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亡国公主(39)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27字
  • 2020-08-01 12:30:22

苏瑾瑾挪开目光,觉得有些无趣,她拎了酒杯,小口小口地抿了起来。

随即,内侍扬着声儿喊“开宴——”,等上座的秦珣动了筷,众人才纷纷敬酒、开食。

苏瑾瑾这才下意识地缩缩脖颈,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罔顾规矩,提前饮了酒,不过她坐在稍后头,好歹没人发觉她的举动。

歌舞声起,一片觥筹交错间,苏瑾瑾正看得起劲,她的衣裳突然被人扯了扯,苏瑾瑾假装不知。

前面的人恍若未觉,谢清欢顿了顿,咬着下唇,又偏头看了眼上座的和谐景象,她眼里隐隐有忍不住的泪花。

“谢姬,你是在哭?”

一道声音传来,压着嗓音,带着诧异,似乎是觉得谢清欢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有人一出声,周边的小主都看了过来,她们虽不讨秦珣欢喜,却因着身后的世家有足够的底气,并不虚位分低却独得王上宠爱的谢小主。

“她真的在哭啊。”

“晦气,好端端的宴席她在这儿装可怜,想勾搭谁?”

“别说了别说了,省的她今晚要吹耳边风了……把你们全都贬出宫去……”

“她倒是敢?一副小家子气,难怪是乡野里出来的,也就王上图个新鲜劲……”

几人唠嗑得越说说来劲,谢清欢脸色惨白,每听及她们说一句,她的身子便抖得厉害,泪珠子更是停不下来。

那几位小主声音虽低,苏瑾瑾却也能听个清楚,这些针对的话自她们口中说出,苏瑾瑾皱了皱眉,到底也没说什么。

毕竟,她现在是同谢清欢“恩断义绝”,别说没什么立场来安慰她,她也不想多事。

更何况,现在苏瑾瑾要开始刷谢清欢的仇恨值,本来任务就耽误了好久,哪能因为谢清欢委屈了一下她就要功亏一篑?

“主儿,您快擦擦,上头……看过来了……”

苏瑾瑾听出来了,这是先前骂了她一通的婢女柳柳,她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柿子果然是挑软的来捏呀,先前,她不过说了两句无伤大雅的话,这人便像苏瑾瑾要拿刀捅她主儿似的,好一通骂。

现下呢,那些恶言相向的小主,都是背后有靠山的,这婢女便不敢吱声了,只能来安慰她主儿……真是好笑。

苏瑾瑾心里最后的那丝愧疚散去,心道这个世界的女主人设真的崩了。

这么个目中无人又遇事软弱的人,她不信谢清欢看不清,可像这样隆重的宴会,她却仍将柳柳带在身边,不知是两人臭味相投还是怎么的了……

“宿主啊宿主,你现在的感受,就是当时读者的感受啊……”系统的机械音慢悠悠地传来,直让苏瑾瑾有些愣住了。

乐声渐渐平缓,舞姬在众人的注视下,反身弯下腰,在琴声发出最后一个颤音,以展露柔软的腰肢完结此舞。

一片应和声说好,苏瑾瑾心不在焉地随众拍了拍掌,她还未从“突然找到自己扑街的原因”中走出来,就听一道清冽的女声,陡然在一片略显寂静中响起。

“阿若拉,请安南王大安。”

苏瑾瑾抬起眼看去,是那位大梁公主走出了席位,方才她跪坐席间,苏瑾瑾尚且看得不是那么清楚。

现在起来了,才看见这位公主着了一身火红裙衫,苏瑾瑾努力瞪圆着眼,总算看清了那衣裙上绣织的……火凤。

凤凰磐涅,还绣得栩栩如生。

苏瑾瑾:“……”

这公主,心思昭然若揭啊!联姻联姻,就是奔着安南后位去的。

想着,苏瑾瑾看着秦珣的目光都是带着深意,好家伙,这下好了吧,看你怎么和谢清欢解释!

阿若拉甫一出来,众人的目光先是黏在她戴着红纱的面容上,又落在她那火红的裙装上时,纷纷脸色各异。

宛如在平静的湖中,陡然投下一颗石子。

秦珣之所以未封后,在座的皆心知肚明。

南城有八大世家,实力勋爵不分伯仲,而秦珣当时登基为巩固权位,各大世家皆迎了一人入宫,这么多年来,封诰一样、待遇等同,世家们虽有些不甘心,却从未有过不满之意。

是以,朝堂之上、后宫之中,皆默契地形成了一个圈子,无人敢跳圈而出明目张胆地宣告“我要做王后”。

可如今倒好,世家们都隐忍的事儿,倒被一黄毛丫头给捷足先登了,他们怎么能忍?!

苏瑾瑾拎着酒杯,环顾了一圈,览尽众人神情,她笑了笑又开始小酌起来。

台上,秦珣的面色也不大好看,他不愿自己的后宫中再塞进人来,玉儿和清欢的事就够自己头疼的了,再来一个,定要搅得更加不得安生了……

思罢,他又很快镇定自若起来,这到底是大梁派来的,不能当众拂了面子。

“起身罢。”

秦珣冷淡地抛下一句话。

这话里有话,男主不愧是男主呀!苏瑾瑾啧啧赞叹,把人当奴才使了,可这样说,这公主不会翻脸么?

这话落下,众臣面色稍稍舒坦了些,视线落在大殿中央的那抹赤色身上,又挪不开眼了。

阿若拉垂着长长的睫羽,听着秦珣那声如同对下人说“免礼”的话,她却未表露丝毫不悦。

高座之上,秦珣冷觑着她,微抬了下下巴,露出天生来的威严气势,他似笑非笑地道:“公主为何还在以纱覆面,莫非是觉得孤看不得公主真容?”

苏瑾瑾在台下听得讶然,这样当众挑衅人的面子,可不是秦珣的风格啊……

大殿之上,因着秦珣这话,四周皆是一片静默。

殿中伫立的阿若拉,她此时的眉眼却很是平宁,并无半点怒意。

冽然清脆的声音自她口中而出。

“安南王见谅。”阿若拉做了个苏瑾瑾看不懂的礼,紧接着又不徐不疾地道,“大梁国的公主自幼始便以纱掩面,除却国中血族亲缘者,无人窥得半分。”

“若安南王执意要看,不若……现下便让阿若拉同安南缔结之好。”

此言一出,不仅是秦珣惊了、众人愣了,苏瑾瑾也是呆住了,这公主……

牛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