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亡国公主(29)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33字
  • 2020-07-25 12:31:13

门被人有节奏地敲了两下,紧接着响起初九的声音:“苏姑娘,你在吗?”

在系统原型消失后,苏瑾瑾就立马警觉,翻身滚了起来,速度之快地令系统咋舌。等听见是初九的声音,苏瑾瑾这才松了口气,忙应了句:“在的在的。”

她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裙,步子慌乱间,又踩住裙摆差点跌倒在地。

听着里面的动静,初九退了两步又缓了缓,接着道:“苏姑娘,你慢着些。初九只是来通传一声,主子要您过去一趟,有要事相商。”

苏瑾瑾支棱着耳朵听了会,直到确认门外没人在了,她才又躺回床榻上,懒懒地叹息。

这都快两天了,就没见这人几面,现在又突然喊她,还有什么要事?不是要搞她吧……

苏瑾瑾忧心忡忡,这狗逼可是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啊。

纠结完毕,苏瑾瑾又重新起来,拍拍裙摆,揽着面镜子照了照,确定自己身上并无什么不妥的地方,她这才打开了房间的门。

……

百诚酒楼。

席间酒香浓郁得一阵阵扑鼻而来,摆盘精致的食物用缀花白瓷盘装好,盛酒的器皿、夹菜的筷箸,摆在案上的东西无一不彰显高雅之气。

苏瑾瑾垂敛下眉眼,往下看去。楼下恰好是集市,人声鼎沸的,凑的尽是普通百姓的柴米油盐,此时她身边的这扇合页窗大开,那些百姓的吵闹声、喊价声、孩童的哭声一一落在她耳中。

雅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吓得苏瑾瑾下意识地眼皮一跳,转瞬就听见一人的笑声奔她而来。

“宁公子,周某来迟了。”

苏瑾瑾稍稍错目看去,她的后遗症还没好全,但估计是慢慢随着时间推移,视线比前两天清晰了许多。

面前落座的人看着身形,约摸四十上下,面容看得不大清楚,但听着声音便令人觉着是个大气又蔼然之人。

实际上,并不是。

早在来这里之前,苏瑾瑾就被白宁之拉过去,听初九好好地同她讲了一番,此次他们要面对的人——应天镇富商周家。

周家在这镇子立足百年,因为其历代家主素爱乐善好施,所以这里的百姓对周家的态度,能用“爱戴”二字来形容。

可世人愚昧,不知掩藏在虚假之下真相。

而今天,他们就是来……同这家伙嗯,虚与委蛇的。苏瑾瑾兴致满满,颇有把周某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激动澎湃。

周肃戈脸上笑意不改,他抬了抬眼,注意到对面一身丫鬟打扮,面容却格外姣好的女子直勾勾地看着他,眼里的光令他捉摸不透。

见了人,周肃戈心里暗暗有了底,即便面前这人姿态高傲,从他进来一声未出,眼皮子都没抬起来看他一眼。同从前的那些商贾相比对,此人可真是……有趣多了。

周肃戈放下心中的思绪,亲自端起酒壶,为白宁之斟酒,滚着浓白的酒水酒香浓郁,凑近了当真是不饮便能痴醉。

“宁公子,此乃我们镇上有名的果酒,公子且尝尝酒味如何。”周肃戈眯着眸子,脸上的笑越甚。

白宁之轻抬双眸,唇边泛了淡淡的笑,手一抬,身边立着的的苏瑾瑾,却猝不及防地被他带到席边,想着来之前初九说的话“请苏姑娘谨记,一切以配合主子行事为主。”

苏瑾瑾暗暗握着拳,忍了。

“美酒当配佳人。”

白宁之并未拒绝,执着酒杯一饮而尽,一只手却仍搂在苏瑾瑾腰间不放。

苏瑾瑾也柔柔地笑,顺势温顺地贴过去,给他夹了快藕片凑到嘴边,“公子……”

如今这时节还能有藕,实属是难得,但也不知这厨子是如何作想的,竟用了细细的蒜末腌制了藕片,再烹炒。

即便凑得远,也能闻见一股浓郁的蒜香。

白宁之眉梢微挑,苏瑾瑾挨得近,能看见他眸中的冰凉一闪而过。

没等她幸灾乐祸两秒,手就被大掌覆上,温润的触感传来,不过转瞬间,那精致的筷箸夹着的藕片就塞到了苏瑾瑾嘴里。

苏瑾瑾:“……”

两人这般姿态,在外人眼中就是调情作态。

周肃戈眼中含笑,看着眼前的人一副风流公子的模样,心中的戒备稍放了几分。

“周某听闻宁公子要收购镇上的棉花,也不知宁公子是作何用途?”

等了半晌,白宁之却再没挪正眼给他,只半歪着身子,玩弄着怀中美人的长发,似乎这头发比周肃戈说的话要有趣多了。

空气中一片寂静。

苏瑾瑾都觉得这周肃戈可真尴尬,她忍不住想笑,但又怕露破绽,憋不住了只好装作娇羞样,整张脸投进白宁之怀里。

下一刻,察觉到她的温软的气息,白宁之曲起的指节便僵住了,有抑制不住想推开她的动作,平复了几息后。

白宁之冷冷地抬头,眸子里冰冷淬凉,“有话不妨直说。”

周肃戈愣怔了一下,这宁玉先前虽然高傲,还不爱搭理人,但怎么转瞬间就似乎生起气来……

不容他多想,周肃戈只觉得这人可能是个不爱同人绕弯子的,便直言道:“宁公子不妨和周家合作……”

……

回去的路上,一路无话。

倒不是苏瑾瑾不想说,而是她不敢说话——一出声浓郁的蒜香是什么感受?

苏瑾瑾也从没想过,白宁之这狗逼不仅演技一流,也是真的狠。

还有那周肃戈,比白宁之还狠毒,也是够心大,竟然把自己同那些收购棉花、压榨百姓的事儿一一透露给白宁之。

哎……他是想不到了,向对方吐露实情的是当朝国师大人,就今天怎么一出,周肃戈是要把自个儿整交待完了。

思绪万千间,苏瑾瑾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她也顾不得之前不愿开口,便道:“大人,您来这儿不是为着……洪水吗?怎么又管起了这档子事儿……”

她可不信白宁之会不去管即将来临的天灾,反而先去应付这日后可以收拾的闲事。

“莫非,周家欺压镇上百姓,同这洪灾有联系?”苏瑾瑾接着冒出了这想法,不自觉地喃喃问出口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