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亡国公主(25)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09字
  • 2020-07-23 12:31:15

想给自己两嘴巴子的苏瑾瑾,只能硬着头皮道:“我的意思是,靠近江边的镇子不只有松江罢?大人怎么单单只去那儿……”

苏瑾瑾在书里,写的发大水的镇子可不是叫松江啊,她若不说出来,万一真因为她,白宁之才耽误了救那些百姓,她的良心可真要不安了。

她话落换来一片寂静,须臾,只听白宁之轻笑了一下,胸膛间发出的声音有些闷闷的,似乎带了丝愉悦。

“那你说,该去哪?”

苏瑾瑾陡然瞪大眼珠子,迎上白宁之含笑的双眸,她的声音不由结结巴巴起来:“去、去应天镇罢……”

苏瑾瑾下意识地把她在小说里,安排了天灾的镇子说了出来。只是还没等她想个去那儿的由头,白宁之就收回了目光,微扬了声:“初九,改道应天镇。”

外头很快传来初九的应声。

不是吧,不是吧,不需要借口就信了她的话?

苏瑾瑾默默想了下,又看了眼重新阖眸的白宁之,身边的茯苓和茯浅离他们远远的,偏着头假装不曾听见也没看见方才的交谈。

就这样沉寂了许久,一边打游戏一边分心听他们说话的系统,在一局排位结束,查看了回放视频后,它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哀嚎声。

苏瑾瑾眼皮忍不住地一跳,忍了好久才没把那句“你是傻逼吧”骂出口来,她轻轻深呼吸了两下,平静下来,等待脑海里的余音散去。

她才冲着系统道:“喊魂哪?知不知道我差点也叫出来!”

“不是……”系统的机械音带了丝委屈,“我看了回放,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

“什么?”苏瑾瑾努力地回想了下,许是被系统惊吓到了,也可能是太紧张了,她已经不大记得起方才自己说了什么。

系统叹气:“你还记不记得,白宁之或者是你身边的人,从来没同你说过,他们此行是要去救未来会被淹的村镇。”

苏瑾瑾的瞳孔登时皱缩,她不禁看向白宁之,人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甚至在她说出那话后,他不过笑了声,并没有什么质问。

“你是说……”苏瑾瑾犹豫了片刻,咬牙道,“他知道我的身份?”

系统被她这话吓了一跳,连忙澄清:“那不能!他又不是真的神,而且……”系统调出世界主要人物的波动值,面板上是扇形分布图,系统一边指给苏瑾瑾看,一边接着解释。

“你看,现在这人的性格波动不大,如果他知道了你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还随手一写就让这么多人就失去了性命,以后还要让他这么惨,你觉得他的黑化值能这么低?”

系统的爪子指着一块几乎成缝隙的图块,上面显示1%,显然是极低的了。

黑化值,顾名思义就是人的黑化的情绪波动值,在后续剧情中,白宁之可不只是女主白月光的身份这么简单。

不过,既然他厌世的那刻还没到来,那就说明苏瑾瑾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并不足以让他生气。

苏瑾瑾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很快她又对这个面板感兴趣起来,看着面前的扇形,里面的每个图块都以极其细微的动作在变化。

苏瑾瑾伸出手想摸摸,整只爪子却径直穿过了面板,她悻悻道:“怎么以前不见你拿出这东西来?”

系统:“这不是上个世界还没升级嘛,用不了这个,在现在这世界那么久你又跟咸鱼似的,这个哪里派得上用场?”

这话又开始暗戳戳地讽刺苏瑾瑾不长进。

苏瑾瑾瞥它一眼,这猫崽子前两天还因为失痛丹的副作用,对她愧疚得要死,这才没几天又开始恢复本性了……

哎,善变。

队伍改道而行,应天镇与松江村在不同的方向,而且更远一些,按原来的计划是在午时抵达,但,即便换了目的地也不能浪费时间。

苏瑾瑾很快便觉得马车速度快到起飞,她一边腹诽初九先前把马车驾得踉跄是故意的,一边胃里翻腾,脸又抑制不住地白了下来。

率先发觉她不对劲的是白宁之,也不知这人是头上长了眼还是怎么的,闭上眼都能察觉她不舒服。

白宁之看了眼她已经难受得发白、五官还皱成一团的小脸,他没有犹豫,指骨微曲叩了两下窗边的车板。

这像是暗号一般,不仅马车停了下来,就连随侍骑着的马,发出的马蹄声也消失了。

在白宁之的示意下,茯苓两人扶着苏瑾瑾下了马车,但只是胃里难受,也吐不出什么东西。

缓了一会,苏瑾瑾就表示自己要上车,不能因着她一个人,耽误所有人不是?

可她一偏头,一下子就僵住了身子——初九探出了脑袋来看,其他人即便没有明目张胆地投过视线来,也在假装不经意地打量她,还有后面马车的华画正挑了帘子,一脸揶揄地看着她。

作孽啊。

苏瑾瑾是真没想到自己会晕车……怎么先前见了一片血淋淋的时候,她都没想吐?

在众人的目光下,苏瑾瑾尴尬地爬上了马车。

马蹄声重新哒哒起来,或许是刚才下去透了口气,接下来的时间里苏瑾瑾歪在茯苓肩上,闭上眼休憩。

窗边透过来的轻风很温柔,一阵又一阵地轻抚,让苏瑾瑾有些昏昏欲睡。

……

到了应天镇的时候,外头烈日朗朗,已至正午时分。

苏瑾瑾被茯苓唤醒时,白宁之已经不在马车上了,窗边的锦帘被人细细撩起,裹带着稍许燥热的风透过窗子迎面扑来。

苏瑾瑾没多想,赶快逃离了这辆马车——里面若不是有窗子能透风,她肯定要被闷吐的。

踩上一片松软的土地时,苏瑾瑾没注意踉跄了一下,很快被茯苓给搀扶住,“姑娘,小心。”

苏瑾瑾甩甩手,表示没大碍。

感受到面前的空气格外清新,苏瑾瑾咧嘴笑了笑,眼前虽然视线还是模糊,但能看清远处一片绿油油的树丛,还有低低飞过的几只黑影,看着像是鸟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