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亡国公主(24)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28字
  • 2020-07-23 12:30:20

苏瑾瑾的话里藏话,若她应下,万一当真不能医治好,便不仅失了名声还要破财?若她不应,这人定又要说她不敢、怕了!

华画深呼吸了一口气,深深地看了苏瑾瑾一眼,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套话,骑虎难下。

苏瑾瑾喜滋滋地乐着,为自己的理智鼓掌,系统也捧着她,狂为她拍马屁。

华画径直道:“我应了,以十日为期,按你说的做便是。”说着她又似想到了什么,反问,“眼睛是姑娘的,若姑娘执意看不清,我等也没法子罢?”

苏瑾瑾愣了下,是哦,就算华画医好了她,她还可以装着说看不清啊。

迎着华画探究的目光,苏瑾瑾抬起爪子保证,“不会的不会的,我发誓。”

这边苏瑾瑾信誓旦旦,小筑的另一边是寂静无声。

天边的绚烂彻底变成了一片无垠的黑幕,夜空之下明月泛着透亮的光,却不见星子。

白宁之又看了眼浩渺的天边,心微微下沉。

来安城并非他临时起意,同秦珣说的话更并非他胡编乱造。几日前,一些诡谲的影像又从他眼前一幕一幕滑过。

他看到的,是污浊的洪水不断翻滚,露出一片片白骨森森,凄惨的叫声哀绵不绝。

可要再看清是什么地方时,却陡然又变成一片模糊不清,他知道,他看到的这些是未来的变故。

长星陨落,坐北朝南。

占卜中显示的是安南之北,安城。

安城乃安南主城之一,里面身怀异术的人并不多,所以遭遇天灾之时,百姓并无反抗之力。

白宁之阖着双眸,面容沉静,他修长的指骨弯曲,指尖在质感上乘的布料上轻轻摩擦。

卦象显示有限,他尚且还不能明确,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主子。”黑暗处悄无声息地出现一人,利落地跪下,“安城如今有十九处县城,里头大大小小的村落乡镇足有四十三处。”

身着黑衣的暗卫顿了下,再接着道:“按您说的临河、堤坝浅之处,属下寻出了应天镇和松江村,这两地距城中甚远。”

若下几日的大雨,堤坝撑不住决堤了,江河里的水便会顺势而下,淹没整个村庄。

届时,难的是无法快速与城主府取得联系,

白宁之颔首,“明日一早便动身,先去松江村。”

暗卫应了声,很快地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来了安城的苏瑾瑾没庆幸多久,她虽然知道发大水的地方,却不能直接告诉白宁之,来了这儿的两日里只能向茯苓明里暗里地打听,白宁之究竟有没有找出即将面临洪灾的村落。

可惜茯苓和茯浅得了白宁之的命令,整日守在苏瑾瑾身边,国师要做的决定,她们自然丝毫不知晓。

苏瑾瑾失望至极。

没想到第二日一早,昨夜赴了宴也做作了一夜的初九,亲自过来同苏瑾瑾说道。

“苏姑娘,你快让茯浅她们收掇一下,咱们马上要动身了。”

“动身?去哪儿?”苏瑾瑾眯着眼,艰难地将眼前的人看出了个轮廓。

初九道:“是去一个村落,主子有要事在身,你们可要快些。”

闻言,回过神来的苏瑾瑾按捺不住激动,欢欢喜喜地送走了他,茯苓和茯浅动作利落,不大一会儿,就将本就没什么东西的包袱收拾妥当。

新的马车是高长兴准备的,原来的已经脏污得不能看了,苏瑾瑾虽然看不清这马车的具体样子,但依稀能瞧见马车周身堆砌着的金光闪闪,同原先白宁之的马车可谓天壤之别。

因为她的眼疾还需华画诊治,所以高长兴体贴地备了三辆马车,苏瑾瑾正要欢喜地爬上车去,一股大力陡然将她揪了下来。

扭头一看,恍恍惚惚的马赛克在她眼前,虽然看不清这人的五官,苏瑾瑾直觉他就是白宁之这狗逼。

尽管眼睛同瞎了没多大区别,苏瑾瑾还是立马反应过来,腮边的梨涡甜甜的,唤了他一声:“大人。”

这声甜到发腻,华画要踏上马车的步子都是一顿,摸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向前边投望了一眼。

苏瑾瑾没注意到她的目光,只见她那声儿落下,白宁之就陡然松开了揪她后领子的手,当众抛下一句。

“你同我一起。”

白宁之丢了这话,便姿态淡定地上了马车,唯留苏瑾瑾遭受了众目睽睽的洗礼,茯苓忙过来搀着她上车,这才挡住了这些如火的视线。

期间,苏瑾瑾咬着后槽牙,暗暗发誓,不把这狗逼坑死她不姓苏!

马车很大,足以六七人坐,所以茯苓和茯浅也上来了,不多时,由初九亲自驾驰,马蹄声很快哒哒哒响了起来。

苏瑾瑾腰板挺得直直,露出一抹假笑,“大人,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白宁之昨夜未眠,此时正歪着头闭阖上双目,即便是这般慵懒的动作,却让人觉得这像拍广告似的。

作。

苏瑾瑾脑海里只有这么个字来形容他。

就在苏瑾瑾以为他要摆出一副高傲不可亵渎的样子,并不打算理她的时候,这人又慢着声儿开口了:“松江。”

苏瑾瑾一怔,却心道不好。

松江是个在安城里算得上落魄的村落,里面的百姓极少有身怀异术的——安南人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通晓异术,有些人天生资质优渥,一出生便拥有令人艳羡的异术,就能留守南城。

可有些人资质平平无奇,天生不能得到的东西,后天更无法弥补,就会沦为越发普通的平民。

显然安城绝大部分人属于后者,除却城主府,其他的百姓面对天灾,只有等死的份儿。

而像松江这样既无实力又很落魄的村庄、乡镇比比皆是,可苏瑾瑾担忧的不是这个。

太过焦急,苏瑾瑾还未来得及控制一下自己,便急急开口:“松江?怎么能去松江?”

此言一出,不仅白宁之睁开眼看了过来,就连茯苓她们也支起了耳朵,都显得有些诧异。

不同于她们,白宁之的眼眸中并未流露什么疑惑,反而一副静静等她说下去的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