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农家娇女(2)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29字
  • 2020-08-11 12:30:00

系统很快给了回复,仍旧是那萌萌的腔调,甜死人不偿命。

“可以给宿主看简要概括喔~”

听得苏瑾瑾眉心不住地跳,她忍:“好,快点。”

她必须要快些了解剧情,否则在原主亲人面前穿帮怎么办?

系统的动作的确很给力,苏瑾瑾闭着眼,一阵恍惚的空白过后,再睁眼时,脑海里就填塞了些陌生的记忆。

她现在住的村子叫作景德村,在时下这个没落的年代里,景德村算得上富足之地,在这里基本上人人都有饭吃,有遮风避雨的地儿,不至于挨饿受冻。

而原主的家,在村子里算得上顶顶好的了。村中的人都知道,苏家的人能吃饱不说,还月月有余粮、时不时能吃得上肉食,更别提苏家去年还建上了土砖房,简直就是遥遥领先村中的其他人家了。

苏瑾瑾了解过后,不由有些汗颜,敢情原主这家庭,还是个村中首富啊!

她想起先前她还无比嫌弃这土砖盖的房子,苏瑾瑾一时之间有些沉默了。

剧情还在继续传输,这篇文的女主叫做柳青月,同男主是青梅竹马长大,两人早就暗生情愫,可偏偏原主这个娇气包过来横插数脚,让两人分分合合数载。

直至男主黯然去了京城,等他考取功名回来后,却发现自己的小青梅被嚣张跋扈的恶毒女配欺负得不成人形……

可想而知,后来的原主被男主收拾得有多惨,不仅她惨,苏家上下还都被她给连累了。

苏瑾瑾回味着这些情节,心塞得回不过神来。

苏家这么富裕,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原主顿顿能吃上别人馋了一年的肉,爹妈和弟弟又拿原主跟命根子疼,平日里生怕原主有哪点不顺心不顺意的。

tm这日子过得不潇洒恣意?非要去惹女主的人??

系统萌哒哒地出来:“这是宿主你写的喔,并不是原主自己的想法,不然的话,以她的怨气怎么足以拉宿主进书里来……”

“别说了……”被拆穿的苏瑾瑾咬牙地打断它的话,以手捂面,真是…一失手成千古恨。

正说着,外头突然传来有些嘈杂的声响,似乎有好几人。

“……你怎的在外头,瑾瑾呢?怎么不看着她?”

“许郎中,快快随我进来……”

这声音粗声粗气,直令苏瑾瑾心一提,她立马合上了眼,做出疲惫困觉的模样。

只是等了片刻,也不见人推门进来,不知孟氏说了什么,外面那道突兀的声音也低了下去,只能隐隐地听见说话声,却听不清在说什么。

“放心吧,他们暂时不会进来。”系统放开视线观察了片刻后,回来同苏瑾瑾道。

苏瑾瑾这才松缓下来,面对原主的父母,她还真是一言难尽,不知该用什么情绪来面对他们。

书中的苏父苏阿贵与苏母孟氏,在景德村民眼中,是奇葩又另类又令人艳羡的一家子。

年轻的时候,苏阿贵的父亲,也就是原主的祖父是个屠夫,卖猪肉为生,在当时没吃没穿的年代里,苏家被镇上的百姓和村中邻里争相捧迎,后来原主的祖父去世后,苏阿贵子承父业,却把这个小摊贩越做越大。

就这么说,现下全村乃至全镇里的猪肉,都是经过苏阿贵接手的。

苏瑾瑾忍不住赞叹了声,这tm,人家只是肉贩,就已经惹人羡慕不已,苏父可是包揽全镇肉摊的经销商啊!

难怪原主顿顿都吃得起肉,最后吃的一提起肉就频频皱眉,反而还更喜欢鸡蛋起来。

还有还有,原主刚成年时,家里的门槛就被保媒的险些踩塌了去,这可不就是因为有苏阿贵这么个厉害的爹么!

“灰灰,这次还是虐女主吧?”

系统看了她一眼,萌萌的声音慢吞吞的,带着犹豫:“是、是啊,怎么了……?”

苏瑾瑾眼眸发亮,气势足得很,她甚至忍不住想大喊一声:“来吧来吧!我准备好了!虐倒女主!”

但顾忌着外头的人,她到底忍了下来,只是压低的声音尤带着激动。

“我觉得,这个世界我能拿到S级评价……”

……

苏阿贵很是忧愁。

许郎中已经被妻子送走了,可……瑾瑾还不知道怎么样了,这可是溺到水里啊,万一哪里没检查到,以后出了毛病可怎么好?

苏阿贵看了眼紧阖着的门扉,又直哀哀地叹气,背着手来回走着。

原本就着蛋汤咬着薄饼的苏岭,也不敢再吃下去了,他连忙放下碗筷,端了杯水过去递给他阿爹,只是也没换来苏阿贵的好脸色。

“书可看了?功课可做了?”

听了这接二连三的问话,苏岭头皮有些发麻,登时也不敢再说些其他话了,把年前刚买的瓷杯往苏阿贵手上一放,就滚进了自个儿屋里去。

苏阿贵正把那摇摇晃晃的瓷杯端稳,就见门口孟氏回来了,迎上前去又把杯子给了她,直道:“瑾瑾到底是如何了?我也不敢进去打扰她……”

孟氏瞪他一眼,“好好的,就是没什么精神劲头,得亏我闺女安好无恙,不然我现在就拿刀砍了他家去……”

碰上柳家的事儿,苏阿贵是不敢顶撞孟氏的,如今她数落一通,苏阿贵也只能不言语地听着,那颗提着的心却是也放下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到了晚间,苏瑾瑾觉得饿得发慌,肚子不停地咕噜叫,让她迫不得已起身,开了门走出去,一阵浓郁的菜香扑鼻而来。

孟氏应该是还在厨房炒菜,堂屋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和苏岭,男人看着背影就膀圆腰粗,是村中大汉的标配,此时苏岭正捧着本书卷,磕磕巴巴地念给男人听。

苏瑾瑾一时之间有些迟疑,她能猜得出这应该就是苏阿贵了,可该怎么打招呼倒是个难题。

她犹豫间,苏岭一偏眼就看见了她,连忙大喊:“阿姐!阿姐怎么起来了?”

说着,苏岭跳下长凳,噌噌噌地就跑了过来,拉着苏瑾瑾让她坐在凳上。

苏瑾瑾有了慰帖,顿时觉得有这么个弟弟还真是不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