵?”紫瞳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是真的,我一直等着你帮我引见一下呢。”欧阳炎诚恳地回答,一脸无辜的表情。

“行啊!你给我当伴郎的时候,我给你引见一下我的新娘——不扯远了,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人向我说了一件奇怪的事。可我最近事情太多了,没办法抽身去调查,只好麻烦你代劳了。”

紫瞳做了个请他坐下的手势,欧阳炎马上选了离他最近的一张意大利真皮沙发式按摩椅,舒舒服服地安坐下来,端起一杯香茶喝了一口。

“难得你开口,我无论如何都要出力才行。”

“费用多少你照算,不必替我省钱。”紫瞳不愧是住着豪宅的大集团独子,出手很阔绰的样子。“反正这案子归根结底算是乔松惹来的,他会付账。”

紫瞳继续说道:“乔松这家伙以前就喜欢窝在网上;现在又迷上了网络直播——据说还挺受欢迎的,网上的粉丝不少。虽然我不太清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热衷看他八卦?”

他不解地皱了皱眉,我差点就要举手回答他——昨晚跟妹妹的一番谈话,刚好可以部分解答他的困惑。

“上个星期他在直播的时候,遇到一个漂亮的女生主动要求跟他连线,然后请他拿乔茵的一双鞋子给她看看。”紫瞳不屑地说:“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还是那个女孩太会撒娇什么的,他居然真的做了这件蠢事。”

私下拿妹妹的鞋子真的这么不应该吗?我的内心充满了疑惑。但转头一看欧阳炎,却是一副气定神闲、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异常的样子。

“乔茵为人很大方,可她不喜欢别人随便动她的东西,尤其是服装、饰品这些。”提到女友,紫瞳的语气明显柔和了许多。“乔松当然知道这一点,平时他绝不会不经允许,就擅自从她的衣帽间里拿东西;可他那天就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拿了那个女孩想看的鞋子,还好死不死地把可乐洒在了鞋子的缎面上。更倒霉的是:那鞋子好像是什么限定版,想再订购一双一模一样的是做不到了。”

“这种情况难不倒网络达人乔松——他马上在各大购物网站和二手闲置用品网站搜索,很快就找到一个住在本城拥有这双鞋的人。联系了对方之后,他出高价把鞋子买了下来,很快就收到了同城同日送达的快递。”

“他拍下鞋子的时候真的松了一口气。收到包裹以后,他把鞋子照原样放回乔茵的鞋柜里,自以为成功躲过她生气的拳头了。谁知当天乔茵回家后,却一眼看出那只是一双逼真的仿冒品——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后,乔松当然没有悬念地被她暴打了一顿。”

“乔松可不是那种会吃哑巴亏的人。他向来睚眦必报,这次被一个网络卖家骗了一大笔钱,他气得到职能部门举报——因为制贩假品牌是违法的,案件通常由我们经济监察局和警方一同处理。其实这也算不上什么特别的案件:那个卖家通常买来正版产品,让工厂仿造以后再出售。不过乔茵那双鞋非常少见又昂贵,他只好雇一些人,去专柜或者私人藏家手里看过,拍下细节图片后再仿制。”

“难道乔松直播间里那位要求看鞋子的美女,就是做这件事的人其中的一员吗?”欧阳炎问道。

“没错。她是这些仿冒业者雇来,专门找最难得的限定品资料的人员。”紫瞳接着解释道:“她的电脑里有很多这种名牌的图片和视频截图,跟乔松直播连线拍下的乔茵那双鞋子的视频也在其中。”

欧阳炎闻言惊讶地赞道:“你们的效率真够高的!不但找到了卖假货给乔松的人;还找到了那天施美人计向他拿资料的女人——当然乔松买的的那双鞋应该不是根据她提供的资料仿制的,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不错,我们也不是靠那个制假的人找到她的。事实上,她的案件跟制贩假品牌似乎没有太多关系,是丁智勇他们处理的。”

“丁智勇先生是刑警啊——这么说来,她的案件是刑事案罗?”

“她被发现死在自己家里,虽然被翻得乱七八糟,但家里什么都没丢的样子——警察局法检科的科长褚云是我的朋友,他告诉我那女孩是被自己家的晾衣绳勒毙的。最奇怪的是:她死后被人用刀把两只脚各削去一部分——左脚的脚趾和右脚的脚跟。”

我忍不住插嘴道:“这跟灰姑娘辛黛瑞拉的继母带来的两个坏姐姐的下场一样:她们为了能穿上王子带来的水晶鞋,一个削掉脚趾,一个削掉脚跟——凶手的意思难道是:死者是灰姑娘的坏姐姐,为了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硬要凑合,结果遭报应了?”

紫瞳一脸并不关心的表情。他兴味索然地说道:“具体的情况,你们可以去问丁智勇,只要能帮他破案,他是什么都愿意跟人分享的,尤其是那些头脑好、有推理才能的人。”

感觉敏锐的欧阳炎听出了他不愿再多谈的意思,急忙从按摩椅上站起身来告辞,紫瞳果然高兴地将我们送出了紫宸馆(当然他不可能送我们到遥远的大铁门处)。在返回市区的路上,欧阳炎忙不迭地向我解释。

“紫瞳这个人品行很好,但是脾气不太好,待人接物也不亲切。不过这很正常——毕竟他是豪门贵公子出身,父亲又很疼爱他。”

“我觉得他很不错,还愿意为了朋友,亲自请我们做事。”不论出身,就凭紫瞳的长相和外形,我对他的所作所为容忍度非常高。

“关于他请我们到紫宸馆的动机,我也觉得很奇怪。本来想找机会旁敲侧击地问问,可他仿佛看穿了我的想法,刚才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啊。”欧阳炎遗憾地道。

你这个读心高手也有被人看穿的一天啊,我幸灾乐祸地想道。此时的欧阳炎似乎陷入了沉思,根本没空理会我的思绪。他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看来正忙于联络能提供破案资料的人——也许是傀儡公馆案件里见过的、紫瞳口中提到的丁智勇刑警。他那张贫血的面孔和大惊小怪的表情,跟超级大帅哥欧阳炎、紫瞳比起来,真是太没有观赏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