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世纪魂穿,逆天重生

九劫已成空,生死尚从容;

青天犹可补,何必待来生。

——九宫染歌

万古大陆,千年风云皆汇聚于此,星辰大陆,有着天脉之称的横断山脉,落日之森,地险山峻,灵兽聚集,险恶之名,远闻于世。

落日之森,其雄阔,主脉横贯东西南北,天下四国,支脉蜿蜒十二万余里,崇山峻岭以数万计,千仞峭壁,其恶,瘴谷毒潭,凶泽恶岭不计其数,其间灵兽霸道,即便是封号圣者一般的强者,迷失其中,稍不慎,亦会尸骨无存。

山谷春意盎然,繁花锦茂,桃花纷纷,一位浑身是血的少女躺在花丛中,好似花中受伤的精灵。

突然,少女睁开了双眼,漆黑的瞳中划过一丝血色,少女抬头望向四周,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她回想起前世的事,眸中划过一抹恨意和凌厉,她九宫染歌身为华夏第一古医家族继承人,华夏佣兵王,坐拥黑白两道首席,更是有望在此次华夏选帝选帝中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女帝,可惜,一男子空降华夏,与她争权斗势,她在与那人决斗之时被击败,导致她被那人折磨致死,万剑穿身,一想到那全身的血洞和那人阴鹜冰寒到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心里就一阵发怵。突然间,一阵疼痛感袭上头,不属于她的记忆汹涌地侵入她的脑海。

这具身体的主人名云染歌,伽蓝帝国云家嫡女,伽蓝帝国是星辰大路上最为强盛的国家,而云家则是伽蓝帝国最为古老的家族,没人知道它何时存在,据说天地人初始,它便存在,从伽蓝帝国存在开始,云家人从未有人涉入官场,但它就像是伽蓝帝国的守护神,不与皇权纠缠,却是与皇权平起平坐的无冕之王。

云家现任家主是云染歌的爷爷云楚澜,但云楚澜年轻时一心扑在修炼上,所以子嗣极少,只有一位儿子,名云顾延,也就是云染歌父亲。云顾延天纵奇才,弱冠之年已达封号圣者且至巅峰。云顾延生情向往自由,喜欢云游四方,云染歌母亲九宫烟瑶就是云顾延从外带回来的,两人回来后没多久便成亲了。一年后生下嫡长子云倾尘,两年后生下二儿子云倾寒。云倾尘五岁时被测出紫品天赋,也就是在那一年云染歌出生,也是在那一年九宫烟瑶突然失踪,在那一年云顾延为了寻找九宫烟瑶,重新踏上了四方,自此杳无音信。

现在云家只有云楚澜和兄妹三人,以及一个云楚澜认的儿子,而云染歌也未测出天赋,大哥云倾尘也被人下毒,以致经脉尽废。二哥在三月前也遭人陷害,差点命丧兽口,至今昏迷不醒。云染歌与五皇子帝容锦从小有婚约,但因云染歌未能测出天赋,经常被帝容锦的爱慕者辱骂甚至殴打。而这次却因云染歌送了帝容锦生辰礼被花将军府大小姐花涧用灵器打伤晕死,被她命人扔下悬崖。

云染歌睁开双眸,眸中寒气乍现:我会为你报仇的,放心。

这样想着环顾四周,前面有一条小溪,她便强撑着身子走到溪中,脱下血衣。云染歌一边清洗身子,一遍检查身体上的伤痕,触目惊心,云染歌眸中闪过冷光,闭眸叹了口气。算了,来日方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唇角勾起一抹血腥之气。

“本来无事贪睡在此,未曾想竟看到了一位美人出浴。”耳边一阵轻笑传来。

云染歌心中一惊,手臂一挥溪水激荡,云染歌飞快出水捞起旁边的衣服穿上,抬眸,眸光快速扫向四周。突然定在某处,随即飞身上树,足尖轻点,脚下踏出惊鸿步,几乎瞬间就落到了树干上。抬眸望去,瞳孔微缩,眸中划过惊艳,他是她见过为数不多的绝世男人。

只见男人一头长及腰间的墨发,如墨色绸缎在背后恣意铺染,北风吹来,墨发张狂飞扬。额前几缕细丝垂下,若有若无的遮住那双眼眸,那双眸,黑如苍穹,仿佛蕴藏天地间最纯粹的黑,浩瀚如那广袤的星空,深邃似那宇宙的无边,让人沉沦,让人移不开眼,只这一双眸就夺尽了天地光泽给人一种天地上下唯吾独尊的压迫感。微勾的唇角危险乍现,说不出的极致魅惑,道不尽的隽永飘逸。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拢在袖中,一袭紫金长袍,尽显雍容华贵。温润中隐藏霸道,优雅中彰显雍容,那是天山雪莲般的高贵与华美,地狱火莲般的强势与毁灭。

云染歌强吸一口气,垂眸,危险至极,强大到深不可测,不可硬碰,以后若是可以就远离他。这个认知让云染歌十分不满,妈的,现在太弱了。

而男人同时也在打量她,女子一双剪水清眸,却带着冷淡和不羁,漫不经心,却似乎看透了一切,只是此时眸中带着明显的倔强和不甘。这丫头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掐出水来。小脸白净,未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世容貌,腕上古朴青镯衬出如雪肌肤。虽其穿的衣衫已破,却难掩其傲骨和桀骜。

云染歌盯了他一会儿,眸子一眯,几乎是想都没想她伸出手打了个响指,半晌,周围树叶沙沙作响,并没有出现她意料之中的冰凌,云染歌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手,心里一阵尴尬,男人看着她微微挑了挑眉,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动作,这是作何?

云染歌嘴角一抽,这是怎么回事?异能失灵了?她微微低了一下头,脑子极速转动,垂眸道:“本……小女子不知尊上在此,无意冒犯,还望见谅。”

说完,云染歌没管其他,转身踏出惊鸿步,拼尽全身力气,疾驰在山谷中,明明身无灵力却眨眼间身影消失,犹如白驹过隙一般转瞬即逝。

男人望向远去的倩影,并没有要追上去的意思,低眸,微眯,深邃无波的眸底划过缕缕冷光,方才那丫头分明气数已尽,转眼却命数大变,又有了生气,前后性格竟也截然不同……呵,有点意思。

“主上,北辰公子邀您一叙。”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来到男人这里,来人的禀告换回男人思绪。

“何事?”男人撇了他一眼,嗓音清淡。

“属下不知。”来人一身黑衣劲装,半跪在地上,始终不曾抬起头,恭敬的说。

男人微微闭眸:“就说本王闭关了,不见。”

“是”,来人离去的步子顿了顿,“主上,可需要属下去查一下那女子?”

男人睁眸,令人沉沦的黑中闪过一丝红光,绯红的唇微勾,“去吧”

来人应了一声,便悄然离去。男人目光停留在来人离开的方向,那人名唤墨影,对他可以说是衷心不二,还有一人名唤疾风,他并不知晓二人来自何处,只知自己一次受伤醒来两人就在身旁,总觉得他们有事瞒着自己,而自己也似乎忘了什么事,这种感觉让他极不舒服,要不是两人这份衷心,他早将他们赶走了。

忽然,男人不知想起什么,修长的身躯慵懒的坐起来,下一秒银光乍现,身影消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