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亡国公主(20)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13字
  • 2020-07-21 12:30:34

一下马车就是一片浓郁的血腥味,直撞鼻腔,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血淋淋的尸首。着实太刺激了,差点让苏瑾瑾把早饭吃的两个饼给吐出来!

茯苓搀扶着她,见苏瑾瑾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白,她皱皱眉,有些担忧地道:“姑娘再走两步,主子的马车就在前头了。”

苏瑾瑾没心情回她的话,茯苓也不知是杀了多少人,一近她身,就能闻着一股子浓烈的血腥味,苏瑾瑾的胃在慢慢翻涌。

等看着了前头那辆马车时,不用茯苓再多言,苏瑾瑾蹭地就跳了上去。

靠在车壁上合着眼眸的白宁之,听着这声响动也没抬头。看见了他,苏瑾瑾莫名地松了口气,心也安定了几分。

在小说里,白宁之不仅是身居高位,实力也是杠杠的,在他身边坐着,起码不会有被一箭爆头的风险。

缓了片刻,外面不知在做什么,一片寂静,马车也无人驾驰。苏瑾瑾眨了眨眼,偷偷看向白宁之,穿的还是一身白袍,墨色交领,袍摆绣着一贯的纹样,面容依旧清冷隽然。

看着像是睡着了……?

苏瑾瑾默了两默,偏过头去,她有些坐不住了,刚想掀开窗边的布帘,瞧瞧外头茯苓他们在做些什么时,一道冰凉的嗓音传入她耳中。

“勿动,脏。”

苏瑾瑾连忙甩开帘子,转过身来讨好地笑笑,一边她眼珠子转得飞快,脏?

哦……他说的,应该是那些偷袭的人落下的血,染在了帘子的外头吧?

苏瑾瑾回神,眼前的人姿态动作未变,连眼皮都没掀,苏瑾瑾把头探过去些,问道:“大人大人,这些人……是来杀谁的啊?”

总不可能是她吧,苏瑾瑾想。

她可没得罪过什么人,能派这么多杀手,还又是剑又是箭的,这肯定是为着白狗来了!原来她是被连累的啊!

苏瑾瑾想通了这些,却并不敢把不悦写在脸上,她还要在白宁之这狗逼手下讨日子,总不能得罪人家不是?

哪成想,她的思绪绕着圈转着,白宁之就抬了眼,眸光如淬冰流转,随即,他不咸不淡地吐出一个字:“你。”

苏瑾瑾没反应过来,恍恍惚惚地慢半拍:“啊?”

她怎么了……

只见她茫然的眼神刚起片刻,面前的人就微拧了眉,顿了顿,白宁之还是耐着性子又解释。

“要杀的人,是你。”

苏瑾瑾又开始发抖。

她在心里呼唤系统:“灰仔!滚出来滚出来!告诉我这狗逼骗人的吧?!”

她在王宫里头,向来只做个貌美又爱吃的花瓶,从不招惹是非,哪里会招来这么多杀手?难道……

苏瑾瑾惊悚地想起,上回她怒怼过秦珣那一伙妃嫔,那个什么庞姬干的?

是了!这庞桃最后走的时候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你是不是傻了。”系统打断她的遐想,“今天来的这些杀手明显不像是江湖上的侠客,而且,区区后宫妃嫔,又哪里找得到这些人来杀你呢?”

在系统的点拨下,苏瑾瑾慢慢醒悟过来。

是啊,庞桃再怎么牛逼,可她身为妃子,是连宫门都出不去的,就算她能让人来行刺,她也该是在苏瑾瑾还身处宫中时,就下杀手才是啊。

更遑论白宁之是起兴要去的郫县,庞桃又怎么算得到苏瑾瑾一定会跟着白宁之走?

“那……是谁派的人啊?”苏瑾瑾小心翼翼地看着白宁之,发出询问。

白宁之眸光同她对上,他不明白一个人怎么能一下子转换这么多表情,明明方才还迷茫得不知他在说什么,眼神却又很快地变得恍然大悟,还带着丝愤愤。

白宁之垂敛下眼眸,掩下眼中的一抹考究,他淡声道:“不知。”

“噢……”苏瑾瑾眼珠子转了转,接着她故作叹气,又留了丝余光给白宁之,再道,“那便是我连累大人了,我猜可能是先前得罪了宫里的哪位小主,才这样发难罢……”

白宁之看着她挪开同自己对视的目光,唇角却悄悄弯了抹极小的弧度,她许是没注意到,她腮边的梨涡都浅浅地露了出来,玉珠色的耳珰晃了两下,像只好心情的小狐狸。

明明上一刻还在担忧自身安全……

苏瑾瑾注意着他,却没想到白宁之只淡然地收回了眸光,重新合上双眸,发出一声单音节的“嗯”。

就这,就这?

苏瑾瑾气了,她都把最拿得出手的侧颜露出来了,还这么小意温柔的,这人居然就“嗯”了声?

果真是……不解风情的直男。

绝了。

“勾引失败。”系统故意出声为她解说。

“请你滚——”苏瑾瑾被刺激得眉心跳了两跳,重重地把头偏向另一边,留个后脑勺给身边的人。

马车外头传来一声通禀声,苏瑾瑾听出来了,那是初九,他在询问白宁之能不能继续赶路。

得到回答后,不过片刻,马车继续不紧不慢地哒哒前行。

天色暗沉下来时,初九寻了一处最近的客栈,所有人下马安置下来。

南城距安城要行一天,而他们现在落脚的客栈,已经离安城城门不远了。

苏瑾瑾不是很明白,白宁之干嘛不直接加快点步子进安城,要知道他身为国师,城主哪里会有不来迎接的道理?而且也不至于睡在客栈啊。

虽然是这么想,但苏瑾瑾只敢在心里吐槽着,并不敢说出来,对上白宁之的目光时,她还要弯着眼来笑。

洗浴过了,也填饱了肚子,苏瑾瑾照旧只能吃素,茯苓她们不准就算了,白宁之这狗逼居然也敢逼着她,让她吃掉最后的胡萝卜。

苏瑾瑾哭唧唧地去找系统抱怨,可这只死肥猫居然还在打游戏,打得忘乎所以根本听不见她的苦楚。

夜色慢慢浓郁,苏瑾瑾忍不住打起了哈欠,今天的担惊受怕真是够够的了。

茯苓茯浅体贴地为她卸下珠钗,又铺好床榻,她们要和苏瑾瑾住一间房。

说是一齐住一间,可愣是苏瑾瑾费遍了口舌,她俩也不肯同她挤一张床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