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连续死亡事件之谜
  • X怪奇事务所
  • 原茵yin
  • 3313字
  • 2020-03-19 22:58:55

我们一行三人走出刘光的办公室,向这次事件的另一个当事者——纪文丽所在的重症监护室走去。

“果然如此,睡得死气沉沉的。”在病房外换无菌服的时候,丁智勇透过玻璃向房内张望着,幸灾乐祸地说道。

“她的状况有点不对劲吧?”欧阳炎担心地说。

“不就是普通的植物人状态吗?”我们两个粗神经的人都不以为然。走进阴暗的病房里,我觉得浑身都不舒服。更何况病床上躺着的,是一个为了一点无聊的人偶收藏就害人无数的变态女人,我越发不想在这里多加逗留。

“不好!”欧阳炎忽然惊呼出声,按响了墙上的救命铃。

他对围过去的我们两人说道:“她的呼吸和心跳都没有了。有人把这些送来探病的花束挡在这些医疗仪器的前面,让人不能发现病人的异样,怪不得刚才进来的时候,会觉得不对劲。”

“她已经死了吗?”我问。

“这种状态不知道有多久了,不过我看救活的可能性不大了。”欧阳炎说。

这时,大批医生和护士冲了进来,我们几个被迫退到门外。几分钟后,这些人也一个个鱼贯而出,主治的医生看看丁刑警,摇了摇头。

“真够倒霉的,刚刚怀疑她可能是上次器官贩卖案件的嫌疑人,结果她无缘无故地挂了。”丁智勇刑警看上去很沮丧:“本来可以立功的,这下又要被老爸臭骂。”

“智勇,用不着这么早就放弃。”欧阳炎安慰他:“只要能确定刘光和纪文丽这两人的罪行,就能把那案子结了,也可以算你功劳一件哪。”

“可是这两个人都死了,要怎么结案啊?”丁刑警还是很苦恼。

“我早就说过了:在这桩案件里,不能说话的人偶比活人的作用要大多了。刚才在纪文丽的枕头下,我发现了这个东西——这就是可以证明她罪行的有力证据。”

看着欧阳炎神神秘秘展示的东西,我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是杂志上那张照片里出现过,后来又神秘失踪的日本和服公主娃娃!

“怎么回事,这个是被纪文丽拿走了吗?可是在她昏迷之后,这个娃娃还在刘光的办公室里呀?总不至于是这个娃娃自己长了脚,走到这个重症监护室里来了吧?”丁刑警惊讶地说。

“当然不是这样。我不是说过了吗:纪文丽的昏迷是一件很奇怪的事——现在我明白了:我的怀疑并没有错;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受伤,只是假装昏迷而已,目的就是要杀死刘光。”欧阳炎肯定地说道。

“杀刘光的是她!”丁刑警和我异口同声地惊叫。

“没错。其实整件事情的布局根本不复杂,只不过纪文丽借着手术失败与人结怨,制造了那个高空坠物事件,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受害者,假如她不这么做的话,只要刘光一死,那么他人际关系网中跟他最亲近、同时又有过分手冲突的纪文丽就会马上成为最大的嫌疑人。不过,只要自己先成为没有行动能力的受害人,就不会有人怀疑她了。”

“刘光和纪文丽这两个人,因为各自不同的原因,参与了贩卖人体器官的罪恶勾当,从中取得了大量金钱。纪文丽居住的‘傀儡公馆’里到处都是她害人的罪证。而刘光据说是成功研究出一种治疗心脏疾病的新手术方法,从而在医学界名声大噪,也引来了杂志和其他媒体的采访和报道。这样的研究,不用细想也知道是需要大量金钱来推动的。所以这两个人可谓一拍即合,成为了最恶的一对拍档——因为两人时常接触,其他人就把他们看成了一对情侣。”

“现在他们两人都死了,他们之间究竟有没有过这种关系已经无从知晓;不过就算有,这一层脆弱的感情纽带也早也断裂了。”欧阳炎说:“无论如何,他们关系的破裂已经成为事实。纪文丽这个人喜欢控制别人,而刘光也属于野心勃勃的类型,自然不甘心受他人摆布,其结果必然是两人之间的摩擦越来越多,最终走到分手的地步。”

“既然这样,分手就分手好了,用不着杀人吧?”我不解地说。

“那是你的想法,纪文丽可绝对不会这么豁达的。”欧阳炎摇摇头。“你忘了吗?这个人的性格特征,是绝对不允许本来属于她的东西变成其他人的,或是本来跟她在一起的人弃她而去。随着事业的蒸蒸日上,加上纪文丽又是个不好相处的女人,刘光可能认为没必要再跟她一起作恶来换取金钱,就向后者提出了分手。”

“纪文丽表面上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可是在暗地里,她渐渐萌生了杀意。后来,她给一个八岁小男孩动手术出了事故,与家属发生了纠纷,他们扬言要报复她。纪文丽认为这是一个将自己变成受害者,不受怀疑地杀死刘光的大好机会,就毫不犹豫地下手将刘光杀死了。”

