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亡国公主(17)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02字
  • 2020-07-19 12:34:19

白宁之一早就给苏瑾瑾安排好了院落,名为浣溪阁,还挺好听。

后来苏瑾瑾才知道,这院子是浣洗衣服的地儿改成的,才取名“浣溪”,不仅如此,这地还和白宁之住的溯洄院一南一北,夸张点说十万八千里也不为过。

这些琐事暂且不提,日后再说。

白宁之把她带到这宅子里,也不知是使了什么手段什么借口,才让秦珣放人。

不过在国师府的伙食比王宫里还要好,除了常常吃得有些撑,闹了两回肚子的些许不爽之外,苏瑾瑾竟不大想回宫,若要她再见着谢清欢的无病呻吟,她宁可在白狗逼的手里讨生活。

国师府很大,白宁之拨给了她两个丫鬟,唤作茯苓和茯浅,两人带着苏瑾瑾已把这府上逛了个遍。

也不知怎的,她来这儿已有数日了,也不见白宁之有什么任务交与她——先前送她出宫门的宫婢曾这样说,“国师大人自是有要事相求,若能办妥,自然少不了小姐的好处……”

她才不要什么好处,不要让她像书里那样被白宁之掐得窒息,就已经算是阿弥陀佛了,苏瑾瑾面无表情地想着,还没冷下几分情绪呢,只听她的肚子又开始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

emmm真是尴尬……

苏瑾瑾瞅了眼正给她倒着汤水的茯浅,她缓了缓,用打着商量的语气道:“能不能……”

“苏姑娘。”茯浅眼皮都没抬,打断了她的话。“不能。”

被堵了话的苏瑾瑾眼神幽怨:“……”我还没说呢,你怎么知道能不能……

茯浅奉上瓷碗,白净的碗壁上画着精致的青绘,这府里的物件儿就如同这碗一般,无一没有不精巧的。

苏瑾瑾抬手,不情愿地接过,小口地喝着,嘴里不忘嘟囔一句:“又是这个、又是这个……”

身边的茯浅自若地垂下头去,假装没有听见她的嘀咕。

自几日前,苏瑾瑾一个不小心在国师府吃多了后,上吐下泻了整整两日,婢女们顿觉不好,惊慌地去请了郎中来给苏瑾瑾相看。

哎……

这说多了都是泪啊!

苏瑾瑾忧愁地把手里的山楂红枣汤一饮而尽,这不,那郎中就开了这么个方子,要她天天喝三碗消食汤,还要她半个月不许沾荤腥和吃太多。

打着门帘从外头进来的茯苓,正巧瞧见苏瑾瑾气成包子的脸颊,不由觉得好笑,她迈了两步上前劝道:“快别气了姑娘,这消食汤是在调养您的胃,又最是能治积食之症,等捱过了这半个月,奴婢带着您逛逛这南城的街摊……”

苏瑾瑾眼前一亮,包子脸上的梨涡旋露出来,登时不委屈了,她拉着茯苓的袖摆叫唤,“真的真的?可真是真的?!”

说来,初到南城时,她和谢清欢身上都没几个铜板,即便在那租来的马车上看见外头的小吃,垂涎三尺了她也得忍着,不能下去买来尝尝。

直至后来进了王宫,虽是吃穿不愁,可秦珣那家伙,为了体现自己与百姓共食,吃的都是啥粗粮淡饭,苏瑾瑾只好捧着各种水果来啃,好不容易来了国师府,终于能大朵快颐一番,哪曾想她的胃这样弱鸡……

茯苓笑道:“真的真的!”

没有尽兴吃肉的苏瑾瑾,在茯苓的承诺下终于又活了过来。

身边的茯浅瞥了眼她拉着茯苓袖子的手,又收回目光,不咸不淡地提醒了句:“初九说了何事?”

“瞧我这记性。”茯苓拍拍头,再笑着对苏瑾瑾道,“方才初九来道,说是主子要请姑娘去前厅,一同用膳,奴婢替姑娘收掇一下罢。”

苏瑾瑾为不久能出去玩而激动的心,慢慢凉了下来。

一起吃饭?不……

这边不等她吐一个拒绝的词,茯苓和茯浅已经开始为她重梳发髻,挑选珠钗了,苏瑾瑾进了国师府,白宁之送来的衣裙簪钗倒是不少,置办的物件比她在王宫时还妥帖。

只是……她不想和这人吃饭啊。

苏瑾瑾挥挥爪子,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弱弱地问:“这、这一定得去么……”

和这么个表面清冷无欲无求,暗地里却是个要人命不眨眼的人吃饭,她怕她会忍不住地……哭呜呜呜呜。

苏瑾瑾怕极了。

茯浅强硬地发了话,系统也在脑海里死命给她洗脑,“你忘了要让白宁之爱上你?不做任务你怎么回去?不要怂,就是干!冲啊!”

叭叭叭的,宛如聒噪的乌鸦。

受不了的苏瑾瑾,登时往系统头上锤了一拳——现在能碰到这肥猫的实体,打它都手感好了不少。

世界终于清净。

苏瑾瑾面带着微笑,领着茯苓两人出了浣溪阁。

……

前厅里,是一片静默。

初九迟迟归来,就险些和门口传菜的婢女撞上了,也幸得他向来反应敏捷,一闪身躲开来了。

只初九还没稳下身子,里头就传来他主子那熟悉的泠然嗓音,是在唤他。

一下子,初九的心就陡然悬在半空,最近主子的异样实在是不胜枚举。

比如——突然间就对王上带回宫的那位苏姑娘,格外地上心,甚至动用了宫里的线人,去打听苏姑娘的品性。回来那日,在马车上只因他差点把人弄上,就动了怒意,后来还让他挨了几棍子……

现在更是离谱,不仅把茯苓两人配给了苏姑娘做婢女,连用饭也要特地叫上人一起了,且这菜肴还是特意循着苏姑娘的口味做的。

这些异常举动皆是因一人而起,若说主子是情窦开了,可偏生他对着那苏姑娘的眼里,明明坦坦,不见半分情意。

这可真是怪哉。

初九摸摸还有些疼的尾椎骨,不敢再想——想是不敢想了,他要同底下的弟兄们悄悄说道,让人注意点苏姑娘,可别怠慢着了。

毕竟,按着这么个发展趋势,这姑娘,很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国师夫人哪!

整理好了情绪,初九这才一步跨进了厅内,看见了长长的食案上摆着的白瓷青绘盘。

初九顿时惊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