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亡国公主(40)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05字
  • 2020-08-03 12:30:26

秦珣气笑了,他长这么大,除了白宁之敢这么同他叫板,没人敢这么蹬鼻子上脸地来气他。

扫了一眼大殿,秦珣说道:“那公主想挑哪位郎君?孤也好给你下旨才是。”

他都要被自己的才智给折服了,不仅把自己摘了出去,等会阿若拉指谁他都要说不,落一落这人的面子。

否则,真当他安南国是任搓任捏的面粉不成?

一直低眉敛目的阿若拉终于抬了眼,只见她微微偏头,目光在苏瑾瑾面前略过,终于停了下来。

朱唇微启,声音坚定。

“国师大人……”

……

园子里,苏瑾瑾百无聊赖地数着脚下的蚂蚁。

深秋时节的风有些些冷了,苏瑾瑾努力把自己缩了起来,毛领是兔毛的,她大半张脸都蜷缩进去,只露出一双眸子来看地上。

“……那大梁公主可还真敢想啊。”

“可不是嘛!”

隔壁不远处,又传来宫女叽里咕噜的说话声。

苏瑾瑾已经许久没听到这些熟悉的八卦议论了,她打起精神竖起耳朵来听,蚂蚁也不数了。

“咱们国师大人哪里是她能染指的?别说公主了,就是女帝也休想!”

“虽然说是这么说……可那日你们不在宴会不知道,王上可是先就夸了海口,让那公主自个儿去挑夫婿……”

“所以她就当真敢挑国师?!”

听及是前两日迎宴大梁公主时,发生的八卦,苏瑾瑾顿时就没了兴趣。

那公主胆量的确颇佳,敢让白宁之做她的驸马,难道她不怕半夜被人掐断脖子,死在床上吗?

哎……路人甲,莫管的好。

苏瑾瑾想着这些,脑中似乎有什么飞快地一闪而过,她抓不住也记不起来,索性就起了身。

唇边呼出一口气都能看见白白的雾,苏瑾瑾抖了抖有些麻麻的腿,把手交叉地往袖摆里一揣。

天慢慢地要冷了,再过些日子,她可能就会窝死在白玉姎的万东宫了,哪里也不会想去……

后头的宫女们还在叽叽喳喳地说着话,苏瑾瑾走得远了,听不清了。

她若是再等会,定能听见有人说的那句“那又如何,听说宴会过后,国师大人去寻了王上,说自己早已心有所属,说是……叫什么苏……”。

……

外头已经在传国师的亲事定在了隆冬腊月时,苏瑾瑾看着万东宫进进出出的内侍,抬着半人高的箱子,还绑了巴掌大的红绸缎,只觉得有些莫名奇妙。

这……白宁之成亲了,怎么往白玉姎这里送这么多东西来?

咬着糕点,思来想去的的苏瑾瑾突然眼前一亮,蹙起的眉也缓缓松开。

默默看了数日未吱声的系统:终于发现了???

下一刻,只见它家宿主右手作拳状,锤了下左手,恍然大悟道:“我怎么给忘了,白玉姎是白宁之的侄女呀!”

系统:“……”你个憨批!

白家太太诞下二子,白宁之是她年龄颇大时生下的,幼子本应当受尽宠爱,却因白宁之不讨喜的性格,未曾受过白家二老的多大欢喜。

而另一位则是白宁之的大哥,因着阖家上下都对这个弟弟不喜,他也耳濡目染起来,并不对白宁之另眼相待。

后来白家二老去后,他和白宁之分家,两家不曾往来,他便同白宁之隔阂愈深,已经到了两人见面也不打招呼的份上。

而在白府上下都不拿白宁之当主子看待时,白玉姎的出现就难能可贵起来。

白玉姎是白大哥的独女,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却不知怎的,她格外地黏这位小叔。

当时苏瑾瑾一笔带过这些往事的时候,并没有思虑太多,她只是心血来潮时,觉得白宁之作为男二,貌似有点太悲惨了,索性就给他点缀了些温暖。

这份温暖是没白搭的。

至少在后期,白宁之因为这个小侄女,整个人都不那么阴冷了。

得到自我解释的苏瑾瑾放心了,也没再思考为什么小叔成亲要给侄女送礼物……

苏瑾瑾这般放空了思绪,整个人都松缓下来,无意识地又在软榻上睡了过去。

……

等苏瑾瑾打着哈欠醒来时,暮色已经降临。

屋子里被宫婢留了盏灯,许是特意拨弄过灯芯,灯光不显明亮刺眼,在一片昏暗中散着恰到好处的氤氲光芒。

苏瑾瑾从榻上起来,一股寒气逼人,从脚底腾蹿而起,让她连忙拉了件薄氅披在肩上。

“苏姑娘……”

门外传来宫婢的唤声,带了丝不易察觉的焦急。

“怎么了?进来罢。”苏瑾瑾觉得披了件披风还不大够,索性也不下榻了,里三层外三层地裹着被褥,隔空同那宫婢对话。

宫婢得了她的令,连忙推门进来,冲她见了礼,便迅速地将由头说了一遍:“苏姑娘安,您快着些去明华殿罢,玉妃娘娘在等着呢!”

这宫婢急匆匆的语气,令苏瑾瑾没来由地眉心狠狠一跳,沉吟片刻后,她道:“你先去外头等候,我理理衣裳便来。”

门重新被合掩上。

夜里寒气深重,苏瑾瑾可不敢大意,将自己裹得严实,要是找不着银碳,她还要拎个手炉再走。

那宫婢等得有些分外焦急,见了苏瑾瑾出来,恍然松了口气道:“姑娘,快些走罢,否则娘娘可要怨我带您走得晚了……”

苏瑾瑾“嗯”了一声,跟在她后边走,她看着地上的湿湿润润,有些地儿甚至还滩着积水,她便随口问了句:“先前是下了雨?”

难怪她一起来就感觉凉嗖嗖的。

“是呢,宫外来的人来得正不是时候,赶着大雨来的,衣裳都湿透了,幸好箱子护得挺好没让雨打湿……”

“宫外的人……是谁来了?”苏瑾瑾觉得有些莫名,她除了认识白宁之和华画,旁的能自由出入王宫人却是不认识的。

那宫婢就不再说话了,以手捂着嘴,嘻嘻地笑着,神情有些揶揄的意味。

还说了句苏瑾瑾更听不懂的话。

“反正呀是大好事儿呢!奴婢啊,先在这儿恭喜苏姑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