“她是怎么做的呢?”丁刑警问。

“非常简单。”欧阳炎说:“因为纪文丽已经假装昏迷过去,刘光对他的戒心也就没有了。于是她就在今天下午实施了她的谋杀计划。”

“为什么是今天下午?”我奇怪地问。

“你没看到医院门口的布告栏吗?今天有上级来检查医院的工作,所以很多人员被临时抽调去搞接待工作了,重症监护室这边的看护和工作人员比平时要少得多。”欧阳炎解释道。“纪文丽熟知医院的情况,选择了一个没有人会注意她的时间,从重症监护室里溜出来,随身携带了一个装了致死含量的洋地黄的注射器——这个东西应该是在她假装昏迷前就已经准备好,只要仔细地藏好,不被来照顾她的看护发现就可以了。这一点不难做到——你们肯定也注意到了:她的房间里摆满了来探望她的人送的花篮之类的礼物,只要把注射器藏在这些东西里面就可以了。”

“纪文丽拿着毒药,悄悄地来到了刘光的办公室,按照死亡时间来推断,当时正是午后,也许刘光正在午睡,所以他未加挣扎,死状甚为平静。纪文丽抓住机会把毒药打入他的右手手腕里。洋地黄发作很快,刘光死去以后,纪文丽拿走了他放在书柜里的日本公主娃娃,她这样做的动机可能是出于她对这种娃娃一贯的热爱。不过我认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

说着,欧阳炎把傀儡娃娃的外壳整个地翻转过来,我们看到里面有一个小小的铝质管子,被紧紧系在娃娃内部那些用来操控其动作的那些密密麻麻的线上。把那个小管子拿出来一看,它的一端好像有个盖子,丁刑警将它用力一旋,管子就被打开了,掉出一小卷纸来。

“这上面记录的,是他们两个参与贩卖器官交易得到的利润的数目,简直就是罪恶的帐本!”丁刑警小心地展开来看着,一边解释道。

“有了这个,就算纪文丽和刘光这两个嫌疑人都死了,你也可以把贩卖器官案圆满地结了。”欧阳炎拍了拍丁刑警的肩膀说。

“对啊对啊,这回我爸爸应该不会骂人了!”丁智勇刑警看上去相当地激动。“我要赶快去向他汇报,晚了他又会不高兴。”他一边说,一边一溜烟地跑走了。

“那个警察局长确定跟他有血缘关系吗?干嘛那么害怕啊?”我看着这位刑警大人兔子撒欢般的背影,吃惊地问。“他爸是史前霸王龙吗,动不动就抓他出气?”

“爱之深,责之切嘛。”欧阳炎微微一笑。突然,他正色说道:“你看,那是纪文丽的父亲,他的脸色真是不能再坏,肯定已经知道女儿死亡的噩耗了。”

“换句话说:我们的报酬都泡汤了?”我感到抑郁起来。“这个案子还有些让我不明白的地方:既然是纪文丽杀了刘光,那她的死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还有,一开始让我们怀疑刘光之死不是自杀的疑点——他手上那三个针孔是怎么搞的啊?纪文丽可是个医生,她应该不会要扎那么多次吧?假如她真的那么做的话,刘光早就醒来反抗了。”

欧阳炎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有道理,另外那两个针孔肯定不是纪文丽扎的;刘光已经死了,当然也不可能是他自己扎的。排除了所有不可能之后,我们能得到的结论就是——有个第三者做了这件事,其目的就是为了提醒:我们刘光的死是有隐情的。我相信也是这个人往纪文丽正在注射着的葡萄糖吊瓶里加了点其它的东西,把她也送入了地狱。”

“《神秘的第三者》,我昨天刚看完了你书房里这本克里斯蒂的短篇集。”我满怀希望地问:“这个人到底是谁,你肯定已经知道了吧?”

“遗憾地是,我不知道。”欧阳炎耸耸肩。“假如你是被人操纵着的傀儡娃娃,有可能知道在背后拉动细线的人是谁吗?”

“可是……小说里面的侦探,一定可以把罪犯抓到的啊。”我不服气地反驳。

“艾薇,现实可比小说里让人惊奇多了。”欧阳炎摇摇头,仿佛觉得我太幼稚。“你看,在小说里,男女主角经历了一番冒险之后,往往都可以得到丰厚的回报——可实际上,我们累个半死,还不是连半毛钱的委托费都没拿到吗?”

他干嘛好死不死地提到我最烦心的事啊?还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为了缓解失望的情绪,我伸手到随身的包包里,摸摸早上发的那沓厚厚的钞票。

这才是现实啊。我想:今天刚好是我家附近一家超市的特卖日,还是去大肆采购一番、大饱口福好了——说起来,人为了维持住承载灵魂的肉体的功能,赚钱糊口才是重中之重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