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亡国公主(19)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38字
  • 2020-07-20 12:31:16

就这样惊惶不安地过了一夜,日头初初升起时,茯苓端着铜盆进来为苏瑾瑾打点洗漱,拉开帘子时,茯苓却猝不及防地被吓了一跳。

“姑娘,您……这是怎么了?”

苏瑾瑾幽幽地看了她一眼,接过带着热气的巾帕,吐出俩字。

“失眠……”

随后跟来的茯浅放下了手中的衣裙,想了想又扭头出门去了。

茯苓虽不知道苏瑾瑾昨夜是如何了,但她想起这姑娘还要跟着主子去安城呢,万不能出了什么岔子才是。

苏瑾瑾洗完了脸,才觉得自己精神好多了,趁着茯苓去换水,她去揽了把镜子过来照看。

镜中的人的确气色差到极点,唇色尽失,眼眶下黑黑的眼圈,在白腻如雪的皮肤上格外显眼,也怪不得茯苓那么吃惊了。

苏瑾瑾托着一边脸,对着照映人脸不甚清楚的铜镜,眉间哀愁不改。

或许,她要乐观一点才是?万一白宁之只是想让她帮郫县的百姓一把呢,并不是要杀她?

毕竟,她现在还没做到爬床这么过分的事啊……对啊!

苏瑾瑾脑中忽然闪过去什么,她一下子捕捉到了,她急急地戳开系统,“灰灰灰灰!这是白宁之带我去的郫县,如果他要我帮忙,我这也不算剧透帮人吧?”

系统沉默了好一会,它回道:“按理来说是的……”

“那那那!”苏瑾瑾高兴了,眼眸都亮得惊人,系统连忙截住她的话,“你…打住打住,这次是不知为什么,白宁之的异术预测提前了,这才有的意外,以后再有这种事是不大可能的。”

苏瑾瑾宛如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不过想想也是,当时她给白宁之的异术设定是有限制的,他大部分时间只能被动接受这些未来影像。

想来这回他能看到不久后的洪灾,以及与苏瑾瑾有联系,真的算是意外中的幸运了——对于那些百姓来说是。

茯苓收掇好东西过来时,就见着苏瑾瑾挤着眉头,一副难以言喻的神情,茯苓以为她是在担心黑眼圈的事儿,便笑着安慰道:“姑娘不必忧心,茯浅已经去拿熟蛋了,即便一时半会祛除不了,奴婢再为您遮些脂粉,瞧着也是没有大碍的。”

苏瑾瑾轻点头,温声道:“真是有劳你们了。”

话没落下多久,茯浅就步伐匆匆地赶了回来,手里端着几净的白瓷碗,碗里盛着两枚煮熟的鸡蛋。

剥了壳给苏瑾瑾敷上一会儿,乌漆嘛黑的黑眼圈就消散了不少,茯苓两人这才放下了心,又为苏瑾瑾穿戴好了衣裳,发簪腰佩一样不落。

直到初九来浣溪阁催促,茯苓才收了手,放下了想继续为苏瑾瑾打扮的冲动。

白宁之此行并未掩人耳目,反而声势还挺浩大,马车后跟了一排排护卫,招摇过街的仿佛要让天下人都知道,国师今日要去安城查访。

这次备了两辆马车,白宁之还没出来,是初九怕苏瑾瑾一打扮起来太磨叽,耽误自家主子的行程,就让她先出来了。

两辆马车都低调得很,苏瑾瑾上了后头那辆,茯苓两人也要陪她同行。

也许是一夜没合眼,苏瑾瑾屁股一挨上柔软的坐垫,她的困意就迅速地袭来,容不得她再想些其他的,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

苏瑾瑾是被系统叫醒的,向来刻板的机械音透着一股子慌乱,在这样聒噪声中,苏瑾瑾终于不耐烦地醒来了。

“哐——”

没等她慢悠悠地打个哈欠,亮晃晃的白光就在苏瑾瑾眼前一闪,她的瞳孔陡然皱缩,嗓子里的那声尖叫卡着,没能喊出来。

从车顶横穿下来的利刃,刃尖上挑着抹血迹,落在离苏瑾瑾眼前的一寸之远,她似乎都能感受到那血的腥热。

“躲开啊!”

系统暴躁地喊。

骤然醒神的苏瑾瑾,这才慌忙地手脚并用滚到榻底下。

马车上陪着她的茯苓和茯浅早就不见了,方才悬在她眼前的那柄带血的剑也没再抽走,任那汇聚一起的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抱住自己的苏瑾瑾挪远了一些,忍不住地瑟瑟发抖起来。

上个世界哪里有这么残暴,她顶多就甩人两个脸子,这…杀人啊,她怕不是要交代在这儿了吧咦呜呜呜呜……

系统:“……”

苏瑾瑾抖得越发厉害,她虽然在这个世界是要死的人,可她不想这么痛苦地走啊……

系统默了默,出声问道:“放心好了,你不会死的,可能会受点伤而已,所以你要不要买颗失痛丹?”

苏瑾瑾抖着声:“什……什么东西?”

“失去五感的,这样你就不会痛啦!”系统笑眯眯地答,“只要399,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噢!”

差点要应下的苏瑾瑾,忍气吞声:“我要被吓死了你还在这讹我?”

系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支通体玄黑的箭“咻”地穿过车帘,正中后车厢,箭尾的白色箭羽还在因着震力微微颤抖。

若不是苏瑾瑾早早地就趴了下来,可能脑袋都被钉死在了箭上……

外头刺耳的兵刃交加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苏瑾瑾颤颤巍巍,满眼泪水:“快,给我那什么丹……”

她话刚落,一颗黑色的丹药就腾空出现在她手中,“哎等等……”系统交待的话未说完,苏瑾瑾就一口吞下了去。

系统:“……”

这药长像巧克力似的,吃起来却感官不大好,苏瑾瑾咽下去后发问:“这个是别人拿刀子捅我,我都不会痛的是吧?”

“嗯哼。”系统发出鼻音应了她一声,苏瑾瑾没察觉它的异样。

很快地,外头的动响停了下来,马车的帘子被人撩开,苏瑾瑾呼吸都急促了两瞬,直到看见茯苓那张熟悉的面容,她才镇定下来。

茯苓手上还拎着把滴血的短刃,见了苏瑾瑾安然无恙,她才稍稍放下心来。

“茯、茯苓……”苏瑾瑾踉跄地爬出来,头上的珠钗掉了一支,她眼尾还带着泪水,“这是怎么了?”

茯苓走过去安抚她,“几个贼人罢了,姑娘不必害怕。”说着,她带着苏瑾瑾下了马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